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六十二章 還有復盤 回到首頁

第一百六十二章 還有復盤
王者時刻第一百六十二章 還有復盤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青訓賽結束的夜晚,是第一次沒有游戲的夜晚。6隊的小群里靜悄悄,沒有人說話,回復了一下哥哥和祝佳音的消息,簡單地聊了幾句后,何遇也關上了手機。

這一晚,本該是結束了比賽,如釋重負的一夜,但是何遇睡得卻沒有那么踏實。幾次夢醒,發現一會是在kl的賽場,一會是校內的聯賽……哥哥、浪7的小伙伴、青訓賽的對手、職業戰隊的大神,各路人不按邏輯地出現在夢里,一會是隊友,一會是對手。直至清晨手機的鬧鈴將他喚醒。

何遇瞪著天花板,愣了有一會,才算是將夢里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清理干凈。

起床,洗漱。拖起行李,打開手機,看到小群里蘇格正在跟高歌、周沫道別。

跟上話別了兩句后,何遇出門,和蘇格一起奔赴機場。

來時尚算陌生的二人,興致勃勃地聊了一路王者榮耀新版本的變化。現在已是并肩作戰十多天的隊友,相互都已經變得熟悉,路途上的二人卻變得安靜起來。

直至飛機升上半空,手機不得不切換成飛行模式,實在沒什么可操作的,兩人四目相對,終于打破了安靜。

“早飯吃了嗎?”蘇格問。此時距離兩人出發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即將要進入午餐的時間段。

“沒有。”何遇搖了搖頭。

“看你情緒好像一般呀。”蘇格說。

何遇捶了捶頭“睡得不太好。”

“跟我其實不需要那么有負擔,實話說吧,你覺得我接下來有戲嗎?”蘇格說。

何遇愣。

似乎早猜到何遇會比較難以開口,蘇格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我覺得機會不大,就算勉強進到50人的選秀名單,選秀時我看也不會有戰隊挑選我。”

“也不一定吧。”何遇說。

“你知道的,我多少也認識一點點人,所以有問過他們看法。”蘇格說。

何遇腦海中浮現出周進的身影,那位的話,蘇格這樣問過去,大概不會有什么敷衍客套,直接就告訴蘇格他的真實看法了吧。

何遇不知道說什么好,可蘇格的模樣看起來卻一點也不低落。

“不過對我來說也沒什么遺憾了。”蘇格說。

“哦?”

“來過,試過,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如果真讓我通過了,我可得認真考慮一下,是不是要走職業這條路。現在這個結果,對我來說反倒是省心了。”蘇格說。

“至于你,肯定是不用擔心了,現在就看高歌和周沫了。”蘇格接著說。

“你有打聽什么嗎?”何遇略緊張,他雖也有自己的判斷,但最終給出結論的到底還是職業隊方面。

“沒有。”蘇格搖了搖頭,“他們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幫打聽一下。他們沒提,我也不想多事。”

“明白。”何遇點了點頭。

“你也是在為他們擔心吧?”蘇格說。像何遇這般成績,這般受關注完成青訓賽的選手,實在不該是眼下這看起來有些低落的模樣。

何遇點了點頭“主要是師姐。”

“擔心也解決不了什么,這次不行,就下一次唄,也只能如此了。”蘇格說。

“只能如此了。”何遇點了點頭。

“相比起于事無補的擔心,我覺得你現在更應該多想想自己。”蘇格說。

“我自己?”何遇說。

“確定就要走上這條路了嗎?有什么自己更想去的戰隊嗎?選秀大會挑中你的是你不想去的隊伍怎么辦?這些問題不值得想想嗎?”蘇格說。

“這些啊。”何遇笑了笑,“在決定報名時這些就已經想透了。這時候又開始猶豫徘徊,那我都要嚴重看不起我自己了。”

“那就好。”蘇格也笑了,“祝你好運。”

二人隨后的閑聊輕松了許多,何遇發現蘇格對于自己無法通過青訓賽是真的并不怎么在意,他更多的都是釋然和解脫。對未來,他沒有莫羨那樣堅定的想法,他還在猶豫徘徊中,不想這么快就鎖定未來。

至于何遇,也被蘇格點醒了些許。自己可是正走在成就自己夢想的大道上,可得多打起一些精神來。

“我回來了!”推開家門進入的一刻,何遇昂首挺胸,古人所謂的衣錦還鄉,何遇估摸著應該就是自己現在這狀態。

“換鞋了嗎?”迎面而來的,是何媽嚴厲監督的目光。

何遇慌忙換上拖鞋,何媽滿意點頭“馬上開飯。”

另一邊過來的何良,接過他手里行李,嘉獎般地拍了拍他肩膀,臉上流露出的全是欣慰。

同樣湊上來的何爸,神情看起來就不是那么如意了,虎著個臉“聽說打得不錯?”

“一場都沒輸。”何遇說。

“莫名其妙,都不知道從哪遺傳來的基因。”何爸憤憤不平地轉過身朝餐桌走去。

何遇無奈,何良也無奈。

“洗手吃飯!”何媽的聲音傳來,父子三人領命,排隊洗手。

“既然都這樣了,繼續加油吧。”洗好手去往餐桌的何爸,冷不丁突然來了一句。

“那必須的呀!”何遇聽了精神一振,緊隨其后。

“休學的事是你們那邊負責嗎?”何爸忽然又問向在東江大學學生處工作的何良。

“主要還是教務處。”何良說。

“他這個情況好操作嗎?”何爸問。

“呃……一般來說病休的比較多。他這個吧……勉勉強強,似乎可能應該能沾一點點創業休學的邊?我來詳細了解一下吧。”何良說道。

這個事,在何遇去參加青訓賽后何爸就有提到過。不過那時可能還抱著何遇無法通過青訓賽的期待,并沒有很急切。但是現在,終于到了無法回避的時候了。

何遇在一旁聽著,這似乎是對他的安排,可咱也不敢問吶,一副任憑發落的模樣。

直至飯后,兄弟兩個回到自己房間,何遇才問起這休學的安排。

“這對你來說不算什么負擔,但可以讓爸媽心里踏實很多。”何良說道。

“明白了。”何遇點頭。

再然后……

“恭喜你!”何良鄭重地對何遇說道。

何遇傻笑。

“不過這也才剛剛開始。”何良說。

“是。”何遇點頭。

“你的比賽我全部都看了,要聽聽我的看法嗎?”何良說。

“好啊。”何遇說。

原以為只是隨意的閑聊,卻不想何良一邊點頭,一邊就打開了筆記本電腦。

“我們就從第一場比賽開始復盤。”何良說。

“啊,這么認真的嗎?”何遇說。

“不然呢?”何良反問他。

何遇點了點頭,拉著座椅,坐到了何良身邊。

這是青訓賽結束后的第一天下午。沒有比賽,卻還是有復盤。

王者時刻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4756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