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1588章 人都相信眼見為實 回到首頁

第1588章 人都相信眼見為實
佔有姜西第1588章 人都相信眼見為實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他們本來就不是一路人。喉嚨驟然酸到發疼,丁叮像是一瞬間想通了什么,而更令她傷心的是,其實她早知道,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回避,一次又一次的替自己,替榮一京,替他們這段看著就不像長久的戀愛,找天長地久的可能性。她跟榮一京之間的距離,不是一個在深城,一個在香港,也不是一個在學校大禮堂,一個在電影首映禮,而是他們本就不該出現在同一個舞臺上,如果有,那才叫偶然。身后的洗手間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丁叮轉頭,來者是劉雨婷和周琪,兩人都喝得臉紅眼迷,三人碰頭,劉雨婷問:“出什么事兒了?”丁叮攥著手機,想說沒事,可嘴唇怎么都張不開,一股激烈的酸澀不知打哪兒直涌喉嚨,她只覺得口里泛酸,什么都沒說,眼眶已經紅了。周琪伸手拉著丁叮的手臂,緊張的問:“怎么了老丁?”丁叮緊咬牙關,用力逼退哽得心口痛的情緒,但這畢竟需要時間,面前劉雨婷見狀,沉聲道:“你男朋友的事兒。”幾乎是肯定口吻。丁叮下意識搖頭。劉雨婷微微蹙眉:“你跟我倆還有什么好瞞的,我們不想知道你男朋友是誰,只想知道他做了什么事兒,你受了什么委屈。”話音落下,丁叮眼前瞬間模糊,她一聲不吭強忍的模樣,讓周琪心疼,周琪上前一步抱住丁叮,一邊順背一邊道:“沒事沒事,有什么事你跟我們說,別一個人憋著。”滾燙的眼淚從眼眶掉出,丁叮捏著手機,木頭人一般,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劉雨婷氣急:“我說你這兩天怎么莫名反常呢,你心里有什么事兒從來不跟我們說,什么事兒都一個人憋在心里,那你要姐妹兒干嘛,你一個人還不用替我們操心那么多爛攤子,合著我們在你身邊的價值就是給你找麻煩的嗎?”周琪沒有丁叮那么溫吞,也沒有劉雨婷那么暴躁,夾在中間好聲好氣的勸道:“老丁,我們沒那么八卦,你不想說的事我們也不想知道,我們就是怕你吃虧…”吃虧二字一出,麻木的丁叮突然搖了下頭,隔了幾秒后道:“我沒吃虧。”劉雨婷拉著臉:“要是你這種人都覺得吃虧上當的話,那對方就是個垃圾!”丁叮開口,斬釘截鐵:“他不是。”劉雨婷蹙眉:“那你哭什么?”丁叮無言以對。周琪說:“如果他對你好,怎么會讓你躲在洗手間里偷偷哭?”劉雨婷道:“我也不管你愛不愛聽,今天索性把心里話說出來,我不知道你男朋友到底什么來頭,是隱形富豪還是超級英雄,你們在一起這么久了,你連他姓什么都不敢提,不是說朋友之間一定要交換點兒什么秘密才算朋友,我是看不慣外面那么多人說你撒謊,說你妄想癥,胡編亂造出一個男朋友,還故作神秘,讓人覺得你逼格多高一樣。”“我跟老周都知道你沒撒謊,你知道為什么嗎?因為你回他消息時的表情,跟正常時候完全不一樣;你躲出去接他電話,再回來的時候能開心一整天;你倆要是有什么矛盾,你以為你裝的很好,其實在我們眼里全都一清二楚,吃不下睡不著,別人說吵架失戀像是大病一場,你是回|回真的大病一場,我就不明白了,你男朋友三頭六臂還是本領神通,能遠程遙控就把你吃得死死的。”周琪覺得說得太過,從中調和:“老劉不是這個意思…”劉雨婷打斷:“你不用替我解釋,我就是這個意思,可能我很片面,沒看到你怎么管你男朋友,在我看來,你就是你男朋友手里的風箏,用不著直接接觸,給根線就行。”丁叮眼里聚滿淚水,終是裝不下,啪嗒啪嗒往下掉,但她真的不是被劉雨婷戳傷,只是從外人的眼里再重新看了一遍自己,原來,她真的這么窩囊。靜謐的洗手間里,手機鈴聲響起,劉雨婷掏出手機,周琪看到屏幕上顯示‘韓信陽’來電的字樣。遲疑片刻,劉雨婷接通:“喂?”韓信陽問:“丁叮沒事吧?”劉雨婷道:“她沒事兒,老周喝多了。”周琪是喝了挺多,但這會兒腦子出奇的清醒,心照不宣的發出一聲:“嘔……”韓信陽那邊停頓片刻,繼而道:“我讓李明科過去。”劉雨婷道:“他來有什么用,他又不能進女廁所。”韓信陽說:“今天就喝到這了,等你們回來一起回學校。”劉雨婷應承幾句掛斷,丁叮自顧走到盥洗池前,打開水龍頭,把臉低下去時,心跳加快,血氣翻涌,冷水打在臉上都沒清醒。等她洗完臉抬起頭,劉雨婷從旁道:“今晚不回寢室了,在外面開個房,你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省得回去還要躲著黃萌。”周琪點頭:“等下出去就說大家都吐了。”不然沒辦法解釋丁叮眼眶突然發紅的原因。她們替她想好了所有,丁叮能從酒精麻痹的神經里,清晰的感受到來自友情的溫暖,她不是一個人,即便榮一京沒回來,她也不是孤單的一個人。三人一起回包間,一切按部就班,李明科關心周琪,有人問丁叮,回應都在意料之中,唯一跟預期有出入的,竟然是學校周圍的酒店全都爆滿,無論是四星級還是家庭作坊,問一個滿一個。一群男生原本只想把女生們送進酒店就回學校,結果越問越遠,后來顧毅說:“今晚平安夜,學校附近肯定沒有空房。”韓信陽道:“那就去市里吧,我請你們開|房。”好幾個人都樂出聲,嘲笑好好一節日,一群男女出去開|房,卻只有一對是情侶,而更悲哀的是,唯一的一對情侶,還不打算住在一個房里。一幫人叫了兩輛車,丁叮,劉雨婷,韓信陽和顧毅一輛,劉雨婷暈車了,險些吐在車上,還剩幾百米路,準備腿兒著去,讓其他人先走,原本韓信陽要留下照顧她,但顧毅為了避嫌,沒跟丁叮單獨在一起,叫韓信陽跟丁叮先去酒店把房間訂下來,兩人坐一輛車到酒店,又一起下來往里走。市中心酒店一家挨著一家,韓信陽訂的是一家四星,周圍都是飯店和娛樂區,兩人一起上臺階,丁叮一剎那的心不在焉,腳尖就踢在臺階沿上,身體瞬間前傾,韓信陽眼疾手快,一把伸手抓住。尚禹帶女朋友來附近吃宵夜,人還沒下車,眼睛就落在幾米外的臺階上,副駕女人順勢而望,“看什么呢?”尚禹心說,這不丁叮嘛,看見丁叮無所謂,關鍵她身邊的男人,不是榮一京啊,不是榮一京也沒什么,但這他媽不是要進酒店了嗎,別告訴他,他們是進去斗地主,斗地主還得仨人呢。

佔有姜西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60234/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