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兩百九十四章、有情人終成眷屬!(全書完!) 回到首頁

第兩百九十四章、有情人終成眷屬!(全書完!)
獵贗第兩百九十四章、有情人終成眷屬!(全書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施道諳正開車趕往公司的時候,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剛剛把耳機塞進耳朵里,就聽到江來的聲音傳了過來,說道:“我要結婚了。”

嘎!

輪胎打轉,朝著道路中間的綠化帶沖撞過去。

施道諳大驚失色,立即猛打方向盤,把車頭重新扳回軌道,出聲說道:“江來,你剛才說什么?”

“你沒事吧?”江來明顯聽到施道諳這邊的動靜有點兒大,出聲問道。

“沒事兒......有人超車。”施道諳出聲說道:“你剛才說什么?我怕我沒聽清楚。”

“我說,我要結婚了。”江來再次說道。

“結婚?和誰?哦,林初一.......”施道諳還處于一臉「驚恐」的狀態,問道:“她答應你的求婚了?”

“是的。”江來高興的說道:“昨天晚上,我把我媽送給我的那塊玉佩系在她手上了.......”

那塊玉佩是江來媽媽在醫院病床上取下來系到江來手上的,最普通的玉石,不值幾個錢,江來卻視若珍寶,一直把它戴在手腕上面。現在他又把那塊對他而言意義深重的玉佩系在了一個女孩子的手腕上面,象征著某種感情的傳承。

林初一是世間一等一聰明的女孩子,愿意接受這個玉佩,也代表著她終于卸下心結,接受了江來的求婚。

“恭喜啊。”施道諳笑著說道。

有喜悅,又有一些酸澀。喜悅的是,有情人終成眷屬。酸澀的是,一手養大的孩子就這么成了別人家的「小媳婦」.......完全是老父親嫁女兒的心態。

“你不開心?”江來嗅覺敏銳,出聲問道。

“沒有啊?怎么會呢?”施道諳趕緊提起精神,說道:“這是天大的好事兒,你求了那么多次婚,林初一終于答應了......我在為你高興,都激動的不知道說什么了......”

“來參加我的婚禮。”江來說出這次電話的主要目的。

“婚禮?”施道諳就更加震驚了,昨天晚上才求婚成功,怎么就扯到婚禮上去了呢?“江來,你要舉辦婚禮了?在哪里辦?什么時候辦?你回來咱們倆好好商議一下。結婚是大事兒,得辦得風風光光的........還有女方那邊是什么意見?他們有什么需求的?咱們是不是要和初一的家人見個面吃個飯?”

“在敦煌。”江來不耐煩的打斷施道諳的嘮叨,說道:“明天。”

“明天......”施道諳顧不上開車了,把車子開到了路邊的一處停車場,急聲說道:“江來,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明天就結婚?時間上是不是來不及了?我們什么都還沒有準備呢......還有,你婚禮是辦中式的還是西式的?在敦煌那邊是不是不太方便?我們要準備酒席,還要發請柬.......來不及啊......”

“我已經準備好了,你直接來參加婚禮就行了。”江來出聲說道:“明天上午十點。”

說完,電話里面就傳來了忙音。

“喂......喂.......江來.......”

施道諳看著斷掉的手機,一臉的慌張和不知所措。

「兒子」要結婚了,他這個「老父親」.......什么都不知道啊?

轟隆-----

摩托車在江邊飛馳,就像是一頭奔跑的紅色野豹。

嘎!

摩托車在江灘入口處停了下來,車上的騎手摘下頭上的紅色頭盔,露出宮錦那張高傲冷艷的俏臉。她騎跨在摩托車上面,斜暼著站在面前的施道諳,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畢竟是我表白過的女人,總要做到知已知彼,這樣才會有一線機會。”施道諳笑著說道。

宮錦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并不覺得他這句玩笑話有多么的好笑,冷言冷語的說道:“你找我是因為江來結婚的事情?”

“他給你打過電話了吧?”

“邀請我明天十點去參加他的婚禮。”宮錦想了想,實在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在敦煌。”

“是的,太突然了......”施道諳一臉苦笑,說道:“碧海到敦煌每天只有一趟航班,在每天的早上六點,我已經買好了去敦煌的機票.....替你和云師伯他們也買了,我怕晚了就被別人搶光了......”

宮錦并不在意施道諳為何知道自己的身份資料,畢竟,他們有著多年的合作經歷。

“我知道了。”宮錦說道。

“明天早上四點,我去接上你,然后再順路接上云師伯他們夫妻倆,他們說好多年沒有回去了,趁著這次機會正好回去看看.......咱們一起去機場。”施道諳出聲說道:“看來今天晚上不用睡了。”

“好。”宮錦重新戴上頭盔,說道:“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說完,便再次發動摩托車朝著江岸蘆叢之間沖了過去。

施道諳輕輕嘆息,身邊怎么全是這種古怪的家伙呢?

他覺得自己好疲憊!

-----

莫高窟。九層樓。

云成之看著眼前依山而建,高聳飛檐的九層樓塔,眼眶紅潤,無限緬懷的說道:“多少年了......都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看到它了。魂牽夢繞啊......以前我和江來他爸,還有老宮,老李......我們沒事就跑到這九層樓門口坐著侃大山喝酒,江來他爸不喝酒,就喜歡偷我們的花生米吃.......那個時候,能有個花生米下酒就已經是了不起的享受了......”

云成之指著不遠處那一排高叢入云的大樹,說道:“看到那一排樹沒有,那個時候才一人多高.......現在都要高出九層樓塔了......行舟不在了,老宮也不在了,老李搬家到了北京.......真是想念這些老伙計啊......”

“師伯,今天是江來大喜的日子,你想開些,高興些。”施道諳在旁邊出聲勸慰。

“是的,道諳說的對......今天是江來大喜的日子,要是被江來知道你在這里哭哭啼啼的,保不準會說出什么話來。”趙沫擔心云成之情緒過于激動,身體負擔不住。他長年定居碧海,現在回到敦煌都有些不太適應。

果然,江來之名(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獵贗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6501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