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章、清風出袖! 回到首頁

第一章、清風出袖!
獵贗第一章、清風出袖!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此次主題為大國重器的唐宋瓷器展是尚美博物館今年秋季舉辦最重要的一次特展,不僅僅有綠釉黃藍彩貼蟾蜍紋三足爐、磁州窯白地黑花奉敕斬妖魔文字紋枕等珍貴古董,而且還特意從東京上野博物館借來了遠走它國多年的南宋官窯童子戲水瓶前來與中國觀眾見面。”

“據知情人士爆料,這件世所罕見的名器在到達尚美博物館之后瓶身出現裂紋,損壞相當嚴重,能否修繕完好參與展覽便成了未知之數。”

咔啪!

電視畫面黑屏,女主持人那張強行壓抑笑意的俏臉便在眾人的眼簾消失。

“我們明明已經封鎖了消息,到底是誰透漏出去的?誰是那個知情人士?我這就安排人手調查。”尚美博物館安保部部長陳濤暴跳如雷,推開椅子就要站起來揪人。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墻,當時接收古董的時候那么多工作人員在場,有人多嘴說了出去也是正常。這件事情東京那邊已經知道了吧?我們得好好和人解釋。”副館長劉凱德捋了捋原本就不茂密的頭發,問道:“為什么裂了?現在能有個結論?總要有人站出來對這件事情負責。”

劉凱德不僅僅是尚博副館長,還是尚美集團的創始股東之一,他說要找人出來承擔責任,這句話還是很有份量的。

“物品先空運,再陸運,而且經過了重重海關的檢查……可能是路途中間出現了劇烈顛簸,雖然我們的運輸人員嚴格按照國寶級古董的接收安置方案進行保護,但是沒想到仍然出現了這樣嚴重的問題。”負責此次接收運輸工作的童顏細眉輕擰,眸子里面滿滿的都是憂慮。

那可是被稱為瓷中貴族的南宋童子戲水瓶啊,還是從東京上野博物館借來參展的。倘若那邊當真索賠,就是把她煎了炸油也賠不起一個零頭。

要命的是,東京那邊一定會較真,一定會要求尚博這邊賠償。

更要命的是,這件瓷器是無價之寶。賠錢都不知道賠多少。

童顏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自己算是業內老人了,接手的重器也有好幾件,還是頭一回遭遇到這樣的事情。

“我當時就說吧,這次展覽我們尚美集團自己出展品就好了,沒必要再跑去找別的館借藏品……你看看,都借到rb去了,現在出事了吧?”另外一名股東態度不善,語氣刻薄的說道。

“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年輕人啊,一心想搞個大事件。大事件沒搞成,現在倒是搞出來一個大新聞。”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大家還是說說解決辦法吧。”劉凱德用手指骨敲了敲桌面,示意大家安靜下來。“林初一呢?她是這次特展的負責人,童子戲水瓶也是她出面從東京上野博物館借來的。現在出了事故,她總要-----”

哐!

會議室大門被人重力推開。

白衣黑裙走路帶風的林初一大步闖了進來,聲音又急又快,如子彈梭梭:“第一,事件已被公眾知曉,隱瞞不利,我已經通知公關部發出信息,就童子戲水瓶損壞事件做出確認說明。”

“第二,我已經和東京那邊的山田館長進行過溝通,說服他們給我半個月的時間進行修復,并且向他們保證等到大展結束將童子戲水瓶完璧歸還,如若不能完美修繕,我們尚美將按照市價進行賠償或者賠償等同價值的古董。公司對童子戲水瓶投入過巨額保險,這筆錢甚至都不用由我們尚美來承擔。”

“第三,我們現在需要尋找一位修復大師,能夠幫助我們在半個月時間內將童子戲水瓶修好,保證它能夠順利參展以及如期歸還……誰還有什么需要補充?”

一剎那間,整個會議室鴉雀無聲。

不知道是被林初一氣勢所壓迫,還是被她面面俱到的處理方式所震懾到。

大家還在這邊埋怨譴責準備找人出來承擔責任呢,她就已經在事件發生之后的半個小時之內和東京那邊進行過溝通,并且說服他們接受自己這邊的善后方案?

