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492章 最終章47 回到首頁

第3492章 最終章47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第3492章 最終章47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但也知道調查的事是急不來的,看云初胸有成竹的樣子,他心里安穩了不少,告訴她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直接告訴他,還說要留兩個人下來保護云初,被云初拒絕了。

云初自認自己的身手,在水府還不需要保護,不過她的身手,玄清嶼并不知情,只有派人來抓她的玄清燁知道,啊,不對,還有季博朗和邵臨。

邵臨一開始并不了解她,知道不奇怪,但是玄清朗知道她會功夫后,卻一次都沒有問她,云初也當沒這回事,兩個人都心照不宣,大概是因為云初中了咒,所以其他的事就變得無足輕重了。

玄清嶼離開后,云初看時間還早,就特意去找了金氏。

這是云初過來后,第一次主動去金氏的小院,金氏被玄清嶼嚇到之后,回來沒怪玄清嶼,倒是把云初從頭到腳罵了一通,這會聽云初來找她,金氏以為云初是來跟她道歉的,黑沉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得意之色,讓人把云初叫進來。

云初進去后,看到水聽雨也在。

自從上次兩人正面交鋒后,水聽雨看云初就帶著敵意,雖然以前也沒什么好臉色,但不會出現忌憚之色。

云初沒管水聽雨,而是不動聲色的打量起了金氏的小院,看起來挺普通的小院,沒什么特別的地方,就是不知道,她的房間是什么樣的。

不過水擎宇也住在那個房間,金氏要是真的在房間里藏點什么東西,應該很容易被水擎宇發現吧,當然也不排除,這件事跟這兩個人都有關。

在水風輕心里,水擎宇是水府里唯一一個對她好的人,但云初不這么看,這個爹在水風輕的成長中扮演著一個慈父的角色,但又處處透著違和感。

水風輕想要的太少,得到的就更少,所以水擎宇不過是偶爾幾句關心的話就能填滿她空洞的心,讓她感受到一絲親情,但水擎宇真的關心這個女兒的話,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水風輕在府里的遭遇,就算水府的人再會演,水風輕那病殃殃的樣子總是騙不了人的,水擎宇但凡有心一點都能發現。

可他沒有,他什么都沒做,這就很令人懷疑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水擎宇真的頭腦簡單,什么都沒看出來,只當水風輕天生身體不好,也是有可能的。

現在沒有一點線索,云初也不敢斷定下咒之人是誰,只能一個一個排查。

金氏等了半天,也沒有等到云初的道歉,臉色又沉了下去,“你過來就沒什么想說的嗎?六皇子呢?”

云初眼皮都沒抬一下:“走了。”

“走了!”金氏的聲音頓時變得尖銳,她都還沒來得及把水聽雨介紹給六皇子,怎么人就走了,雖然剛才被六皇子嚇到了,但是回來沒多久,金氏就把那感覺給忘了,又開始打六皇子的主意,畢竟這皇子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她想讓女兒一步登天,好不容易機會來了,她哪能因為一點挫折就退步呢,“你怎么也不攔著他。”

云初聽這話覺得好笑,斜了一下嘴角,反問:“他是皇子,他想上哪就上哪,你告訴我,你應該怎么攔?”

金氏無言以對,的確,以玄清嶼的身份來講,還真沒人敢攔他,不過,她看六皇了和云初的關系不一般,看那皇子的態度,還挺在乎云初的,這丫頭都已經成了親了,竟然還能和皇子交好,手段了得啊。

金氏旁若無人的打量著云初,眼珠在眼眶里打轉,算計著什么。

水聽雨剛才就聽金氏提過六皇子來了,她還詫異了一下,然后就聽金氏說想把她介紹給六皇子,讓她牢牢的抓住六皇子的心,水聽雨心里其實是有點不樂意的,她喜歡的人是季博朗,雖說六皇子的身份尊貴,但比起身份而言,她還是更看中臉。

季博朗實在是太好看了,完全長在了她的審美點上,哪怕他娶妻了,她都不想放棄。

金氏剛想勸勸水聽雨,云初就來了,所有勸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口,這會兒金氏又提起六皇子,水聽雨心里也帶著和金氏一樣的猜疑。

“我看六皇子特意來府里看你,還挺重視你的,人大老遠來,你怎么也不說留人家吃個晚飯什么的?”金氏看不上云初,但想要見六皇子,還是只能靠云初。

云初本來還在打量金氏的院子,想著晚上趁他們都睡著了,來看看這個小院,結果金氏的話題繞來繞去都繞不開六皇子。

云初算是看出來了,金氏這是看上玄清嶼了,想讓他做女婿,不過看水聽雨那模樣,似乎沒那個心思,畢竟她心還放在季博朗的身上,不過,要說水聽雨真的有多愛季博朗,云初卻不這么認為,水聽雨之所以對六皇子沒上心,大概是因為還沒見到六皇子。

季博朗好看是好看,但玄清嶼也不差,兩人是不同的好看,要是水聽雨見到玄清嶼,肯定就不會這么淡定了。

云初腦中突然閃過一道靈光,想到了什么,或許,她不需要晚上冒險過來。

玄清嶼不是想幫她嗎,正好可以給他這個機會,省得玄清嶼胡思亂想,一沖動壞事。

就這樣,玄清嶼被云初拉進了計劃中,在他回宮哀聲嘆氣想法子時,季博朗進了宮,將云初要帶的話告訴了他。

玄清嶼沒想到云初這以快就需要他的幫助了,這把他高興壞了,但高興之后,玄清嶼看季博朗的眼神又有點不滿,“風輕中咒的事,你也知道吧,你是怎么知道的?”

季博朗聽到那聲‘風輕’,眼皮抖了抖,怎么四面八方都是情敵,他可是小妻子名正言順的夫君,這些人怎么一點都不知道避嫌,他還沒死吶。

要不是為了云初,他才不會來找玄清嶼。

季博朗心里氣的要死,面上卻是一片沉靜,“是她親口告訴我的。”

話音未落,那道盯著他的視線就帶上了明顯的怨氣,恨不得戳他幾個窟窿。

啊啊啊啊……玄清嶼要氣死了。

憑什么,憑什么,他是主動問云初,云初還不太愿意說,可季博朗都沒問,她就主動說了,這簡直就是區別對待,他不服,他不服!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4671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