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46 峨眉領袖 回到首頁

146 峨眉領袖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146 峨眉領袖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衛驍和丌南公并肩到了幻波池上方,丌南公說話時,故意要給對方下馬威,令峨眉派易靜賤婢等上前說話,開口時,周圍方圓百里內的地皮都受到震蕩,如海浪般撥動,山峰轟隆隆地響,破裂的巖石從山體上分離出來,四處亂滾。

整座幻波池建在一處山包里面,外面覆蓋綠植,如同一個巨大的墳包,頂上得水遁禁制,向上噴水,形成一個凹陷得噴泉,上面長滿蒿草,全部掩蓋。

最近正邪兩道各路劍仙頻繁進出斗法,草地綠植都被破壞,圓形的池水已經露出來,這時被丌南公話音震動,池水亂噴,山體搖晃,如同發生了地震一般,若非下面五宮禁制已經發動,又有高人暗中護持,這幻波池已經散架塌方了!

幻波池加因準備解脫飛升,要把這處洞府留給對自己最重要的兩個人,一個是李英瓊,不但過去世有許多糾葛,她還是受得李寧前世指點,去身毒國取得佛經修煉,未來飛升還要多倚重這對父女,因此給李英瓊的東西最多。

另外一個是易靜,易靜前世是她閨蜜,名為白幽女,兵解之時也跟她有不少干系。

當初易靜和萬珍在紫云宮外海域之內,殺了陸蓉波,待勝利之后,回轉峨眉山,許多長老們聚在一起研究獎懲對策時候,單拿出來討論。

最終,因為易靜殺人時候還不屬于峨眉派,還是易家人,她是殺完陸蓉波,紫云宮之戰以后才加入的峨眉派,論理峨眉派便管不著,罰她要積攢一萬善功,以償天數。

易靜被輕輕放下,也就不能過分懲罰萬珍,不然的話就顯得偏頗了,于是命令萬珍會嶗山別府閉關面壁十年,十年期間,不許再出洞一步。

那之后不久,易靜就被派來幻波池,相助圣姑飛升,并開辟別府,只是沒有李英瓊,圣姑無法圓滿,李寧才迫不得已,去西極山把李英瓊找回來,加入了峨眉派。

李英瓊與前世父母相認,拜入了荀蘭因門下,只是與原著不同的是,她這回加入峨眉較晚,比余英男、申若蘭等人都晚上許多,先前還是跟峨嵋派有極大過節之人的門人,雖然大家都知道了前因后果,對她沒有什么芥蒂,一樣姐妹深厚,她卻沒有了那種領導統帥同儕的威嚴和氣勢。

因此這次幻波池之行,是易靜主導,李英瓊更像是跟來幫忙的,最妙的是,加因雖然一心修佛,可偏執心極重,不但對天魔立誓,凡是一切進入幻波池的男人都要受到詛咒,不得好死,在分配遺產上面也特別偏心,大量的東西都給了李英瓊,易靜只要稍要收取,立即就受到她禁法壓制,甚至搞得十分狼狽。

易靜氣得面紅耳赤,恨不能撇了這幻波池,掉頭離開:“姑奶奶才不稀罕你這些破爛!”

因易靜修煉年歲久,法力高,眾多小輩們也都服他,隱隱成了統帥,這時候飛上前去跟丌南公對話:“來人便是丌南公么?想你得到千余年,雖是旁門,可連經天劫,還都能活下來,就該知天惜命,按照昔年在本門長眉祖師面前立下的誓言,隱居海外,終身不履中土!

偏偏令高足來幻波池盜寶,一而再,再而三,我們已經饒恕她兩次罪過,放她離去,這回又勾結妖黨來,更意圖破壞池內五宮五遁!實在罪不容誅!你枉為一代宗師,縱徒偷盜,還虛張聲勢,跑來恫嚇……別說你們兩個妖人,便是再弄十萬海外的蝦兵蟹將來,我們又有何懼?”

丌南公被她這番話勾動怒火:“那加因雖喪,留下這做空冢,并未指明傳于哪個,歷代前輩真仙,留下仙山洞府,皆是饋贈有緣,得道有德者居之!她若留給峨眉,就該明講,她若沒有,便是任誰都可來取。我的幾個徒弟,都已經死于你們手中,我固然當年跟你們祖師有過過節,卻無生死大恨,你們殺人在先,囚人在后!你們師長不再,我也不會以大欺小,只要你們放人,出來,我將幻波池封閉,也絕不動你們一草一木,你們隨我回山,將來由你們師長到北海黑加山要人……”

他話未說完,斜刺里就有童聲怒罵:“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們兩個旁門左道,就敢在這里大放厥詞,要將我們擒走?你若真有法力,動一動這里一草一木試試!”

丌南公大怒:“何方豎子,敢在我面前弄鬼!”

他伸手彈去,飛出豆大一團青光,到了空中便暴漲起來,鋪天蓋地般向說話之處席卷過去。

突然又有一個童聲喊道:“我化身千億,給你看看又有何妨!”

青光之中,現出兩個童子,一個便是背后斜插斷玉鉤的李洪,另一個手里拿著個花籃,跟他并排站著,兩人同時施法,手指射出紅色光華,將青光撐住。

丌南公操縱青光向內收縮壓迫,越縮越小,兩人臉上卻依舊笑嘻嘻地渾不在意,很快身體縮到茶杯大小,驟然炸開,金光累活漫天爆閃,把青光震破。

丌南公揮了揮手,把雷光掃去,對方兩個童子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我化身千億,你們這兩個妖孽又能奈我們如何?”

丌南公怒極,向天空中連彈幾次,飛出無數縷青色光絲去追拿兩人,卻指微微一閃,便相繼消失不見,也不知道對方用得什么方法。

衛驍在旁邊看得清楚,人家用得是佛門之中最上乘的無相遁法,丌南公旁門仙法根本無法追蹤,他見丌南公還要用更厲害的法術去掃蕩,出言阻止:“道友何必跟小輩一般見識,既然說不聽,直接下去救人便是。”

丌南公追蹤不到兩個隱身的小輩,感到很沒面子,聽衛驍提醒,勐然想起來這幻波池有高人坐鎮,錯亂陰陽,修改術數,讓自己推算不準,甚至影響神智。

他在來之前,就已經打定主意,對方的主要目標是自己,自己稍不留神,就要被影響,而衛驍卻是“清醒”的,宛如一個人喝醉了酒,知道自己的感官不靈敏,于是喝水之前先問旁邊清醒的人燙不燙,他跟衛驍道了聲好,不再理會李洪二人說什么,只問易靜:“我方才說的,你若不依,我可要動手了!”

易靜長聲大笑:“老怪物還敢胡吹大氣!實話告訴你,那兩人一個是我小師弟李洪,今年未滿十歲,另一個是他好友陳巖,年紀也不大。你得道千年,連不滿十歲的小孩子也奈何不得,還有什么臉面在這里跟我裝甚前輩宗師?你也無需顧慮,要是有什么本領,盡管施展出來便是!”

丌南公大怒,不再多說廢話,把手一揚,指尖上飛出五股青色光氣,脫手化作一道豎起來的手形光山,如同如來佛壓向孫猴子的五指山,高達百丈,青光不滿,對著易靜壓落。

易靜急忙將降魔六寶之中的兜率寶傘祭起,這是她姑姑優曇大師跟師父一真上人,父親易周,三大高手幫她合煉,最為厲害的護身法寶,準備以后用來地獄鳩盤婆九子母天魔的,飛到空中,金光四射,瓔珞垂掛,去抵擋青光。

https:///novel/124/124852/67624437.html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977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