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73章:謠言案 回到首頁

第373章:謠言案
大明皇長孫:朱棣送我上皇位第373章:謠言案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大明洪武如今,和其他朝代完全不同,上下通行非常高效。

朱元璋可謂是真正的把控整個大明,諭旨是真正的能夠落到實處,即便有些勛貴貪污腐敗,但還沒有形成巨大勢力,至少沒有和皇室去對抗的心思。

這次的謠言事件,始作俑者,便就是西北方向。

本身大明對于整個西北方的統治力相比南方就要弱上很多,再就是經過數百年的異族統治,如今大明建國區區二十五載。

雖然明面上沒有任何勢力膽敢抗衡,但背地里敢搞小心思多得很。

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或者說數代人的教化后,才能徹底的收復人心。

這也是為什么晉商們膽敢如此挑釁朝堂,甚至去壞太孫名聲,污蔑朱棣,離間皇家。

能夠想出這樣的計策,一則是說明晉商的人脈資源很大很廣,不僅是涉及到京師朝堂,包括草原諸地,也是有著緊密聯系。

其二,在這其中,自然是少不了出謀劃策的軍師人才,離間皇家這樣的計策,一般人連想都不敢想,更別提去實行了。

然而在朱英這里,他們卻犯了一個巨大錯誤。

那就是把整個山西商幫,除了晉商之外,幾乎全都封鎖,亦或是趕盡殺絕。

這就讓朱英麾下不管是群英商會,還是那些其他披著馬甲的小商會,都一點消息沒有傳出。

頓時朱英的目光,就鎖定在了山西。

即便是他們在四處散播這個謠言,但根源之所在,已經被徹底發現。

知道是晉商搞鬼,事情就好辦多了。

這年頭,不管是行商,亦或是出入個個關隘,都需要路引,戶籍。

到了這個地步,朱英哪里還會管那么多清白不清白,些許冤案,已經沒辦法去顧及了。

晉商的商幫,本就是聯系性非常的緊密,不管是大姓,小姓,在外行商的時候,都猶如兄弟一般。

這是整個晉商的風氣使然。

也就是說,殺一千個晉商,都不見得有一個錯誤的,這種千分之一的概率,在如今這個時代,夠了。

整個京師,開始大規模的搜查晉地戶籍。

只要你的戶籍,是山西,那就不管如何,先抓起來再說。

哪怕是你已經在京師居住數年,十數年,也照樣抓捕,誰知道這里面有沒有暗通款曲。

晉地商人,進兵馬司大牢,亦或是直接抓捕到軍營之中。

晉地百姓,進治安司大牢。

晉地官員,進錦衣衛詔獄。

不到兩天時間,數以萬計的山西人,全部都被抓捕。

整個京師,聞‘晉’色變。

啪!啪!啪!啪!

錦衣衛詔獄中,一男子正在遭受鞭刑,前胸后背,血淋淋一片。

錦衣衛的鞭子,都是特質的藤條,這些藤條,都是經過了鹽水浸煮,富含鹽分,一鞭子下去,皮開肉綻的同時,鹽分也會隨著進入,刺激疼痛。

鞭刑其實因為殺傷過大,在隋唐后于明面上就已經被禁止了,但這不包括錦衣衛詔獄這樣特殊的審理機構。

“曹子興,戶部郎中,正五品。在洪武十七年的時候,曾經擔任山西鹽課提舉司知事三年。”

“說說吧,這次有關于謠言太孫之事,這其中到底是個什么情況,詳細的交代出來,免受皮肉之苦。”

“在咱們錦衣衛詔獄,這鞭刑只是最為入門的,后面還有各式各樣的,本官看你也不是很想品嘗吧。”

宋忠看著面前的曹子興,冷笑著說道。

此刻的曹子興,在經歷了一個上午的鞭打后,早就連哀嚎的力氣都沒了,火辣辣的疼痛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他,劇烈的喘息,艱難出聲:“水,水...”

宋忠聞言,朝著旁邊的百戶一個眼神,百戶立即端來水瓢,朝著曹子興的嘴里灌入。

連喝幾大口后,稍稍恢復了一下,曹子興嘶啞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我自中舉后,為官十三載,不曾貪污,從無行賄,亦未有勾結朋黨之事,爾等錦衣衛,不分青紅皂白,無任何證據。”

“僅僅就因為我是晉地戶籍,就將我抓入詔獄,嚴刑拷打....你們...”

宋忠冷笑一聲,打算了曹子興的話。

“得了吧,這些話騙鬼都沒用,知道為什么這么多晉地戶籍的官員,單單就你可以享受本官親自審問嗎。”

“那是因為在所有山西戶籍的朝堂官員中,也就是你曹子興的品級,為最高的了。”

“本官詢問你的是什么?是太孫謠言之事,污蔑皇家,這可是十惡不赦大不敬之罪,然而你卻答非所問。去將什么貪污行賄,真是搞笑,忽悠傻子呢。”

“呵,也幸虧你如此,不然本官查你卷宗,還真以為你一生清白,是個好官。”

聽到這話,曹子興微微低頭,不管和宋忠對視,眼底深處,更是閃過一絲慌亂惶恐。

詔獄的地牢很是陰暗,曹子興的心中,更加冰冷。

他沒想到僅僅只是一句話,就被面前的錦衣衛給抓住了把柄。

想要解釋,可此刻的曹子興的也明白,已經暴露出來的問題,不管怎么去解釋,面前的人都不會選擇相信。

十幾年的隱藏,因為一句話出了問題,他不甘心!!!

宋忠冷眼看著面前的曹子興,能夠從一個錦衣衛小旗,摸爬滾打到如今鎮撫使級別,這其中的付出,是一般人根本難以想象的。

別的不說,在察言觀色,分析言辭這塊,宋忠可謂是已經將天賦點滿。

這么明顯的漏洞,怎能察覺不出來。

之所以一直沒有對曹子興用重刑,僅僅是鞭打,便就是因為目前沒有任何的證據,無法證明曹子興跟晉商有任何的勾結。

卷宗上的記載,非常的干凈,哪怕是為鹽官的時候,也沒有絲毫貪污的現象。

反而一些細微記載中,有被同僚排擠的跡象。

咋一看,曹子興雖戶籍山西,但跟晉商之間,幾乎沒有任何的往來。

而宋忠之所以敢在曹子興抓進來的時候就動用鞭刑,完全是因為群英商會給提供的消息。

只是因為,曹子興姓曹,且戶籍地和晉商曹家,所離不過十數里地。

單單這一條,就非常值得懷疑。

因為北方被異族統(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明皇長孫:朱棣送我上皇位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723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