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 再見(1) 回到首頁

番外 再見(1)
嫁冠天下番外 再見(1)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番外

“這幅畫有進步。”

方薇伸出被油彩染得五顏六色的手重重地拍在季嫣然肩膀上。

季嫣然笑笑并不以為意。

方薇道:“照這樣練習,說不定你很快就能恢復從前的水平,別看你離開了幾年,畫作的身價卻一直見漲,每天我都會接到有人要買花的電話。”

季嫣然搖搖頭:“我只是熟悉一下。”

熟悉一下從前的生活,除了拿起畫筆之外,也會去警局見程隊,借著從前專家的身份,旁聽幾個案子,不是為了要做回從前的季嫣然,而是借著這些事找回身邊的那些朋友。

當年她和林瑟雖然彼此調換了身份,但是她們身邊的人卻一直不離不棄,值得她們好好珍惜。

“聽我媽說,你想要去學中醫。”

“恩,”季嫣然道,“只是在幾位老先生身邊幫幫忙。”

方薇眼睛中露出羨慕的神情:“我什么時候能像你一樣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隨時。”季嫣然笑道。

兜了一大圈之后,最大的收獲就是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嫣然,”方老師人還沒有進門,聲音已經傳來,“今天到底有沒有去看醫生?

那個醫生可不一般,要不是王主任幫忙,他也不會答應要見我們。”

方老師如同旋風卷到季嫣然面前,眼睛中滿是期盼的神情:“到底去沒去啊。”

“沒有,”季嫣然道,“我覺得我很好不用去了。”

“每天心事重重別以為我看不出來,”方老師一臉睿智,“明日我請假陪著你一起過去。”

季嫣然提醒方老師:“平安的領養手續明日要辦吧?”

方老師僵在那里:“我讓孫老師盯著了。”

“您能放心嗎?”季嫣然全神貫注地整理好手中的畫筆,系上圍裙走進廚房。

方老師被問得啞口無言。

季嫣然探出頭:“您想吃什么鹵,茄子的怎么樣?”

“又是面條啊。”

“這次的比昨天的好吃。”

方老師有些后悔夸贊嫣然飯菜做的好,她本來是想誘導這丫頭喜歡上家庭生活,說不得她就能找個男朋友回來。

從前她用出這樣的套路,這丫頭全然不上套,這次有些不同,竟然真的興致勃勃地扎進廚房,操持了一天三頓飯菜,每天都會體貼地給她帶午飯去學校,開始幾天她還覺得頗為欣慰,時間久了……她就有些吃不消,這丫頭的廚藝著實不太好,比從前退步不少。

不過今天的面條做的不錯。

方老師吃了一大碗,又想起那位心理醫生:“真的很不錯。”

季嫣然道:“心理學雜志上沒有他的名字。”

方老師一怔:“你……從哪里看的?”

“圖書館,”季嫣然拿走了方老師手中的一杯水,“我準備了湯。”

方老師下意識地摸了摸肚子,雖然天天被嫣然管束,但是這兩天她落下的胃病真的好了許多。

“圖書館的雜志都是老黃歷了,我聽王主任說,他學心理學就是這兩三年的事,也就是才接診病患,真正厲害的醫生都不喜歡被那些雜志評頭論足,再說他的主業也不做這個。”

季嫣然翻動著手中的書:“結婚沒有?”

“沒有,”方老師順嘴就溜出來,立即地她發現失言立即改口,“我們是去找他看病,這些都不重要。”

季嫣然顯得很自然:“心理醫生除了看病時,私底下不愿意與病患聯系。”

“為什么?”

“因為治病時開誠布公,太了解也就沒意思了。”

“這倒是,”方老師揮揮手,“那就別見了。”

說完話她發現被這丫頭擺了一道:“我是讓你去看病,不是相親。”

“我知道,”季嫣然道,“相親要雙方都知情,那邊恐怕也被蒙在鼓里,以為只是介紹一個病患。”

方老師不禁嘟囔:“本來就是介紹病患。”

季嫣然笑笑,從現在開始終于不用討論心理醫生了:“其實我有喜歡的人。”

方老師就像被扎了一下,立即從椅子上彈起來:“你說的……是誰?”

“您不認識,”季嫣然道,“其實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方老師半晌才接受了季嫣然這話的意思:“你病了這么久他都不來看你,可見靠不住,”說完將手中的卡片遞過去,“我其實都幫你約了時間……唉……你自己看著辦吧!”

還是那位心理醫生。

季嫣然看過去,卡片上的字很漂亮,字如其人,能看出他是一定很有個性。

既然她不準備去,自然要早些告訴人家。

做完手頭上的事,抬眼看一下表,正是每天結束工作的時間,這時候打電話取消預約應該剛剛好。

季嫣然撥通了電話。

“喂。”

十分悅耳的男中音,低沉渾厚。

“你好,我是……”

“季嫣然。”

那人徑直叫出了她的名字,季嫣然不禁微微怔愣:“對。”

“要取消預約吧?”

再一次說出了她的心聲。

“不好意思,”季嫣然道,“給您添麻煩了。”

“沒關系,不是不自愿的,就算勉強來了也不會有任何效果。”

語氣那么的篤定,讓她不禁有些好奇:“您怎么知道是我。”

電話那邊的語調依舊十分輕松:“我治療過的病患,我都熟悉他們的聲音。你方才的語氣又帶著些許歉疚,而且你沒有叫我的名字,自然不可能是主動來咨詢的,我手中還有你的資料。”

他還真是個厲害的心理醫生,一句話就分析了個透徹。

季嫣然忽然很想見見這個人,讓他分析一下她的病因,看看除了穿越時空之外,還會不會有其他科學的解答。

她才想到這里,就聽到話筒那邊隱隱約約傳來另外一個男人的聲音:“好了沒有?能不能快點,我要受不了了。”

然后是奇怪的喘息聲。

本來很好的氛圍,忽然有些尷尬,沒想到這位心理醫生的生活如此豐富多彩。

“那就這樣,”季嫣然道,“讓您費心了。”

那邊也很干脆回答了一聲:“再見。”果斷的掛了電話。

再見兩個字,好像頗為意味深長似的,好像他們真的會再見面。

嫁冠天下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4718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