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498章 最終章53 回到首頁

第3498章 最終章53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第3498章 最終章53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云初對于水月云的難產,只能說難過,這是誰也不想發生,但要說愧疚,那真是一點都沒有,就算她是水風輕本身,她也不會有什么愧疚的,更不可能因為其他兄弟姐妹沒了娘就愧對他們,他們沒了娘,難道水風輕不是一樣嗎?

他們起碼還享受到了娘的關愛,而水風輕呢,從出生到現在,除了他們惡毒的言語和欺負還有什么。

云初的表情很淡,看水流云的眼神特別輕,沒帶任何感情,眼眸中除了很深的沉郁,沒有一點亮光,盯得水流云的心也一點一點往下沉。

水流云突然心驚的想,水風輕是真的沒把她當姐姐看,不僅如此,她對整個水府都沒有感情,他們這些人對她而言,不過就是陌生人罷了。

秋月云的死,她以前一直都怪水風輕,可直到她生了孩子,她才明白,如果她真的因為生孩子時難產而亡,她也不會怪自己的孩子,反倒希望剩下的人能夠對孩子好一點,所以在那個時候她就想清楚了,只是這么多年習慣了,當恨一個人成了習慣,突然不恨了,那就好像在心里挖了一大塊肉,會疼得無法呼吸。

人都是自私的,一個是自己,一個是別人,當然會舍別人而救自己了。

水流云選擇繼續恨水風輕,即便她知道這樣對水風輕不公平,她也沒改。

如今看到云初的態度,水流云心里的那個缺口又開始疼了。

水流云沉默了一陣,就在云初想再刺激她開口時,她總算說話了:“娘死了這么多年,你現在才想起來問我,是因為娘的忌日要到了,所以才問的嗎?”

秋月云的忌日?

這事云初還真的不知道,反正每年的忌日都沒水風輕什么事。

云初沒說話,只是看著水流云,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說起來,我們每年都會忽略娘的忌日,因為每次想到娘的忌日,就會想到你。”

云初挑了挑眉,怎么著,難道說,秋月云的忌日和原主的生辰是一天?

要是這樣的話,那就能解釋他們為什么不想過這一天了。

可是下一秒,水流云就否定了云初這個猜想,“其實我一直挺羨慕的,你和娘的生辰是在同一天,總感覺,我們兄弟姐妹幾人,只有你和娘的關系是最近的,但其實認真想想,我們幾個,也就只有你沒有被娘陪伴過,我應該算是最幸運的吧,娘對我最好,比水嵐星還要好,可人總是不知足的,娘越是對我好,我就越想要更多,所以娘離開后,我真的很恨你,總覺得要是沒有你,娘就還在,不會離開,如果娘在天有靈,看到她辛苦生下的孩子被我們這樣對待,一定走的不安心吧。”

水流云的眼中帶著哀傷,望向遠處的天跡,目光悵然。

云初沒打擾她懷念秋月云,只是在想秋月云和原主的生辰竟然是一樣的,這倒是個新發現,雖然不知道這件事和云初中咒有什么關系,但云初總覺得有些聯系。

水流云好像陷入了懷念中出不來,也不再說話了,云初等了一會兒,沒等到她再開口,只好打斷了她的思緒:“那娘和爹的感情如何?”

水流云回過神,古怪的看了云初一眼,似是在問,你問這個做什么,云初認真的等著她的答案,水流云嘴角彎出了一個帶有諷刺的弧度,哂笑道:“外人都道,水府的水老爺是個重情重義的,對夫人很好,這么多年都不曾變過心,可若是感情真的有這么好的話,又怎么可能在娘過世后的半年就娶了金氏,當時所有人都說,他是為了我們才娶的金氏,為了讓金氏照顧我們,一開始我們也試著去相信,可金氏進門沒多久就生了水聽雨他們,別說照顧我們,她恨不得我們都從水府消失才開心,我曾經找爹告過金氏,爹嘴上說著會處理,可結果什么都沒變,反倒是金氏看我們越來越不順眼,所以爹是不是真的處理了,這不是一目了然么,從那天起,我就看出來了,爹的心里沒有我們,至于他和娘,以前我的確覺得爹對娘很好,娘的身體不好,總是生病,爹對她很照顧,可有一點我一直很奇怪,爹既然知道娘的身體不好,為什么還要讓娘一直生孩子,難道不應該控制一下嗎?或許我說這種話有些奇怪,但我真的是這么想的。”

水流云這話一點都不奇怪,哪怕是她和現在的相公成親多年,也只育有一子一女,并且他們也只打算育有一子一女,女子生多了孩子,對身體總是不好的,她相公都知道這個道理,水擎宇會不知道。

若是知道,在明知秋月云身體不好,還讓秋月云一直生孩子,這就很讓人琢磨不透了。

云初早有預感能從水流云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而水流云沒有讓她失望,給出的信息的確很有用。

原來不光是她懷疑水擎宇對秋月云的真心,水流云也懷疑,她說的沒錯,若是真的愛秋月云,那又怎么會讓她一次又一次的生孩子,而且還是在秋月云身體不好的情況下。

“那娘的身體一直都不太好嗎?還是說,是生過孩子才虧損的?”

這話聽起來有點埋怨水流云他們這些先生出來的孩子的意思,好像是生了他們,秋月云的身體才會虧損似的,但看云初一點埋怨的意思都沒有,只是很認真的在發問,水流云那里那點不悅才壓下去。

“我聽外公說,娘的身體以前不是這樣的,娘雖然是大家閨秀,但小時候活潑好動,所以身體一直不錯,沒怎么生過病,自從嫁給爹之后,身體才開始不好的,不過外公向來不太喜歡爹,所以這話有幾分真幾分假,我也不好判斷。”水流云把她聽到的告訴了云初,明明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但是她卻記得這么清楚,她也很詫異。

云初點了點頭,之后又問了水流云關于金氏的問題,水流云把知道的都告訴了云初,沒有一點隱瞞,云初看水流云的態度十分坦蕩,也沒有藏著掖著,基本上可以把她從懷疑的名單上劃去。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4671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