返回上一頁 第611章 宗院強者,橫掛在樹 回到首頁

第611章 宗院強者,橫掛在樹
天門神幻第611章 宗院強者,橫掛在樹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第611章宗院強者,橫掛在樹

在遠處的一棵茁壯大樹上,站著兩道修長之姿,分別是溯和森。

“看來戰斗結束了。”溯眉眼微抬,秀發和衣角在勁風中舞曳。

森眼眸幽沉,低聲道:“真的可以將希望寄托在這人身上嗎?我怎么看也覺得不靠譜,殺個魔族的人都如此艱難。”

溯眉如星月,神情清朗,意味深長道:“他和我們不同,有些事只有他能辦到。”

聽到溯又說一些難以捉摸的言語,森輕嘆一口氣,煩悶道:“溯,你又開始了,別一天天故弄玄虛,要說就說清楚點,藏掖著做什么。”

“天機不可泄露,你也應該發現了,這里可不止我們兩個人。”溯深沉地開口,目光盯向側方的密林里。

森雙眸微瞇,眼神犀利,道:“嗯,我早就察覺到了,這兩股氣息有些熟悉,多半是奕之傳承者,上次和奕族元老大戰的時候大概是幾百年前了吧。”

“奕者嗎,挺懷念的,可惜成為了炮灰,如今的奕者元老應該都已不在世間了吧,我們是不是應該過去打個招呼?”溯追憶往昔,一副留戀的模樣。

密林的兩根壯實樹枝上,分別屹立著兩道身姿。

其中一個愣頭愣腦、面無表情的人即為恒風猗,其身旁的人同他穿著一樣的衣服,襯衫的扣子只扣了一半,露出結實硬朗的肌肉,胸膛上的刀痕尤為怵目驚心,皮膚棕黑,肩膀上披著大衣,腰間佩戴著一把裹著黑色紗布的神秘武器。

此人名為里鐳,影奕元老的繼承者。

“被發現,戰斗結束,任務完成,撤。”恒風猗雙眼無神,聲音淡而無味。

一旁的里鐳皺起眉頭,看向恒風猗,不耐煩道:“哈?你多說幾個字會死啊?!”

“跳下去。”恒風猗無視里鐳的話,簡單明了的說著。

語罷,他和里鐳兩人同時躍身而下。

恒風猗剛穩站于地,溯和森兩人的身影便神鬼不覺間來到了他的身前,仿佛是一早就在此等候。

看見兩人的身影,恒風猗將手搭在腰間佩刀的刀柄上,目光淡沉,聲如蚊音,“你們,誰?里鐳,先撤。”

一陣蕭涼的風在幾人身前的空地上飛掠而過,卷起了幾片泛黃的落葉,四周一片寂靜。

“嗯?你說什么?倒是說大聲點啊,沒吃飯還是怎么的?”森用手掏了掏耳朵,一臉疑惑。

溯倒是看懂了恒風猗的嘴型,心底大致清楚他要說的話,旋即淺淡一笑,提醒道:“那個,你身旁好像沒有人了。”

恒風猗聽后立即看了看身旁,結果正如溯所言,除了自己外別無他人,里鐳的身姿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

正在場面極度尷尬之際,一個鞋子忽然從恒風猗的身旁掉落在地,幾人順著鞋子落下的方向往上看,發現里昂橫掛在一根粗大樹枝上,深陷于昏睡中。看那情態,應該是跳下來的途中被樹枝撞暈了過去,墜身時剛好掛在了一根樹枝上。

幾人見狀齊齊汗顏,頭頂飛過一排黑色的烏鴉。

“咳咳,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溯,旁邊的這位叫森,你可能不認識我們,但回去和你們那個老不死的法老說出我兩的名字,他肯定會記憶猶新。”溯開口打破沉靜,話有深意。

恒風猗微歪腦袋,兩眼呆滯,像是在努力地回想著什么。事實上,他已經想不起兩人的名字了,雖然才過去沒多久。

見恒風猗這副模樣,溯也沒有在意,以為眼前之人只是有些天然呆,便繼續道:“我這次來呢,不為別的,就是讓你回去給那老不死的捎個話,讓他別跟個腦殘一樣,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說完,他笑逐顏開,平易近人道:“那么,下次再見了,小家伙。”

道別出聲后,他同森一起轉身,一晃之間徹底消失在恒風猗的眼前。

見兩人離開,恒風猗擾了擾后腦勺,一臉茫然道:“他剛才說了什么?”

經歷了一場動蕩天地的大戰后,殘破的地面上風煙涌動,狼藉之象映入眼眶。

一些人灰頭土面的從地上爬起,腰酸背疼,走起路來左搖右晃。

凌天處在戰場中央,劍眉緊擰,渾身劇痛。現在的他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嘴角淌著血液,額頭上的血直溢而下,流進眼睛里,刺得他時而瞇起一只眼。

一道虹芒從天空貫射而下,墜擊在凌天的身前不遠處,一道嘈雜之音從虹芒之中飄出,“呀呼~,小爺來也,妖魔鬼怪還不束手就擒!”

說話之際,一個身穿長服、容光煥發、渾身玄力渾厚的青年于光展現。

青年看凌天一副重傷的模樣,頓時得意洋洋,威風十足道:“好一個妖魔鬼怪,長得倒是俊里俊氣,看你受了這個樣子,多半是被我這無處擱放的威勢所重傷,我勸你好自為之,不要白費力氣!”

另外兩道虹光同時在青年的身旁降臨,一個虎背龍腰的中年男子抬手就往青年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怒道:“銘兒,你腦子是不是被門夾了,敵

人在你身后!”

中年名為霏冽,是神月宗院核心長老之一,管理著宗院內外的諸多大小事務,修為大神境。青年則是此人的兒子,名為霏銘,年紀輕輕卻已是邁入神境的強者,百年難見的天才。

“哎呦,好痛!”霏銘捂著被拍的腦袋,吃痛道。

與霏冽一道前來的還有一名絕貌天仙、妖嬈動人的清麗女子,這名女子的身上泛發出一股超凡的氣場,冰清玉潔的面容透著清寒,手里握著一把精玉長劍。

這位清秀高雅、姿容絕代的女子是霏冽的徒弟,修為也在神境之上,本院中排名第一的強者。

“我輸了,不過這場戰役遠遠沒有結束,這只是一個開始!噩夢終會降臨,那時候渺小的你們就會明白,什么才是至高無上的力量!”靈看向一行人,咧嘴狠笑,身體逐漸化作飄紛的綠煙消散于空,最后徹底消失不見。

“老爹,他是不是被打傻了?說的是什么胡話?”霏銘看向霏冽,倍感好奇。

霏冽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你問我,我問誰去?我又不清楚!”

(本章完)

天門神幻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629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