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580章 單細胞的浪漫 回到首頁

第1580章 單細胞的浪漫
佔有姜西第1580章 單細胞的浪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賺你的錢有什么意思,你的錢本來就是我的。”

程雙看著冼天佐,眉頭擰著,像是聽到什么不可理喻的話一樣。

冼天佐先是一噎,緊接著道:“我給你你都不要。”

程雙說:“你給我錢就像左兜倒右兜,有意思嗎?”

說罷,她又故意挑事:“哦,我明白了,合著你壓根兒沒覺得你的錢就是我的錢。”

冼天佐也習慣了程雙的倒打一耙,面色鎮定的開口:“我什么都能給你,你不要。”

程雙看出冼天佐很認真,甚至有些受傷,舌底泛酸,她口吻軟下來:“跟你鬧著玩兒的,我能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就是因為你的錢太好拿了,一點兒挑戰都沒有,所以我才去賺外面的錢,把別人的錢放在自己兜里,這才叫賺。”

冼天佐本不想說話,又怕程雙覺得他無理取鬧,沉默半晌,低聲說:“我不想你這么累。”

程雙二話沒說,傾身過去抱住他,把臉埋在冼天佐后脖頸,聞著熟悉的味道,閉眼說:“你就說一句心疼就好了,還跟我發脾氣。”

冼天佐抱著她,低聲說:“我沒發脾氣。”

程雙:“你冷暴力我。”

冼天佐:“……”

說話是暴力,不說話是冷暴力,簡直兩頭不是人。

“歐巴~”

“嗯?”

“你還在吃周川的醋嗎?”

“……”

冼天佐不是故意不回答,是程雙的問題都很難回答,他思忖良久,“平時眼不見心不煩,今天過節。”

程雙在冼天佐后脖頸蹭了蹭,親昵到就是親吻,軟聲說:“平時看你挺大度的,心眼兒還挺多,還覺得周川在給我送禮,怎么想的。”

冼天佐回了兩個字:“直覺。”

程雙:“你做事兒不是向來看證據的嗎?”

冼天佐道:“你很高興。”

程雙挑眉:“我高興還不行了?高興也是因為馬上要賺錢,你這就是欲加之罪。”

冼天佐沉聲說:“我不喜歡他讓你高興。”

其實他想說的是哄,但這個字太刺耳,別說程雙愛不愛聽,他怕說完會更看周川不順眼。

程雙知道冼天佐心里想什么,在他脖頸處‘吧唧’親出聲,坦蕩蕩的說:“錢是會讓我高興,但我也不是什么錢都賺,更不會隨便哪個給我錢的人,我都喜歡,跟錢比起來,很顯然,我更愛你嘛。”

她聲音嬌嗔軟糯,冼天佐頓時連心帶身都軟了,兩人在車內接吻,程雙故意咬他,懲罰他的小心機,又愛他時不時爆發的小心眼兒,兩人中間隔著中控,興起時,程雙準備起身跨到駕駛席,冼天佐睜開眼,抓著程雙的手臂,低低的說了聲:“回家…”

程雙半起身,蠱惑又挑釁的問:“在這兒害怕?”

冼天佐紅著耳根,干著嗓子回道:“不安全。”

不是不想,只是條件不允許,兩人也不是沒在車里做過,但那是在無人的海邊,深夜的山頂,或者全封閉的私人車庫,這里顯然不行。

程雙也不是為所欲為的人,故意逗他,“那你找個沒人的地方。”

冼天佐還是那句話:“回家……”說完頓了兩秒,又補了半句:“更近。”

程雙忍著笑,把人逗得面紅耳赤,心滿意足的推開車門下去,冼天佐說的沒錯,家更近,讓他臨時開車找地方,他已經沒有找的心情,剛打開家門,四條大狗整齊排一的列隊歡迎,三條德牧一條金毛,程雙一一打招呼。

