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0442章:判斷 回到首頁

第0442章:判斷
陳嘉第0442章:判斷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楊再興到了軍營里,里面的俘虜看到他就像看到鬼一樣,瑟瑟發抖。

“都指揮使,他們絕大多數都是漢人,也有一些金人。有俘虜愿意幫助我們守城,只求能放過他們。”

看守俘虜的都頭湊上來匯報,卻看見楊再興一臉的嫌棄。

“就他們還守城?你去告訴他們,找三十個人給他們做飯,其他人一人敢踏出軍營一步殺十人,十人踏出一步殺全營。讓他們放心,我們住兩天就走了,到時候放他們出來。”

楊再興與都頭的對話聲音都很響,近一些的俘虜們都聽得真真切切。也不曉得這兇神說得是真的假的,事已至此,姑妄聽之吧。

汴梁,眾多幕僚已經吵了一天,意見始終未能統一。特別是前任首席幕僚荀程和現任首席薛弼的分歧極大,其他幕僚也各有主見,誰都無法說服誰。

宋炳忠和仇俊也來湊熱鬧,一人一捧瓜子嗑得滿地都是瓜子殼。

陳嘉實在忍不住,指指桌子上的碗,“二位大佬,這空碗擺著看的么?看看這一地瓜子殼……”

宋炳忠將手中瓜子往桌子上一扔,拍拍手不滿道:“去了一次夏國,怎么變矯情了?你家這么多丫鬟仆役擺著看的?”

仇俊附和,“就是,就是。”

“這幾位的軍事水平不行啊,吵大半天了,半點有用的主意沒有,該換人了。”

仇俊附和,“就是,就是。”

陳嘉白了他們一眼,“你們衙門沒事么?有事趕緊回去,別在我這里瞎耽誤功夫。老實告訴你們,我是下了封門令的,趁老子心情好趕緊滾,否則有進無出。”

宋炳忠幽幽一嘆,“你也知道我無事可干?這尚書就是個擺設,實權沒多少,有事要我扛。”

他說得沒錯,宋代六部尚書基本上和擺設也差不遠,甚至是一種榮譽職位。雖然不是純拿錢不管事,也差球不多。

陳嘉嘴角勾起,“怎么了?耐不住寂寞了?放心吧,把你們安排在這個位置上總要派用場的。你們剛上位不久,對朝堂的事務太陌生,潛心學習一段時間。”

仇俊伸出頭仔細看看,確定陳嘉不是在晃點他們后,這才放心笑道:“我想你也不至于。”

“人家辛辛苦苦考進士的人總要有個說法,不能因為你們跟著我的就一飛沖天,對他們不公,對你們也不好。”

陳嘉的話有沒有道理?當然有。宋炳忠和仇俊都沒有實際行政經驗,又不是正經進士出身,他們的經驗其實就是和陳嘉共事的時候積累的,從未當過一地長官,行政經驗實際上是很欠缺的。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人家不見得這么認為。就宋炳忠來說,他就是非常驕傲的人,哪怕秦檜在副宰相的位置上干的挺好,他也沒拿正眼瞧過他。

自詡才高八斗,才華橫溢。可陳嘉不這么看,沒有腳踏實地的基層工作經歷,這種虛高是會害死人的。所以為什么一直把他們按在虛職上就是如此,一來讓他們熟悉朝堂運作,二來就是鍍金,將來放到地方歷練幾年,才堪大用。否則他們就成了幸進之人,害人害己。

陳嘉也不想想自己什么東西,要論幸進他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千古以來,有幾個三十不到就成了一字并肩王的?甘羅十二任宰相,比他厲害。然后呢?就沒有然后了。陳嘉不能學甘羅一樣沒有然后啊,否則這書怎么寫下去?

