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0443章:郭藥師的野望 回到首頁

第0443章:郭藥師的野望
陳嘉第0443章:郭藥師的野望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沈州城樓,楊景穿著黑色盔甲,雙手撐著墻頭滿臉憂色。

遠出便是密密麻麻望不到邊的金軍營寨,錦旗飄動,可以識別出至少有三員大將的將旗,只是太遠看不清楚罷了。

“楊帥,您放心吧。只要我還有半口氣,這沈州就不能丟。”旁邊一個魁梧的漢子走過來說道。那張陰冷的臉,滿臉的絡腮胡,赫然就是怨軍曾經的統領郭藥師。

現在他的身份是長城軍團的廂都指揮使,手下有二萬人,妥妥的方面軍大將了。

陳嘉是知道他的。

郭藥師在前世也算一個可憐人,怨軍本來是天祚帝組織北地漢人成立的。也因為他們是漢人,所以不受遼軍待見。苦活累活他們上,好處卻輪不到他們多少。

投降宋國后,人家宋國皇帝也把他們當炮灰。因為是北地漢人啊,這都隔了好幾代了,誰特么知道他們的忠心幾何?

辛辛苦苦殺進幽州,劉光世的援兵遲遲不到,原因是劉光世覺得拿下幽州這種曠世奇功怎么能給一個北地蠻子呢?結果還是被遼軍趕了出來。

金軍來了,打不過也就投降了。投降后建功無數,結果人家覺得他反復無常,找個由頭沒收了兵權。連茍延殘喘的機會都沒有給,活活給金人折磨死了。

這一世他投降陳嘉后實際上也沒有得到什么重用,被任命廂軍指揮使。

沒想到這家伙能力是有的,河東軍的升遷不看人情看軍功,生生被他爬到了廂都指揮使的位置上,成了楊景手下的左膀右臂。實在說,他的能力其實在楊景之上,奈何楊景起點高啊。

楊景回過神,伸手打了他一拳,“說什么喪氣話。沈州是大帥親自設計,杜江總管帶人修的。莫要說他十萬金軍,二十萬想攻下來也要崩掉他的牙。我老了,沒兩年就要致仕回家抱孫子,接下來就看你的了。滅方臘,打金國,滅夏國都沒有輪到咱,這次機會再把握不住……藥師啊,你才四十歲,你家郭安國才二十出頭,以后走到哪一步全看這一次了。”

旁邊一個年輕將領躥過來,“楊帥,我們軍校教授說過的,宋金必定要決一勝負的,以后還有機會。”

楊景伸手愛憐地拍拍他的頭盔,“郭安國,這性子還是那么跳脫,好好學學你父親的沉穩。你武藝高強是沒錯,這暴躁脾氣得改。”

郭藥師看著自己的兒子,眼里全是驕傲。郭安國剛從軍校以優秀生的成績畢業,在自己麾下做一個營指揮使。

原來大字不識的頑皮孩子,在軍校學習了兩年,現在也算有模有樣了。自己能爬到什么高度不知道,可他這兒子卻是未來的希望。

郭安國身體一挺,行了個軍禮,“大帥,您放心。我還指望多殺金狗立大功,也換您的四顆星戴戴。”

楊景哈哈大笑,又一巴掌拍在他頭盔上,“臭小子,眼皮子這么淺。以后你要戴金星,三顆才過癮。”

“行,我保證戴上三顆金星,不讓您失望。”

郭藥師看著兒子稍顯稚嫩的臉,心里一股暖流緩緩淌過。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出身,一個不受世人待見的北地漢民。遼軍拿他們當賤民,當豬狗。河東軍倒是把他當人,可畢竟是圈子外的人,其實也不那么受待見。

自己為什么起早貪黑訓練部隊,每一次軍演后的嘉獎令都浸透著他的汗水,每一次的升遷無不是他幾乎拿命換來的。為了什么?不就是為了孩子將來有個出息,不再受窩囊氣么。

為了讓郭安國考上軍校,他都不知道打斷了幾根棍子。為了讓他考上軍校,自己舔著臉去求人家學堂教授教孩子讀書認字。為了讓孩子考上軍校,偷偷摸摸提著禮物往人家軍校教授家里送。

