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54 黎山七老 回到首頁

154 黎山七老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154 黎山七老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倚天屠龍調陰陽154黎山七老丌南公看到衛驍,勐然間醒悟過來,衛驍這是已經破了火宮、木宮、水宮,跑來金宮來接應自己!人家已經連破三宮,自己卻被困在這金宮之內,尚未破去,這場賭斗固然是輸了,一面驚嘆于衛驍的實力,一面暗自羞愧,更加憤恨峨眉派玩陰的,明明說是自己破幻波池的五遁,他們卻另請高人在背地里暗算偷襲。

丌南公飛來衛驍身邊,笑道:“道友神通廣大,丌南公甘拜下風!”他用手一指那石碑,“道友已經連破三宮,現在咱們合力把這金宮破了,在一起去中央土宮如何?”

他也精通五行遁法,不然不可能煉成落神坊,如今感應到金宮內遁法變化強弱消長,篤定其余三宮都已經被衛驍破了,說完便從袖中取出一盞古樸的銅燈,等上一盞金色燈火,輕輕一抖手,便飛出去三點火焰,直飛向那金宮鎮物金戈。

這是他的法寶金烏靈燈,燈上是金烏神火,要以火克金,去破掉金戈。

金戈在石碑上面,還沒有反應,先是那黎山七老再度現身,這次只出現了一個,手里拿著一只天浮杯,揚手祭起,將三點金烏神火收入杯中。

丌南公不認得這七個老頭,知道剛才就是他們暗算自己,影響自己的元神清明,才陷入了賤人加因的小須彌境環中世界,出了個大丑,丟了個大人,他這次見七老再度現身,立即伸手向前抓出,伸出五道青光,對著七老當頭抓去。

這是用乾天罡煞之氣所凝成,便是一座山峰,也會被當頭抓裂,七老面前顯出佛光,金色光潤形成一片墻幕,丌南公伸手一抓,五道乾天罡煞之氣竟然被反震回來。

他見狀,將乾天罡煞之氣糅合自己煉成的乾天純陽真火融合,雙手向前勐突,罡氣真火如潮水般向前涌去,跟佛光遇到,相互激蕩焚燒。

《仙木奇緣》

衛驍見丌南公動起手來,便命令衛仙客跟辛凌霄:“你們去把那枚金戈給我摘了!”

兩人領命,身子向上飛去,直奔金戈,金戈被觸動,立即一分為二,一根金戈變成兩個,每個戈頭上都射出一道白色的精芒,這白芒是西方庚金之氣凝成,鋒利無比,尋常劍仙遇上,立被無聲無息,連人帶劍切成兩半!

衛驍卻以法力加持,太皇天箓在他們腦中閃現,借他們的手射出丙火精氣,南火克西金,庚金精氣遇到丙火,立即被抵住,不能前進半步。

那金戈顫了兩顫,二變為四,四變為八,八變為十六,轉眼之間,化生千萬,密密麻麻的金戈,全都各自射出一道精芒!

眼看著兩人就要被亂刃分尸,突然兩人身體外圍,各自現出一圈丙火真氣凝成的光圈。

如果五遁齊全,這時候相互化生,五宮相互支援,來個五行齊運,這金宮遁法絕不至于如此威力,因被衛驍破了三宮,金宮只剩下中央土宮滋養,威力減少了許多,這時候,千萬庚金精氣,竟然射不穿衛驍借助落神坊凝結出來的兩圈丙火神光!

兩人見自己安然無恙,心中稍稍松了口氣,繼續往金戈本體所在之處飛去。

這時候,那座石碑閃了幾閃,碑前光圈再度閃爍出五色豪光,向上將兩人裹住,強行拉扯墜落,兩人落入光圈之中,立即又墮入了那小須彌境環中世界,不辨東西南北,被五行仙遁遁住。

“原來是這么回事。”衛驍笑了笑,自己也縱身向石碑飛去。

丌南公見狀,急忙傳音:“道友不可……”

他話音未落,衛驍也被光圈吸引,墮入那小須彌境環中世界里去了。

丌南公正要設法把衛驍“撈”出來,他剛才被困在里面,可是深知其中利害。

哪只衛驍卻在那圈子里祭出落神坊,五座牌樓迅速漲大,衛驍端坐在牌樓上面,這次是金門在正中央,進門上面,有一個西方太乙金精凝成的鋼鐵蓮臺,就是衛驍在西極山收取的那個大禹所留上古神器,他坐在那上面,左手指天,右手指地,五行精氣全部發作,向下鎮住并且截斷了從中央土宮輸送過來的戊土驚奇,向上射出一道五色光華,把那金戈本體裹住,強行向下拉扯。

這時候那座石碑接連閃爍,想要返工,卻被鋼鐵蓮臺死死鎮壓,不能發揮作用。

黎山七老見狀,各自伸出一只手,飆射出一道佛光掌印。

衛驍早有防備,揮舞九天元陽尺,放出千條紫氣進行阻攔,佛光轟在紫氣上面,顯出七個大大的佛掌,幾乎將紫氣擊穿!

衛驍修煉過貝葉禪經,認出來這七個掌印,都是佛門正統降魔神功,知道厲害,又揮舞九天元陽尺,又飛出七朵金花,在面前并排旋飛,黎山七老第二次出掌,又是七個大手印,這次沒能滲入紫氣太多,可以打得金花高速旋飛,光芒四射。

就這么會功夫,衛驍已經把那金戈強行抓下來,投入到金門之中去了!

至此,幻波池五宮五遁仙法,四宮都被衛驍破掉,奪走了鎮物。

到手之后,神碑光芒亂閃,又要發作,七老當中,有兩人怒目凝眉,要放大招。

衛驍哈哈一笑,跟丌南公說:“道友不必跟他們七個家伙糾纏,三日破法最為重要,咱們速去中央土宮,掘了加因的棺材,把她這個活死人揪出來吧!”

他說完化作一道五色彩光飛入甬道,趕奔中宮,丌南公原本吃了黎山七老的暗算,這時候又奈何不了七老,心中憤怒,還想繼續攻擊,聽了衛驍灑脫的笑聲,心頭一松,憤怒全消,覺得這才是真正的仙家逍遙姿態,便也長笑一聲,棄了七老,合身化作一道青光從后面追上去,跟衛驍并排向前飛去,直奔中央土宮。

衛驍一走,那座被鎮壓的石碑也立即隱去消失。

空蕩蕩的西洞金宮之內,黎山七老中,頗有恨恨不平之輩:“此人不滅,必成后患!”

其中手持天浮杯那位,沉聲說:“咱們如今是佛門之人,如何能輕談‘殺滅’二字?我們只是來還當初的人情,恩師也是讓我們來磨練一番,不可造次逾矩,只把該做的事做好便是!”

其余六人拿著念珠雙掌合十:“阿彌陀佛,師兄說的是!”

說完以后,七人同時合掌,佛光閃爍,再度憑空消失。

等他們走了以后,從南洞火宮方向又飛來兩個人,兩個女人,一個是五臺派的萬妙仙姑許飛娘,另一個也是五臺派的,摩訶尊者司空湛的愛寵女弟子方玉柔。

“那衛驍跟丌南公大破幻波池,咱們正可乘此機會,搜檢些堪用的法寶,再看到峨嵋派的小狗,能殺得一個便是一個!”

從明教教主開始縱橫諸天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0977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