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68章 我是憤怒,但我不傻 回到首頁

第668章 我是憤怒,但我不傻
一品寒門第668章 我是憤怒,但我不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你什么意思?我何時搶過別人的救命錢?”

丁青眼皮突兀直跳,心慌得如同丟了魂似的。

他明白東窗事發了。

孟青云一直話里有話,丁青也不是太在乎。

他一個心里想的是蘇洋會找人背鍋,萬不得已蘇洋也只能自己把鍋背了,因為供出他,蘇洋也沒有好下場,不供出他還有機會早點出來,乃至照顧家人。

他另一個心里想的是孟青云會把這個案子壓下去。

他是周興朝的人,更是范賢的人,孟青云再怎么都得寬松處理,放他一馬。

不看僧面看佛面,范相的威嚴不容侵犯。

早上孟青云請他吃火鍋賞雪的時候,他就想到這一點,誰知現在······他是在暗示,還是要點破?

“啪!”

杜威的筷子掉在桌上。

打死他都不相信,丁青會參與這次貪墨。

現在回憶起昨天丁青的反常,再正常不過了,他是擔心孟青云把他揪出來才坐立不安的。

天······這可是戶部的恥辱啊!

孟青云沒有回答,而是仰天長嘆道:“貪婪是一切邪惡的根源,它會讓自私昏蔽心智,虛偽和冷淡便嫁接在一個人的身上。這樣的人就算富足無比,也會下意識去搶奪別人賴以救命的財物,這樣的人沒有人性,連畜生都不如······”

孟青云沒頭沒腦說了一番話,然后轉頭問道,“丁侍郎,你猜一猜,下雪天我最想干什么?”

丁青強自鎮定道:“我咋知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

“今日大雪紛飛,寒風刺骨,我最想讓這種畜生嘗一嘗饑寒交迫的滋味,讓他感受一下百姓到底苦成什么樣的程度!”

孟青云咬牙切齒說完,突然吼道,“來人!”

周升和一個軍士進來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剝了丁侍郎的外衣,綁在街邊的樹上,我請他賞雪一個時辰!”

“諾!”

“孟青云,你敢?”

丁青色厲內荏道,“我是尚書的人······不,我是范相的人,你敢動我,滿朝文武饒不了你!”

“帶下去!”

孟青云根本不理睬,擺擺手軍士就把丁青拉下酒樓

(本章未完,請翻頁)

“孟青云,你不得好死,我發誓一定讓你身敗名裂······”

丁青大喊大叫,掙扎著不讓軍士捆綁,被周升連續打了好幾個嘴巴。

“再敢罵孟大人,老子把你的牙打了!”

“我記住你了,等回到京城,我弄死你的賊配軍!”

丁青兀自犟嘴,周升笑道:“做你娘的春秋大夢呢?你貪腐賑災款,不發配到沙門島就算燒高香了,還想弄死老子?老子先弄死你!”

說著周升拳打腳踢,然后剝了丁青外衣,把他緊緊綁在一棵大樹上。

“杜大人,吃!”

坐在臨街的包廂內,看著在風雪中發抖的丁青,孟青云食欲大增,連吃幾口,大呼過癮。

杜威卻愁眉苦臉,毫無食欲。

案破了,卻有可能給孟青云帶來災禍。

正如丁青所說,他是范賢的人,動了丁青就會引來范賢一系的瘋狂報復。

杜威小心翼翼道:“孟翰林,準備怎么處置丁青?”

“我只是個查案的,怎么處置得由大宇律法說話,但我絕不姑息養奸······”

孟青云咽下去一塊羊肉道,“至于包庇他,門都沒有!他的罪行必須公布于眾!”

杜威苦笑一下,孟青云誤解他的意思了。

他的本意是暗示孟青云不要利用欽差的權利弄死丁青,孟青云卻理解成要包庇丁青。

是啊!

都是戶部侍郎,孟青云有這種想法也正常。

“他會不會凍死?”

杜威這話是在提醒孟青云,也是在詢問孟青云凍丁青的原因。

“不會的!”

孟青云就像饕餮轉生一樣,吃了一口菜道,“還沒有過堂,他還沒有認罪,我怎會讓他死去,只是讓他嘗嘗受凍的滋味,震懾那些貪官而已······我是憤怒,但我不傻。”

杜威放下心來。

只要不弄死丁青,孟青云就不會有大麻煩。

公事公辦最多留下憎恨,私自弄死留下的可是仇恨,和無盡的報復。

丁青成為一個雪人。

百姓喜歡看熱鬧,冒著大雪過來看,指指點點談論。

昨天孟青云鬧出大動靜,他們猜測此人是貪官。

(本章未完,請翻頁)

孟青云吃了個鍋盡飽,拍拍肚皮連呼美味,他抬頭看了一眼雪人,喊道:“來人,把丁青帶上來!”

丁青被帶上酒樓,懂得鼻青臉腫,他想求孟青云,嘴卻抖動著說不出話來。

“丁侍郎,受凍的滋味如何?”

丁青忙搖頭,他實在怕孟青云公報私仇,把他給弄死了,因為他現在有這個權利。

好漢不吃眼前虧。

現在最好的辦法是押解到京城,讓范相通融后輕判幾年,以后再找機會翻身。

“帶著他,去縣衙!”

“諾!”

······

坐在縣衙審訊室內,丁青暖和了許多,他知道等待他的審判到了。

“帶進來!”

進來的是縣令蘇洋,他獰笑著緊盯丁青,像一只見到骨頭的喪家之犬。

丁青不知道蘇洋把他賣到那個地步了,雖然知道罪責難逃,還心存僥幸,大聲呵斥道:“蘇洋,你這個衣冠禽獸,監守自盜,貪墨賑災款,不顧新莽百姓死活,你枉為父母官······”

好一招投石問路。

看蘇洋的反應,就能判斷出事情到了那個地步。

有些事能隱瞞就隱瞞。

“丁侍郎,誰告訴你蘇縣令貪墨賑災款了?”

先說話的卻是孟青云。

“難道不是嗎?”

丁青自知失態,做出迷惑的樣子道,“那是誰······”

“丁青,看來本欽差剛剛把你凍得時間短了,事到如今你還想逃脫法網······你若不受律法制裁,那要律法何用?”

孟青云惡狠狠道,“今天你若是不把罪行交代清楚,本欽差就干一點擅長的事,比如把你四肢打碎,再比如讓你有蛋蛋的憂傷······”

孟青云沒有想到,丁青到現在還村僥幸,看來還得動刑。

“丁青,你把八萬貫揣在自己兜里,你說是孝敬周興朝和范賢之用,你承諾給我升遷······我后悔啊,前年開始你就承諾升遷做州官,誰知到如今我還是一個縣令,你拿錢不辦事······”

蘇洋的反擊開始了,他大聲呵斥,揭露出丁青的種種惡行。

“別說了,我都招!”

丁青軟軟癱在地上。

(本章完)

7017k

一品寒門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737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