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十七章星際穿越 回到首頁

第十七章星際穿越
大道朝天第十七章星際穿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楚州城還像幾百年前那樣繁華熱鬧,只不過就算世代居住在這里的人們也很少會想起這里曾經是一座都城——那個國度名為大楚,有一個非常奇怪的末代皇帝。m.xlnwow.com

相反,人們時常還會想起那位張大學士以及在野史里更出名的張老爺子。具體原因自然是因為張家依然是楚州城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哪怕在整個天下都極有影響力。

都說君子之澤,五世而斬。張老爺子不算君子,那就只能從他父親張大學士處算起,至今已經十幾代人,張家依然如此昌盛,不得不說是個異數。很多人都在傳聞張家有神靈保佑,甚至張家自己都有人說的頭頭是道,說曾經見過祖宗顯靈。

既然如此,張家的祠堂自然維護的特別好,只是幾百年前的那個香爐早就已經不知去了何處,那些煙自然也沒有了,曾經遍布府里的井也被封了很多。

那只火紅色的鯉魚也早就從井里搬到金盆、搬到水池,現在住一個大湖里。

那片大湖煙波浩渺,雨霧天時看不到對岸。

可以想見現在的張家究竟多大。

火鯉成年后,哪怕只是靈體依然法力無比,根本不需要被凡人看到。

每天清晨進食完朝露晨光,它便會游到岸邊,不停甩動尾巴,像是在表演給誰看。

一個老頭子站在岸邊,眼神有些惘然地看著它,有些渾渾噩噩的感覺。

晨光照在他的身上,竟是直接穿透了過去,沒能留下影子。

張家的丫環仆婦們端著水盆與用具在湖邊忙碌地來回,沒有一個人看他。

微風拂動,荷葉微顫,井九落在上面。

火鯉看著他驚呼說道:“真人,你怎么進來了?難道你也輸了,身體被搶走,只好用神魂躲進來?那個糟老頭子真的太厲害,您就在這兒呆著吧。”

張老太爺忽然清醒了些,罵道:“說誰糟老頭子呢?”

井九對火鯉說道:“你說的人死了。”

“死了?”火鯉怔了怔,說道:“那就好。”

它望向依然罵罵咧咧的張老太爺,眼里流露出復雜的情緒,說道:“這個家伙很多年前也死了,只不過自己卻不知道,每天都站在這里,像個傻子似的。”

張老太爺惱火說道:“笨魚,說誰呢?你才死了!”

他望向荷葉上的井九,有些郁悶說道:“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你,就是想不起來了。”

井九落在他的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并無實質的手與肩相遇,卻帶起了一道微風。

他用手指拈起那道微風,靜思片刻后去了皇宮。

與幾百年前相比,皇宮沒有什么變化。

只是沒有了皇帝,自然也不會再開朝會、處理國政,早成了一座無人問津的行宮。

井九回到了自己的宮殿,看著還殘著些刻痕的地板,沉思片刻。

他回首望去,點燃了一盞燈,雖然里面早已沒了油。

接下來,他去了趙國皇宮,在那棵栗子樹下,再次看到了那個皇帝的身影。

對方是真的有影子。

時隔數百年,趙國皇帝的鬼氣淡了很多,快要完成變成一個真人。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過來的,也不知道自己還算不算活著。”

趙國皇帝的臉色就像生前一樣蒼白,問道:“我的妻子呢?她死后還會回來嗎?”

井九說道:“我不知道。”

趙國皇帝沉默了會,又問道:“何……公公呢?”

井九說道:“他死了,也回不來了。”

說完這句話,他就離開了青天鑒。

青天鑒離開朝天大陸后,時間流速明顯又在改變。

當他睜開眼睛,回到現實的世界時,小島已經迎來了新的清晨。

“如何?”趙臘月盯著他的眼睛問道。

“靈魂可以單獨存在。”

井九說道:“但青天鑒是個相對封閉系統,內部存在總量不變。”

趙臘月說道:“這個宇宙雖然在不停擴張,但也是相對封閉系統。”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靈魂既然能在青天鑒里存在,在這里應該也可以。

井九說道:“你忘了暗物之海。”

這句話讓椰林都安靜了下來。

海浪輕輕拍打著沙灘,也不敢發出太多聲音。

機器人在晨光里走了過來。

“你得活著,當然不是為了拯救人類。”沈云埋從昨天的情緒里擺脫出來,恢復了平時的散漫腔調,“只是如果都死了,那太虧。”

井九認可他的看法,說道:“但這身體撐不住。”

機器人彎腰,控制室打開,露出沈云埋的臉。他盯著井九的眼睛說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你不是這樣的人,勇敢一點好不好?”

井九沉默了會兒,說道:“嬰兒好奇心最重,但也最怕黑。”

這時,童顏與雀娘從洞府里走了出來,帶著一張棋盤來到海邊。

棋盤上密布著黑白棋子,自然形成一幅圖畫,其間隱有至理。

“異大陸有種縛靈陣,我與雀娘研究了一下,有些啟發。”

童顏指著那些棋子說道:“我們可以布一座類似的陣法,借著殘存陣樞吸收能量,可以保證你的靈魂在十幾年時間里不用擔心消散。”

井九知道這座陣法應該有用,搖頭說道:“那我不如去青天鑒。”

童顏說道:“你知道不一樣。”

井九平靜說道:“我不想退。”

沈云埋大聲贊道:“漂亮!”

既然那個小孩在沙灘上踏出了人類的第一步,那就只能一直向前,不能倒退。

井九望向柳十歲說道:“有燈嗎?”

柳十歲掏弄了一會兒,摸出一盞古意盎然的青銅燈來。

一直注視著這邊動靜的前代仙人們有些騷動。

神打先師臉色難看說道:“本派的定神燈怎么也落在了你的手里?”

柳十歲不知該如何解釋,再一次望向趙臘月。

趙臘月說道:“蓬萊寶船王送我的,你有異議,待他飛升自己問去。”

井九慢慢抬起右手,用僅剩的三根手指打了個響指。

啪的一聲輕響。

那盞青銅燈上生出一點火苗。

這聲音并不響亮,卻驚醒了蜷成一團睡覺的阿大。

它忽然感覺身上有些溫暖,扭首望去,發現一個小孩蹲在自己身邊,正在撫摸自己。(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道朝天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45162/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