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3499章 最終章54 回到首頁

第3499章 最終章54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第3499章 最終章54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水風輕身上中了咒,若不是云初這次在路上病遲遲不好,引起了她的懷疑,還真不容易看出來,什么樣的咒,能讓人一點發覺都沒有,只呈現出體弱,這跟她曾經了解的咒術不太一樣。

通常的咒術,被下咒之人十有八九會承受痛苦,水風輕的這個咒,可以算是比較溫和了,感覺下咒之人,并不想讓別人知道水風輕中了咒,只想讓她悄無聲息的死去,這就值得玩味了。

對方到底是抱著什么樣的心態,下的這個咒。

告別了水流云,云初回到水府時已經是榜晚了,恰好碰到了送水聽雨回來的玄清嶼。

玄清嶼看到云初,趕緊把云初拉到了一個別人看不見的角落里,鬼鬼祟祟的左看右看,好像生怕被人看見。

云初被他這個偷偷摸摸的樣子弄得有點無語:“你這個樣子,會讓我誤以為你是來跟我偷情的。”

有必要這樣么。

云初的話過于直白,讓玄清嶼愣了愣,隨即臉色刷的一下紅了。

偷……偷情,她怎么能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種話。

玄清嶼的臉燒得厲害,連眼睛都不敢看云初了,只能低頭看地上的螞蟻:“我倒是想,那也要你愿意啊。”

他的聲音很小,以為云初沒有聽見,不過云初的聽力不錯,他的話一字不落的全都落進了云初的耳中,云初倒是沒覺得尷尬,只是看玄清嶼這副樣子,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讓她恨不得戳戳他的腦袋,問問他腦子里都在想什么。

“你今天和水聽雨出去,都問到什么了?”云初問道。

話題突然變了,剛才那點旖旎的氣氛瞬間沒了,玄清嶼深知這件事關乎云初的性命,也不敢耽誤,就將自己今天和水聽雨說的話,提取了重點,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云初。

接近水聽雨,主要是為了從好那里打聽金氏的事,水聽雨平時很受寵愛,金氏有什么事都會跟她說,至于金氏和水擎宇的事,水聽雨也從多年服侍金氏的婆子那里聽了很多。

玄清嶼問什么,她就答什么,恨不得把她知道的所有事都告訴玄清嶼。

從水聽雨的話中,金氏這個人倒是沒什么可疑的地方,貪慕虛弱,踩低捧高,又欺善怕惡,這么多年在水府,除了處處打壓水風輕外,其他幾個原配所出的孩子,她除了給點臉色外,倒是什么都不敢做,而且就算給臉色,也只敢在水擎宇不在的時候。

金氏似乎還挺怕水擎宇的,對水擎宇的話言聽計從,這大概是和金氏的出身有關,金氏的出身不太好,水擎宇和金氏的家世,就跟水風輕和季博朗的家世一樣,都不對等,算得上是女方高攀了。

金氏很怕水擎宇會休了她,所以對水擎宇的話唯命是從。

不過水擎宇當初在原配死了半年,就娶了金氏,水府的下人都認為水擎宇是因為喜歡金氏,才迫不及待的續弦的,金氏雖然個性不好,但年輕的時候倒是個美人,不然水擎宇有那么多選擇,怎么偏偏選了一個出身不怎么樣的金氏。

就連水聽雨都說,水擎宇很好,反倒是對金氏這個母親,頗有微詞,雖然她自以為隱藏的很好,但還是被玄清嶼看出來了。

云初對這對母女的了解不多,平時看兩人相處,基本上都是金氏處處為水聽雨著想,水聽雨應該沒理由會討厭這個母親。

云初將自己的猜疑問出了口,玄清嶼耐心的替她解惑:“她當時表現得有些隱諱,不過我還是猜出了一點,似乎是當初水老爺并不是真的想娶金氏,而是金氏用了什么法子,威脅了水老爺,以至于水老爺后來才不得不娶金氏,水聽雨似乎是去問過金氏,但金氏沒有告訴她,所以水聽雨一直都認為金氏欺負了水老爺。”

這個答案倒是出乎了云初的意料,金氏有水擎宇的把柄,什么把柄?

能讓水擎宇娶金氏,這個把柄估計不小,還能夠讓水擎宇忍了金氏這么多年沒有休她,那這個把柄就有點意思了。

“謝謝你,玄清嶼,幫了我這么大一個忙,我想,我應該很快就能找到答案了。”

玄清嶼面上一喜,“真的嗎?真的有幫到你嗎?”

“當然。”云初點頭。

玄清嶼神色激動:“那你可以和季博朗和離了嗎?”

云初:“……你這問題的跨度是不是有點大,這件事跟我和季博朗和離有什么關系?”

搞不懂這位的腦回路程。

玄清嶼努了努嘴,哼哼唧唧的說道:“怎么就沒關系了,我這么好,哪里比不上季博朗了,起碼我不會跟別的女人糾纏不清啊。”

云初:這一趴是過不去了是么。

云初無奈的扶了扶額,嘆氣道:“那也是不是他的錯,他并不知道會發生那樣的事。”

玄清嶼:“呵呵,你怎么知道他不知道,他告訴你的吧,他說什么你都信,你說你是不是傻。”

云初額角抽了抽:“說誰傻呢?”

玄清嶼不甘示弱:“說你啊,都這樣了還不和離,還不傻么,我有什么不好的,就不能看看我么。”

云初張了張嘴,正想反駁,一道咋呼的聲音從頭頂自上而下的傳來:“你誰啊你,她就算要和離,也是跟我回山寨,當我的夫人,什么時候輪到你了。”

得,又來一個!

玄清嶼抬頭,正好與坐在墻上的邵臨四目相對,兩人都沒見過對方,但只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敵意。

“你誰啊你?這里有你說話的分嗎?”

邵臨從墻上跳下來,擠入兩人中間,做出了母雞護犢的姿態,“我還想問你是誰啊,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

玄清嶼指著自己,不敢置信的問道:“你竟然不認識我?”

“你又不是天王老子,我憑什么要認識你。”邵臨不屑一故,想他也是堂堂一寨之主,跟面前這個小白臉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

邵臨并不知道,他自己的模樣在別人眼里,也是小白臉。

“本王是王爺,王爺知道是什么嗎?”

“王爺又怎么樣,我還是寨主呢。”

“寨主怎么可能與王爺相比。”

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4671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