好在這孩子也算爭氣,居然在軍校里表現得出類拔萃。當看著陳嘉給郭安國戴上軍徽的時候,差一點就忍不住大哭一場。

陳嘉親手佩戴軍徽的,全軍至今沒有超過三百人,年輕一輩的不過數十人,這就是郭安國將來騰飛的起點啊。

楊景見郭藥師眼眶濕潤,知道他在想什么,輕輕嘆了一口氣,“藥師啊,我們都不是嫡系,這是人之常情也怪不得誰。安國這小子你要好好培養,將來能有個一席之地,也為我們長城軍團的后輩掙條路子。”

這種事情誰都避免不了,遠近親疏任誰都會有的,陳嘉也不例外,甚至更甚。

郭藥師連忙擦干眼淚,勉強笑道:“大帥別把孩子寵壞了。我們兵團地處北方,想要軍功還是有大把機會的。長城軍團總不會世世代代都守長城。”

楊景不再說話,伸手抽出郭安國腰間的佩刀仔細看看,然后鄭重還給他,“我先回東京,你們要和遼軍分工好,別誤了大事。如果……如果力有不逮,保存實力為上。”

郭藥師看著楊景一行人奮蹄揚鞭漸漸遠去,心里一股豪情頓然升起。

“兄弟們,往日看著其他軍團吃肉,你們饞不饞?”

“饞……”

“今天機會終于來了,這肉我們吃不吃?”

“吃……”

“幽州的房子要不要?”

“要……”

“軍功田要不要?”

“要……”

“那我們怎么辦?”

“殺……殺……殺……”

喊殺聲直沖云霄,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聲音傳到了金軍大營。

金軍大營內,金兀術瞇著眼聆聽半晌,眼神里面慢慢充滿了殺機。

“是郭藥師么?”

一旁完顏銀可術咧開嘴笑道:“應該是他。無名小輩,不足掛齒。”

金兀術沒說話,翻開案幾上的卷宗看了一會,這才接口回答:“莫要小看了此人,以前他是遼國怨軍統領,和我們在長白山是打過仗的。嘿嘿嘿,真是冤家路窄,當年冠軍侯把怨軍解散以后,還以為世間再無怨軍,沒想到今天又碰上了。”

怨軍的戰斗力實在不怎么樣,可是這幫人敢拼命,給當年的女真軍隊也造成了不少困擾。

北方人對強者還是認可的,哪怕他是敵人。所以金軍對陳嘉都非常尊重,其他人一口一個宋狗,到陳嘉這里便成了冠軍侯。為何不叫他并肩王?就是因為上次干仗的時候,陳嘉還是冠軍侯。

“這一次冠軍侯滅夏來不了,盧無敵,李神槍,他們也都沒來,區區一個長城兵團能奈我們如何?不是說楊武那宋狗強悍么,不也被大兄打得吐血而逃?楊景這老狗更加不堪,以前不過是個廂軍指揮,有屁的本事。等老子擒住他,脫光衣服在地上爬幾圈。哈哈哈哈……”

銀術可的狂妄讓大帳里的眾將都笑得前仰后合,仿佛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金兀術沒有笑,他仔細翻看諜子收集的情報,腦海里一個四十出頭,滿臉胡須的壯漢形象慢慢浮現。

此人在長城軍團一直號稱第一高手,屬下軍紀嚴明,乃是軍團里最為強悍的部隊,哪怕禁軍出身的楊武也比之不及。

他的兒子郭安國更是有青出于藍的架勢,武藝高強,悍勇無匹,據說畢業時還是冠軍侯親手給他戴軍徽的。一畢業就是營指揮使,這個待遇在宋軍里面也屬少見。

再看看沈州的地形,他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陳嘉設計的沈州城堡非常獨特,準確說沈州是一個城和外面梅花般散落的十二個小型碉堡組成的城堡群,碉堡四周是湖泊,建城時候挖取泥土形成的人工湖,碉堡之間連接部全部是封閉式狙擊墻。碉堡是用厚重的水泥封蓋的,大約呈現三角形,尖角沖外,背靠城墻。

沈州的城門前面是兩個三角堡壘守護,據說城門里面有翁城。

攻擊部隊即便逐一拿下十二個堡壘,還要面對高大城墻,這種損失是難以預估的。

沈州城內除了二萬宋軍,還有一萬遼軍輔助,被郭藥師通通派到堡壘里駐守。即便堡壘失手,遼軍也能通過馬道迅速逃回城里。

這特么就是個刺猬啊,怎么打?

陳嘉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728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