“那個-----上野館的山田館長當真同意我們這邊進行修復?”劉德凱捋頭發的動作更急,一臉不可思議的模樣。這裂開的可是童子戲水瓶啊,被東京那邊視為珍寶,怎么就那么容易被這小丫頭給說服了?

“怎么?劉副館長有更好的解決方案?還是對我說的話表示懷疑?”林初一那雙漂亮的眸子轉移到劉德凱身上,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那倒沒有。事情發生的太急,也沒有給大家太多反應商討的時間。”劉德凱被那種嘲弄的眼神給盯梢著,心里頗有些不舒服。

雖然自己是林初一的長輩,但是這個小丫頭從小就特立獨行,還真是不把他們這些老人給放在眼里。

“就算東京那邊答應由我們尚美來進行修復,那也得我們能夠修復的成功才行。”

“就是,只有半個月的時間。這可是南宋的童子戲水瓶,若是再出了什么差錯,不是更難向東京館那邊交待?”

“除非找來傳說中的江鬼手。”

“江鬼手?”林初一眼眸閃亮,聲音堅定的說道:“我們就找江鬼手。”

劉凱德實在不喜歡林初一神采飛揚的樣子,好像犯了錯誤的是他們這些人一樣。

“江鬼手死了。”劉凱德嗡聲說道,這樣顯得自己并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聲音又極有力度,真實可靠。“死了好些年了。”

眾人第一次從那個艷美倨驁做事雷厲風行的女孩子臉上看到驚愕的神情,這讓不少人心情舒暢,仿佛一下子拔掉了這株玫瑰的滿身尖刺。

林初一神情微僵,瞬間又笑容如初,掃視全場,傲然說道:“江鬼手死了,還有李鬼手,陳鬼手。人死了,手藝還在,我一定能夠找到最好的修復高手。”

林初一瀟灑干練的揮了揮手,就像是在和會議室的這些人道別:“我知道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討論,如果恰好不小心討論到這件事情由誰背鍋這個問題-------我毛遂自薦,還請各位叔叔伯伯投我一票。謝謝了。”

咯!咯!咯!

高跟鞋叩擊地板的聲音遠去,每一次都像是踩在他們氣急敗壞的老臉上。

----------

----------

“經理,這是我的責任。”童顏站在林初一辦公桌面前,一臉愧疚的道歉。“因為我的工作疏忽,所以給您帶來這么大的麻煩。我知道,你為這次特展花費了多少心血,你找東京館借童子戲水瓶也是想系統全面的展示我們南宋時期瓷器上取得的造詣成就。沒想到被我搞砸了。”

“先不說這些。”林初一正埋頭在抽屜里翻找名片夾。“我這邊有一些以前合作過的瓷器修復大師,我要一個個和他們聯系,你那邊有合適的人選也可以推薦。我們分工合作,爭取三天內能夠找到人手,并且將他們接到碧海開始進行修復工作。時間不等人,把你的歉意和眼淚先收起來,事情完結我給你半個小時做這些。”

“好的,經理。”童顏用手背抹了把濕潤的眼眶,立即想要上前幫忙。

“妝花了,先去補妝。”林初一頭也不抬的說道。“記住,女人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場合都要做到兩件事情:眼不能瞎,妝不能花。”

妝不能花,眼不能瞎。這是林初一一直信守和履行的人生準則。

妝花了影響一時,眼瞎了影響一生。

“是,經理。”童顏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經理。”辦公室門被人推開,秘書小和推門進來。“有人想要拜訪您。”

“沒空。”林初一抽出名片,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面輸入數字,腦海里卻在回想名片主人的樣貌性格以及接觸過程,這才按下了撥出鍵。

“他說他可以修復童子戲水瓶。”小和說道。

林初一手指一劃,結束電話撥出。

“嗯?”林初一終于抬頭,看著小和問道:“什么人?什么背景?”

“他沒說,不過給了一張名片。”小和雙手將名片送了過來。

普普通通的一張白色小卡片,上面只有一個名字和一個手機號碼。

沒有頭銜,沒有職務。簡潔素雅,看不出任何東西。

“不會是騙子吧?讓他滾。”林初一將手里的名片一丟,就準備繼續撥打電話。這個時候,她實在沒有功夫理會那些想要趁機撈一筆的小人。

“經理,他說如果你覺得他是騙子的話,可以看看(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獵贗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6501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