得了,反正這一屋子就沒幾個正經出身的。

一群落榜生,幾個進士,加上盧俊義這幾個草寇,便是決定大宋命運的一批人。說出去挨罵是肯定的,他們也就只能暗地里罵罵,否則老子書里一定把他們寫死,死的特別慘的那種。

屋子里終于清靜了,方方面面的可能性也都說清楚了,現在就看陳嘉最后的拍板。

早上到現在,陳嘉最初的預感早就已經成為認定。所謂無利不起早,金國人拿下上京,占領遼國首都,固然政治意義重大,實際利益卻不夠。且不說二十萬遼軍鎮守,需要多大的代價拿下,就說好處要不要分蒙古人一半?肯定的啊。

拿下東京利益不見得多,可就將近三百萬人口,就后面綿延千里的大山,金國就賺大發了。

“將我的意見傳給宗帥。預判金國主攻方向在東京,請宗帥斟酌。”

這就是陳嘉的好,他不會去幫前線將領下命令,遙控指揮。因為他相信宗澤的指揮水平,也相信即便失誤,也無礙大局。

信件發出后,陳嘉站起來伸個懶腰,扭了扭生硬的脖頸,然后大袖一揮:“取消禁令,大家可以回家休息一天,后天來上衙。”

荀程和薛弼,盧俊義幾人圍坐過來,陳嘉見狀知道他們有話說,只好又坐了下來。

仇俊見大伙圍過來,突然低聲說道:“大帥,聽說最近糧食有點緊張,除了西北需要大量的糧食,北方這一動,又是大量消耗,聽說朱相和梁相天天罵娘呢。”

陳嘉早就知道了,這二位為了糧食的事情急得上躥下跳,據說把京畿路的幾大糧倉都搬空了,為此幾州知府沒少彈劾他們。

幽州的周洞也上了奏折,斥責朝堂只顧夏國百姓,不顧當地百姓死活。京畿路,河北東西路等地的糧價已經飆升到1700文一石了。

陳嘉也沒轍啊,朝堂現在的狀況是有錢也買不到糧食,琉球運來一批糧食,被李乾順他們給帶走了,造成幽州的糧食現在也緊巴巴的。

好在幽州有軍儲糧,大軍行動倒是不缺,就是民間受苦了。若不是官府嚴厲管控,估計糧價能漲到3000文去。

所以仇俊說了這番話,陳嘉頭頸一縮,假裝喝茶沒聽見。

宋炳忠見狀,冷笑不已,慫恿道:“怎么著?我給你出個主意,你把我調到地方去?”

陳嘉搖頭,“這事歸王相管。”

這人事調動的事情還是少管為妙,王璞脾氣好不代表沒脾氣。老家伙是個官迷,對自己一畝三分地看得緊,隨便亂伸手是要倒霉的。

宋炳忠早就料到他有這出,也不著惱,繼續問:“你現在滿大宋都是仇人,我們幫你鎮壓地方不好么?”

明白了,這群家伙是羨慕王惠和吳昕,周洞他們了。到地方他們就是老大,呼風喚雨長袖揮舞,天地之間任他們逍遙。總好過他們委委屈屈呆在朝堂,又沒有實權,上面婆婆還多。所謂寧為雞頭末尾牛尾便是如此了。

陳嘉有些哭笑不得,前世官員削尖腦袋往京城跑,他們倒好,向往基層。

“你自己是吏部尚書,這官員選拔不是在你手里么?”

宋炳忠臉拉下來,“我們只有評級的資格,選拔的權利在尚書省。陳嘉,你別耍滑頭,今天不給個準話,我們就賴你這里不走了。”

天底下敢這么對陳嘉說話的,除了福王,王璞,章炳元,也就他宋炳忠了。別人不敢,也沒這資格。

“得得得,老子怕你了,明天一早我去找王相。哪里有空缺你們自己看好,別給送到鳥不拉屎的地方。還有啊,到了地方怎么做你們心里清楚,到時候別怪我不念同袍之情。”

眾人一臉喜色,紛紛相視一笑。

“行,干不好就一擼到底。貪贓枉法的,不用你出手,兄弟們負責清理門戶,殺他全家。”

宋炳忠微笑著說著殺氣騰騰的話,旁邊眾人沒一個敢當耳旁風的。

陳嘉這人總體來說屬于面慈心軟的,別看他殺了那么多人,身邊人都曉得這家伙念舊。

可宋炳忠卻是個典型的笑面虎,那是絕對的心狠手辣。

陳嘉猶豫的事情他可不會猶豫,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可不老少。

陳嘉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72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