她鼻子靈,剛在玄關站了幾秒,馬上聞味往里走,客廳中間擺著巨大的圣誕樹,樹下好多禮盒,餐廳桌上預備好了火鍋,滿桌子都是她愛吃的東西。

程雙不知道冼天佐偷偷在家里準備了這些,一想到他在飯店外面干等了兩個小時,這會兒才后知后覺,更加心疼。

轉身小跑到冼天佐面前,程雙抬手摟住他脖頸,噘著嘴說:“對不起歐巴~我錯了…”

冼天佐淡淡:“沒事。”

程雙不依不饒:“你原諒我。”

冼天佐:“我沒生氣。”

程雙:“騙人。”

冼天佐:“……一點點,不是沖你。”

程雙:“那我要怎么做,你才能開心?要很開心很開心那種。”

冼天佐微頓,隨即說:“晚上吃飽了嗎?要不要吃火鍋?”

程雙踮腳,揚著下巴吻上他的唇,冼天佐沒拒絕,程雙廝磨著他的唇舌,敏銳的感應著他的變化,突然往上一跳,冼天佐輕車熟路的拖住她,兩人動作一氣呵成,像是做過無數遍。

臥室沒開燈,后背陷入柔軟的被子,程雙踢掉腳上拖鞋,一邊扒著冼天佐的衣服,一邊說:“要不是樓下那么多電燈泡,我直

接在客廳就給你辦了。”

她平時就愛打嘴炮,關起門來更是生冷不忌,什么能讓冼天佐臉紅,她就專愛說什么,反觀冼天佐,平時就話少,關上燈更是身體力行的遵守一條鐵律,能干的事,少用嘴說。

“啊…!”

短促而節制的呼喊,出自程嘴炮的口,她沒想到冼天佐會毫無征兆的進來。

冼天佐是打地下車庫時就醞釀好了,黑暗中看不見人,也看不見動作,唯能從程雙的反應中猜出他干了些什么,程雙愣是被他用最快的時間,從冷卻加速到沖|刺,她覺得這個男人今晚不對勁兒,盡管嘴上說著無所謂,可行為上分明就是在討要。

程雙看破不說破,怎么說呢,有

些事兒能用肢體語言解釋,就別用嘴解釋,免得越抹越黑,男人嘛,哄他開心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尤其是冼天佐。

暗中,程雙咬著冼天佐的耳朵,對他說:“我可以沒有錢,但我不能沒有你。”

回應她的只有重重的呼吸聲,程雙差點命喪于床,又累又餓,饑困交迫,好在火鍋都是現成的,程雙和冼天佐穿著睡衣面對面坐著,冼天佐給她夾菜,程雙一口氣吃到六分飽,抬眼看向冼天佐:“還生氣嗎?”

冼天佐盯著鍋里的毛肚,燙好夾給程雙:“我一直沒生你氣。”

程雙單刀直入:“要去找周川麻煩?”

冼天佐沒說話,程雙說:“別這么沖動,你要是把他弄出個好歹來,我還得賠他醫藥費,留著他,等我們生孩子的時候,狠宰他一筆,讓他知道得罪姐夫的下場。”

聞言,冼天佐抬眸,一眨不眨的看著程雙。

程雙意味深長的回視他一眼:“裝什么裝,真以為一頓火鍋就能蒙混過關了?”

冼天佐心虛,他們剛剛沒做保護措施,他以為程雙忘記了,也沒敢提醒,怕她病急亂吃藥,沒想到……

程雙吃著毛肚,淡定的說:“錢是賺不完的,我們也著手準備要個孩子吧,不能讓姜西他們落得太遠,不然以后想做個親家都不方便,我還跟浴池打賭了,要是雙胞胎,禮金翻四倍,你家有沒有三胞胎基因……”

程雙自顧說,再抬頭時,發現冼天佐用那樣的目光看著她,類似……感恩。

程雙一臉警惕,果然,冼天佐說:“謝謝……這個禮物我很喜歡。”

程雙蹙眉,幾秒后道:“神經病啊,你要不說我都不記得今天是圣誕節,怎么看誰都像送禮的?”

(本章完)

佔有姜西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6023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