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 以德報怨 回到首頁

第一章 以德報怨
無上煉體第一章 以德報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天還未破曉,晚秋凌晨的寒氣正濃郁,四下還是漆黑一片。

羅家的地窖之中一盞油燈已悄然點亮,少年羅征將油燈的光芒遮住大半,端坐在桌前,悄悄的抽出一本破舊的線裝書。

羅征今年剛滿十七,身材削瘦,模樣談不上英俊,可是身上有一種柔和的氣質,特別是一雙眼睛十分有神,即便在昏暗如螢火的油燈之下,雙目亦熠熠生輝。

“這本《天論問憲》我花了一個月時間才看完,其中道理講的都好,可唯獨‘以德報怨’這四個字,我萬萬不能茍同!”羅征輕聲低語,看著豆丁大的燈焰,臉上透出哀傷的神色“若不是父親宅心仁厚,信了這四個字,我長房一脈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父親更加不會死去……”

思索良久,地窖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開鎖的聲音,羅征頓時將眼中的哀傷神色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堅毅,同時敏捷的把油燈吹滅,再將破舊的棉被蒙在了自己身上。

地窖的鎖被打開,幾個腳步聲由遠及近,為首的一人走上前來,一腳踩踏在羅征的床上,尖著嗓子喊道“還在睡?給老子起來,還他媽以為自己是羅家的大少爺?”

這人是羅家的一位管事,長的尖嘴猴腮,額頭上還生了一個瘤子,一眼看上去讓人心生厭惡。

羅征將被子掀開,故意揉了揉眼睛,從床上爬起來,一言不發的穿戴好鞋襪衣物,這些衣物雖然破舊,可是羅征還是穿的一絲不茍,整整齊齊。

管事翻了翻白眼,嘴里蹦出一句“德性”,隨后招了招手,身后的幾位下人便朝羅征圍上去,給羅征穿戴上厚厚的皮甲以及手銬腳鐐。

忙活完這一套后,羅征就在下人的帶領下,走出了地窖,朝著羅家的演武堂走去。

羅家是崇明郡的大族,族中擁有萬畝良田,百座礦山,在崇明郡中赫赫有名。

不過整個東域共有上千個郡城,其中豪門望族無數,羅家在整個東域還排不上號。

羅征被下人押著,爬出陰森森的地窖,穿過無數亭臺樓閣,橋廊榭舫,才來到演武堂門口。

演武堂地勢開闊,乃是羅家子弟修煉之地,門口用漢白玉砌了龍鳳獅子,地面是一米見方的森黑玄武石鋪陳,站在堂口就能感受到聲勢赫。

演武堂的中間,幾十名身穿灰袍的羅家子弟在羅家教頭的帶領下,正刻苦練拳。

拳風陣陣,呼喝連連。

這些羅家子弟都是十多歲的年紀,為了在羅家爭取一定的地位,每日勤學不綴,苦修煉體。

深秋寒風凌冽刺骨,他們身上卻沁出一身汗水,更有甚者頭上熱氣蒸騰,白霧繚繞……

而在演武堂的一側,已有十幾位同羅征一樣帶著手鐐腳鐐,身穿皮甲的男人。這些男人一個個氣息衰敗,鼻青臉腫,身上明處暗處都帶著傷。

羅征被押入演武堂中,便與那些男人站在了一起。

這些氣息衰敗的男人,多數都是羅家從當地監獄買來的死囚,買回來就成了羅家的家奴,而這些家奴的作用,便是給羅家子弟當做肉靶子,讓羅家子弟任意毆打,訓練,測試自己的實力。這些肉靶子,每年被打死,打殘的不知有多少。

羅征并不是買回來的死囚,他曾經是羅家的長房一脈的長子,響當當的少家主,在羅家之中地位高貴,家族平輩碰到自己都要十分恭敬的向他行禮,就算是家族的長輩對他也是客客氣氣。

只是兩年前,崇陽郡中發生了一件大事,羅征的父親,也就是羅家家主被自家兄弟下毒暗算,忽然暴斃。

隨即長房一脈,被羅家其余三房栽贓陷害,安插了叛族的罪名,兄弟鬩墻之下,長房一脈徹底衰敗。

而羅征作為昔日的少家主,也被扣上叛族的罪名,淪為羅家家奴,成了羅家的一名肉靶子,任羅家子弟毆打練功,永世不得翻身。

這種被人隨意毆打的生活,已經過了兩年,兩年之中羅征已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腳,受了多少侮辱。

“今天練拳到此為止,諸位羅家子弟各自挑選自己的肉靶子!擊打人體,能夠讓你們充分領悟實戰中的技巧,熟悉人體的弱點,骨骼的分布!”

羅家教頭下令后,那些羅家子弟各自尋找自己的肉靶子,很快演武堂里就響起一陣陣哀鳴求饒之聲,這些羅家子弟絲毫把這些家奴當做人看,拳拳到肉,毫不手軟。

其中不少人,找上羅征,打的會更加帶勁,更加用力,因為蹂躪這位昔日的少家主,更加有成就感!

面對羅家子弟的拳頭,羅征護住周身要害部位,面無表情,沉著冷靜的應對,這些……他已經習慣了。

沒過多久,演武堂門口忽然走進幾人,為首的一位少年身穿錦衣,滿面春風。

“少家主來了!”

“少家主,您終于出關了,看您精神爽利,想必修為大有精進!”

“少家主天資聰穎,乃是我們羅家的天才,肯定已經進入煉骨境!”

在場的羅家子弟停止毆打,紛紛與那位錦衣少年搭話,溜須拍馬之色洋溢于表。

羅征的目光落在錦衣少年身上,一抹不易察覺的怒火悄然升起。那位錦衣少年,羅家子弟口中的“少家主”,名叫羅沛然,曾經的二房長子,與羅征的年歲相當。

羅征被貶為家奴后,羅沛然就代替了羅征,成為羅家的少家主。

前段時間,聽說羅沛然閉關修煉,好一陣子沒(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無上煉體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58320/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