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183.第1183章 天涼好個秋 回到首頁

1183.第1183章 天涼好個秋
擇天記1183.第1183章 天涼好個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從墓地爬出來的怪人是黑袍。

她的手段確實了得,竟是把所有人都欺騙了。

是的,這片墓園并不是用來聯系圣光大陸的祭壇,只是用來轉移魔君注意力的手段。

但這片墓園確實是座祭壇。

那些被用來獻祭的貴族,不是向圣光大陸獻祭,而是向深淵獻祭,用來幫助她復活。

這種邪法,便是她能夠活這么多年,很難被殺死或抓住的最大秘密。

在過去的數百年里,這樣的事情她已經做過兩次。

建立與圣光大陸的空間通道的同時,她沒有忘記把自己的后路安排妥當。

所以陳長生破境入神圣,蘇離的一劍天上來,確實讓她非常失望,痛苦至極,但不至于讓她絕望。

只要還活著,便有卷土重來的機會。

那時候,她已經做好了被人族強者殺死的準備,只等著通過祭壇復活便是。

誰能想到,王之策不準備殺她,只想把她囚禁在伽藍寺里,甚至為此不惜與人族強者們翻臉。

這件事情真的有些嘲諷。

黑袍沒有感動,只是焦慮。

魔君感受到了她的情緒,于是想辦法幫助劉青殺了她。

名義上,他是想與她同生共死,其實不然。

雖然那時候魔君也不知道黑袍究竟想做什么。

只能說,魔君真的很愛她。

……

……

狂風呼嘯,積雪微動。

她的視線落在雪地上,看到了雪里那些殘留很少的金血。

那些都是魔帥的血。

魔帥是她最信任的同伴。

她現在使用的身體便是由魔帥親自挑選、親自放進這個墓坑里。

黑袍知道隨后魔帥遇到了什么事情。

對此,她深感抱歉。

直到最后,魔帥也不知道她欺騙了自己,她想連魔族也一起滅掉。

黑袍蹲下來,伸手在雪里蘸了些早已變色的金血,伸到鼻端嗅了嗅,然后吻了吻。

她站起身來,向雪坡上方走去。

在墓坑里她停留了很多天,直到確定人族軍隊的戒備已經放松,才敢出來。

這些天里,除了雪水她什么都沒有吃,還要忍受嚴寒的折磨,所以她現在非常虛弱。

最重要的是,她現在需要重新修行,需要數十天才能有些自保之力,至于恢復到全盛時期的水準,只怕還要數十年時間。

她慢慢走到雪坡頂部,望向遠方的雪原,有些輕微腐爛的唇角露出一抹笑容。

想著這些天自己承受的嚴寒、饑餓,她覺得自己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復仇者。

在雪原里,她準備了很多藏身之所,還有食物,只要能夠走到那里,便可以迎來暫時的安全。

等到她恢復實力才會重新回到雪老城,不,直接回到南方久違的故國。

她已經想好了到時候應該怎樣做,徹底擊敗魔族的人類,必然會再次陷入內部的爭斗,無論是南北之間,還是朝廷與離宮之間,人族與妖族之間,甚至那對師兄弟之間,都會產生新的矛盾。

這是歷史的必然,也是她將會利用的規律武器。

復仇還將繼續。

黑袍回首望向雪老城,生出淡淡的感慨意味。

故事一般都是這樣寫的,會擁有一個開放的結局,等待著很多年之后的新篇章出現。

但今天這個故事不一樣。

黑袍準備走下山坡,消失在茫茫雪原。

就在這個時候,一片雪地高高隆起,然后四散開來。

一個非常高大的魔族從雪地里站了起來,陰影落在了黑袍的臉上。

黑袍只看了一眼,便確定應該是龐大固埃家族的成員。

問題在于,怎么看這個魔族都已經死了,是一個尸體,只不過因為最近天寒地凍,才沒有腐爛,像是一具僵尸。

僵尸怎么可能從墓園地底站起來,然后向自己撲了過來?

黑袍看著越來越近的那具尸體,眼瞳縮小,心想這究竟是什么鬼?

如果是以前,黑袍只需要輕拂衣袖,甚至只需要看一眼,便能讓這具尸體變成粉末。

但現在她修為盡失,非常虛弱,根本沒有這個能力,想要避開都無法做到。

轟!那具高大的魔族尸體直接壓在了黑袍的身上,把她壓到了雪地上。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意,雪地里有一塊堅硬的石頭,剛好頂在她的頸部。

啪的一聲輕響。

黑袍的頸椎斷了,鮮血緩緩地流出,漸漸染紅雪地。

她睜大眼睛,看著灰暗的的天空,充滿了憤怒絕望,還有一抹惘然。

此時的她,就連快要落在眼睛里的雪花都無法吹走,更不要說推開那具沉重的魔族尸體。

她只能無助地等著死亡到來。

片刻后,那具沉重的魔族尸體自己翻移到了旁邊。

伴著嗤啦一聲響,那具尸體的胸腹部出現了一道裂口,一個人從里面慢慢地爬了出來。

那個人穿著件很單薄的衣服,身上到處都是血污與污跡,非常瘦削,臉色蒼白,散發著惡臭。

不知道是不是用完了最后的力氣,那個人沉重地喘息著,躺在雪地上一動不動,就在黑袍的身邊。

黑袍有些艱難地轉過頭去,看著他問道:“你是誰?”

那個人的聲音很小,很沙啞,因為已經好些天沒有喝過水了。

“我叫折袖。”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擇天記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1404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