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章 莊周夢蝶? 回到首頁

第1章 莊周夢蝶?
一品寒門第1章 莊周夢蝶?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迷迷糊糊之間,孟青云聽到了一段對話。

“孟老漢,治好你兒子,你把迎弟許給老夫做妾,此話當真?”

“當真!只要您救活幺郎,別說迎弟,讓老漢做牛做馬都可以,王郎中,老漢就這一根獨苗,可全指望您了!”

“呵,我王笠是何人,區區病癥不在話下,當牛做馬就不必了,你寫一份文書給我吧。”

大宇皇朝慣例,娶妻納妾,須有文書為證,交予官府留存,一旦立下,此事幾乎板上釘釘,可眼下小兒子的病尚未痊愈,孟學永一時之間頗為躊躇。

“這……王郎中,幺郎的病還沒好……”

王笠冷眼看來,嘴角掛著些許冷笑,“沒有文書,老夫絕不出手,你家一貧如洗,既出不起診金,還舍不得女兒,難不成想空手套白狼?孟老漢,若不是看你虔誠,老夫連你家門都不會跨進一步。”

“你還是早做決定吧,令郎的病可耽擱不得!”

沉默片刻,孟學永認命般的說道,“老漢曉得哩,只是老漢不識字,更不會寫文書,能不能請郎中代筆,老漢畫押?”

王笠欣然答道,“可,我這就寫來。”

就在王笠擺好筆墨紙硯,即將下筆的時候,一道聲音從床榻上傳來,雖然虛弱,卻十分堅定。

“這份文書,不能簽!”

……

孟青云做了個夢。

他夢到自己穿越到一個叫大宇朝的陌生世界,附身在了一個屢試不中的倒霉書生身上。

巧的是,書生也叫孟青云,前天被同村富戶之女柳花琴搶親,奮力掙脫后趟著河水逃竄到家,驚嚇加上風寒,一病不起。

原主死去,他的靈魂占據了軀體,并且接收了原主的記憶。

哪知自己剛剛蘇醒,就聽到了有人在打姐姐的主意,等孟青云強撐著坐起來,看到這位王郎中的相貌,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且不說長相如何,你個白發老頭,好意思打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的主意?

臭不要臉!

一旁,見到孟青云醒來的孟學永驚喜交加,三步并作兩步湊了上來,“幺郎醒了?身子還難受么?”

“這兩天你一直躺在炕上,醒來的時間越來越少,多半在昏迷發燒,吃了好幾副藥都不見好轉。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老漢可怎么活啊……”

瞧著孟老漢越說越激動,孟青云連忙打斷了他,“額,我沒事了,爹、爹你不用擔心。”

雖說自己全盤接收了原主的記憶,但是這聲稱呼叫出來,還真有點不適應,孟青云暗自嘆了一口氣。

“哐啷!”

盆子掉地上的聲音將孟青云吸引,緊接著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阿弟,你醒了?”

孟青云扭頭,見到一個嬌美而憔悴的面容,正是五姐孟迎弟,原主三歲喪母,是五姐將他帶大的。

如今孟迎弟十九歲了,仍然待字閨中。

孟迎弟見弟弟醒來,頓時喜出望外,幾步跑過來摸摸他的額頭,捏捏他的臉,驚喜道:“不燒了,不燒了……謝天謝地,阿弟你終于好了!”

說著,她眼淚撲簌簌流下來,泣不成聲。

“五姐,你別哭了,我這不是好了嘛。”孟青云不由自主的眼睛一酸,安慰著姐姐。

孟學永抹了抹眼角,笑呵呵的看著姐弟兩,整個家里仿佛瞬間生動了起來,再不復之前的陰霾。

“咳!咳!”

兩聲重重的咳嗽響起,提醒中夾雜著不滿。

“哎喲,王郎中,您看我,幺郎這一醒,老漢太過高興了,王郎中,您快請!”孟學永轉身道歉,連忙將王笠引到床前。

看著這一臉倨傲的老頭,孟青云腦海中的記憶開始翻滾。

王笠,王郎中,是茂澤鎮小有名氣的醫者,傳聞此人醫術高超,但三分本事,七分脾氣,一般人家可請不動這位,想起之前的對話,顯然,王笠今日登門是另有所圖,瞥了眼梨花帶雨的五姐,孟青云心中了然。

王笠板著個臉走到孟青云跟前,眼神緊緊的盯著他,“你之前說什么?文書不能簽?”

身側的孟學永表情一怔,他倒是忘了,王郎中逼迫自己簽文書,幺郎是要阻止他來著,感受到兩人間不同尋常的火藥味,孟學永連忙打岔道,“王郎中,幺郎剛剛醒,估計是說胡話哩,還請您給他看看。”

孟青云還要說話,結果孟學永已經抓住了他的手,眼神懇切,頓時,孟青云沉默了。

“唔,把手伸出來。”

號了脈,王笠沉吟道:“脈象平穩,沒什么毛病,就是有些氣虛體弱,待老夫給你開個方子,吃上幾副藥調養一下吧。”

完了?幺郎這就好啦?

祖宗保佑,孟學永差點以為自家要絕后了……

可是,還沒高興多久,瞅著孟迎弟看了好幾回的王笠,已經心癢難耐的問道,“孟老漢,文書可以簽字了嗎?老夫現在來寫,即刻就好。”

“這個……”

眼見著躲不過這一茬,孟學永賠著笑,吞吞吐吐的說道:“王郎中,幺郎好了,您看……幺郎的病您也沒有出力,那……孩子也不容易,要不就算了吧。”

“孟老漢,你紅口白牙說過的話,難道要反悔?”

王笠氣急敗壞的罵道:“說話不算數,是要遭天譴的!你這豈不是在戲耍老夫?當初要不是你跪下求我,老夫才不會來這!”

孟學永訕訕陪笑,似乎是理虧,一句話也不說,孟青云冷眼觀看,心中越發憤懣難平。

王笠怒沖沖責罵了半天,終于消了氣,冷哼一聲道:“此事卻不能這么算了,老夫也不和你一般見識,各退一步,我把你兒子帶去學醫,包吃包住,三年后可出師行醫,如何?”

“這……”

王笠瞇著眼睛,他知道,孟老漢最看重兒子,是斷斷舍不得的。

孟學永看看兒子,再看看女兒,少頃,他鼓起勇氣說:“幺郎要參加科舉考取功名,老漢不想讓他去學醫。”

“糊涂!”

王笠心中竊喜,表面卻裝作生氣的喝道:“老夫也是童生,空閑時間,老夫可以指導他文章。如果他學的好,和老夫一同參加院試,豈不是一樁美談?你若是不答應,那咱們還按之前說好的辦!”

在一旁觀望了半天,孟迎弟忍不住問道:“爹,你們說好的是什么事?”

孟學永抖動了幾下嘴唇,最終沒有說出來,還是王笠沒好氣的說道:“你爹答應,只要我治好青云,就將你許給老夫做妾!”

“什么?!”

一品寒門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737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