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忽然想到的一些話 回到首頁

忽然想到的一些話
間客忽然想到的一些話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有讀者說我寫的裝逼,這是常事,反正也被說了這么多年了,我只是不明白他說我裝逼時的語氣……為什么比我還要更裝逼一些。我也不明白他說的有學校推薦是怎么回事兒,心想許樂裝逼應該在后面啊?然后看回帖明白了,古鐘號船長秘書推薦許樂進西林軍校,許樂沒有接受,所以讀者認為這個小屁孩兒裝逼裝大發了,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某人自我陶醉了……呃,難道許樂要保持與第四軍區合適距離的原因這么難懂?聳肩。

從來不動腦子,目標也是想向金庸之類的牛人學習,寫無數讓讀者不用動腦子卻很愛看的故事,但問題在于,看糊涂了還要指責我這個寫故事的人不動腦子,這事兒就荒唐了。更何況我從來不在乎意見的鋒利程度,因為我臉皮厚,您要笑呵呵地提意見,我屁顛屁顛地去加精,給你拍馬屁。我只在乎書評區提意見時的語氣,因為我有高血壓,無論誰對我寫的故事有什么看法,哪怕你手里握有絕對真理,卻非要用陰陽怪氣的口吻說出來,那……我只能認為你的性情有問題,把中指收回身后,回你一個看異物的眼神。

一直以來有人說,身為作者,不應該和書評區發表意見的id針鋒相對,要虛心,有錯無錯都笑著,迎著,營造良好的氛圍……我今天說的話,可能會讓很多人看著別扭,可是我一慣不喜歡這種虛心,我向來不喜被人冷嘲熱諷而還要笑臉迎人,憑什么人諷我而我不能諷人?我不曾先用刻薄的言語去刺傷任何人,所以一旦我覺得不爽,我自會回以刻薄。

在這個圈子假假混了多年,只不過這兩年才不說話,在那些老家伙們都忙著生孩子的時候,我大概也算是老資格?端著架子的評論不知看過多少,依然十分痛恨,我還是愛看小四紫淵那種忠厚誠懇派的。這大概便是人性的弱點,不喜歡被刺,大概我的屁股從來都是坐在另一邊。

要在書評區論戰,我沒這能耐,畢竟我沒時間,可惜了哉。要說吵架,那我是很擅長的……我只是一直對很多事情想不明白,無論是以前的各大論壇還是一直以來的書評區,很多id有話不會好好說,非要擠著嗓子尖尖地叫,非要冷嘲著,熱諷著,有看法不會用最簡單的字組合表達,卻非得讓文字里透著股不屑一顧的勁兒?我一直不懂,這種態度從何而來,為什么總有很多人習慣了用一種居高臨下的位置不屑一顧地向編故事的人施舍贊賞或貶斥?難道有些人真以為他就是天生的評論者,對一個寫故事的人發表看法,是一種站在制高點上的圣光下世?太祖啊,世界上哪里有這種職業,又有哪個在編故事的家伙,會屁顛屁顛地懇求這種垂憐?

忽然想到一個舊故事,不論是燒雞還是慶余年,書評區到最后便沒什么刻薄的話了,這是我自覺牛叉的事情,當然,朱雀記結束后,難聽的還是來了。我還記得兩條很酸的書評……說書評區一片歌功頌德,作者把不好看的書評都刪了,真惡心……刪你丫的,誰有那么多美國時間整這個。一條出現在爬爬,一條出現在慶余年,現在也忘了那個說酸話的id是誰,只是想了起來。那時候沒時間吵架,這時候對那廝豎個中指,吐他一臉,告訴你,小爺我寫的東西就是牛叉,你想像不到的牛叉,所以你不能想像我的書評區怎么就那么風光明媚……

越來越覺得我只是想告訴自己,我還是那個很記仇的有熱血的準中年胖子,記仇是一個很好的性格,更何況我是天蝎,我愛魯迅先生。

開新書,來異地,精力疲憊,只想安安穩穩編故事和大家伙兒一起娛樂下去,今日卻說了這么多廢話,只是想表明,我是一個極容易被書評擾亂情緒的人,今日將上強推,大約又有無數的箭來了。恕我不戰斗,我將用黑布蒙上眼,裝瞎子,一周之內不的朋友諒解。當然,領導還是會看的,加精的事情也交由她了,如果她能夠比這些天勤快一些的話,阿門。

不對,不可能僅僅因為一個書評便能激怒我浪費這么多字,因為這都是錢啊。可能是一直藏在心里的某些不喜?從零二年開始,一直到今天,都沒有找機會說過,因為……那些尖酸刻薄的評論者好像都是我的朋友,娘的……希望我沒有刻薄地評論過什么,不過……領導做過,呃,我不喜歡領導評論書時的語氣,很不喜歡,借此發泄。

我也不喜歡看我書的諸位書友用一種輕蔑的語氣去評論別人的書,嚴肅表明我的不喜歡,或許會讓你們覺得不高興,但我堅持,我是一個無能的中庸的人,但我堅持中庸無害的態度。

最后一句話:這些閑話,得罪了評論者,得罪了領導,得罪了書友,我還真是無聊到了極點,勇敢的蠢貨向大家要推薦票,這時候去睡覺,下午四點更新,書評區,暫別幾日了。

間客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3704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