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69章:來自文人的反抗 回到首頁

第369章:來自文人的反抗
大明皇長孫:朱棣送我上皇位第369章:來自文人的反抗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文臣們也沒閑著。

嚴格來說,這是他們最好的機會。

因為大量的錦衣衛,都去了孝陵,京師對于百官的監察自然要松懈許多。

文臣,他們最初的身份,就是文人。

每一個文臣,從來就沒有脫離過文人的圈子。

雖然正旦才過初三,但實際上很多燈謎早已經開始了。

接著文人聚會的名義,很多宗族之間,開始聚集在一起。

“太孫殿下如何敢與天下文人作對,難道他就不知道,這天下的治理,只有我們才你能做嗎。”

“沒有文人的幫襯,這天下要爛成什么樣子,稅賦誰來收?百姓誰來治理?”

一個名不經傳的老頭,喝下一杯酒,打開了話題。

這老頭在大明或許名聲不顯,但在地方上,可是族長級別的人物。

宗族的族長,尤其是大姓,哪怕是正五品的官員都要忌憚許多,誰知道后面有什么錯綜復雜的關系。

某后院中,大概有二十多人。

前院更是有歌舞絲竹之聲傳來,很是沸騰熱鬧。

能到這后院來的,每一個簡單人物。

像這樣的聚首,一般很難,只有過年才會有這樣的盛況。

而正五品往上的官員,是不會參加這樣的文人的聚會的。

這并不是因為身份,而是一種保護的安排。

能夠在京師抵達正五品往上的官職,其中可不僅僅是個人的努力就能達到的,更多是大量的人脈資源的堆積。

像是現在的吏部尚書詹徽,仕途可謂是一帆順水,平步青云。

看似是朱元璋的提攜和愛護,但暗中,多少詹家族人,付出了巨大心血。

稍微一點點的瑕疵,都會有人自愿背鍋。

漲名聲的好事,定會落在詹徽頭上,壞事就一點關系沒有。

還有宗族花費大量錢財,幫忙宣傳名聲。

加上詹徽本身的能力,才會升得如此之快。

而作為吏部尚書,給予宗族的反饋,自然是非常之大的。

這就是人情往來。

縱觀古今,誰也不能避免。

詹徽只是一個代表,其他的或許沒有詹徽這般高的官職,但每一個,都用了大量的宗族資源。

能夠爬到高位,不能讓他們有任何的閃失。

所以這樣的聚會,不能有超過五品官職往上的官員參與。

就算出事,也牽扯不到他們的身上。

大明如今的連坐,族滅,也是基于此。

現在大家討論的問題,便就是因為劉三吾那封廣泛傳開的書信。

那封書信,極為清晰的點明了現在的局勢,這才讓多數有身份地位的文人,開始商討對策。

把握的時日,也是皇室孝陵祭奠的這天。

“太孫殿下,這是要挖大家的根,此事堅決不能進行下去。”

另一文人,坦言開口道。

一名看上去有些干瘦的老頭,此刻站了出來。

看到這老頭,場面上頓時就安靜了許多。

因為他是江南鄭家代表人。

雖不是族長,但也是族老級別。

江南鄭家是什么概念?

那是洪武十八年,朱元璋御賜的‘江南第一家’。

“一門尚義,九世同居”。

鄭氏家族從南宋開始同居,到明初已經幾百年沒有分家,幾千人同財共食,和睦相處。

當時,鄭氏義門的孝義聞名天下,為了表彰義門代代相傳的孝義家風,朱元璋在洪武十八年親賜“江南第一家”予以旌表。

鄭氏從南宋開始不論風云如何變幻,不論是戰爭亂世還是太平盛世,他們總是始終如一,家族的日子還是過得有條不紊。

不論誰當權,他們都按照自己的規則,治理好家族事務,處理好跟鄰里關系。

不管在什么條件下都起著忠節義孝的表率作用。所以在宋元明三朝都受到朝廷的旌表。

這是一個,從南宋就開始存在的世家。

可以說是僅存的千年世家了,在江南,甚至說整個文人圈子里,那是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

在蒙元清洗下,還能存活的大世家,其中生存之道,極為精深。

可在遇到這個學堂問題的時候,他們還是參與了進來。

在很多人眼中,看似不以為意的學堂問題,實則是一場千年未有之大變,如科舉的出現,將會徹底的改變社會階層。

有眼光的人,總是不差的。

所以他們還阻止。

值得慶幸的是,現在是洪武年間,換了任何一個年代,哪怕是朱棣永樂期間,都沒有完成的可能。

也只有洪武大帝朱元璋,才會讓這些家族之人,這般忌憚。

因為一旦朱元璋鐵了心的貫徹下去,沒有人可以阻止,沒有人膽敢阻止。

陛下那人,那是真的敢殺啊!

遍數天下讀書人,約莫不過百萬之數,這其中甚至包括沒有任何功名在身的。

依照陛下那脾性。

真要來一場文武之變。

怕是屠個三十萬讀書人,眼睛都不帶眨一下。

這就是朱元璋的威懾力。

無人不怕,無人不懼。

“鄭老,此事還許你來說個章程,咱們這些人一盤散沙,琢磨了許久,也沒個良策。”

一富態老頭,作揖恭敬說道。

被稱呼被鄭老的那人,看似干瘦,弱不禁風,但眼神沒有絲毫老人的渾濁,反而精光閃爍。

“老夫既然今日過來了,那便就簡單說上兩句。”

鄭老開始講述,眾人洗耳恭聽。

“太孫殿下的想法,當然是好的,陛下的想法,自然也是好的,這樣的事情,雖說得罪了大家,但究其根本,還是為了咱們大明。”

這番話要是別人說出來,早就被眾人圍攻了,但鄭老說出來,無人反駁,靜心等待。

鄭老繼續道:“然如今大明天下,外患不斷,朝堂興兵倭國,遼東奴兒干又有肥沃黑土,時局變化,瞬息萬化,更有陜西反賊,聲勢滔天。”

“只能說這些法子,在這個時候,并不是一個好主意。”

“大伙也都清楚明白,這番事情下來,整個大明,都會有動蕩不安之勢,如今距前元覆滅,不到三十年,何以興這虎狼之事。”

一番話說開,所有人精神狀態完全不同。

現在大家反對太孫開辦的學堂,但一直沒有個具體名義。

總不能扯起大旗說,太孫你這觸及到了咱們的根基,不能讓那些底層百姓讀書識字吧。

這番說話,于理不合。(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明皇長孫:朱棣送我上皇位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723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