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十八章 勇氣 回到首頁

第二十八章 勇氣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第二十八章 勇氣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不過肖平新沒有被帶到警察分局,而是被帶到了老牛河派出所,對郝爽來說卻是一個好消息。m.bookeast.co

“爸,你先忙,我到老牛河派出所去看看。”郝爽說道。

“你去老牛河派出所做什么?”郝國慶問道。

“當然是打聽一下肖平新的情況啊。”郝爽說道,“畢竟他也是彩楓陶瓷公司負責對接洗滌槽澆筑生產線的技術負責人,越早放出來,咱們向陽坡礦的粘土熟料就越早有希望銷售出去嘛!”

“難得你小子操這份心啊!”郝國慶大為欣慰,寶貝兒子真的是長大了,會主動為他這個當爹的事情操心了!他問郝爽道:“你怎么去打聽?難道說你小子在老牛河派出所還有關系啊?”

呵!

看不起誰呢?

我好歹也是在天北市生活了二十一年的人,從小學讀到大學,還能沒有幾個熟人?

“當然有關系!”郝爽回答道:“我高中的班長,范艷姣,你應該記得吧?她高中畢業后讀了邙南警校,前年畢業后,就分到了老牛河派出所工作!”

“哦,范艷姣啊?我記得記得!”郝國慶連連點頭,“行吧,你去打聽打聽吧。但是要注意啊,千萬不要為難人家,讓人家辦超越職權的事情。”

“爸,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這點事情會不明白?”郝爽不耐煩地揮了揮手,“放心吧,我就是單純地了解一下情況,不會讓班長難做的!”

離開了向陽坡粘土礦,郝爽乘坐公交車趕到了老牛河派出所。

剛到老牛河派出所門口,他就看到范艷姣陪著一個面色憔悴、雙眼紅腫的女孩子往外走。

看到郝爽,范艷姣也是一愣,先沖著郝爽做一個手勢,然后沖著那個女孩子說道:“小陳同志,情況我們已經向上級領導反映了。你這邊不要有過多的擔心,一定要相信組織,相信政府,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絕對不會讓好人受委屈的!你回去要安心保養身體,千萬大意不得。!”

那個女孩抽泣著謝過范艷姣,擔憂地往派出所里面望了幾眼,抹著眼淚離開了。

“郝爽,還真是稀客啊!你今天怎么有空過來看我啊?”范艷姣等女孩遠離之后,這才來到郝爽跟前。

“呵呵,我這不是想班長了嘛?”郝爽笑嘻嘻地說道。

“喲,不是吧?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啊!看來天北礦院真是不簡單啊,硬是讓你一個書呆子也學會了花言巧語啊?”范艷姣白了郝爽一眼,正色道:“好了,不開玩笑,你過來是不是有事?”

“還是班長你了解我啊!”郝爽嘿嘿一笑,臉色也正經起來,“我確實是有事要麻煩你。”

“具體是什么事情,你先說說看。”

“你們派出所今天是不是從彩楓陶瓷公司帶回來一個叫肖平新的人?我想了解一下目前是什么情況。”

“什么?你也是為肖平新的案子來的?”

“什么叫我也是為肖平新的案子來的?”郝爽驚奇地說道,“班長,難道說還有其他人也為肖平新的案子來找過你?”

“呵呵,”范艷姣知道自己說漏了嘴,笑了兩聲,沒有回答郝爽的話,而是反問他道:“你是因為什么原因要來了解這個案子?”

“肖平新跟我關系很好的朋友。聽說他出了事情,比較擔心,所以來打聽一下情況,看看從我個人角度出發能不能提供一些幫助。”郝爽說道。他這也不能算是騙范艷姣,上一世的時候他跟肖平新的關系的的確確是很不錯,說是好朋友也不為過。

聽說肖平新跟郝爽是好朋友,范艷姣明顯松了一口氣。

“郝爽,你交的這個朋友不錯,雖然性格沖動了一點,但是真的夠爺們!”范艷姣先沖郝爽贊了一句,然后對他說道:“剛才你看到的那個女孩子,她也是為肖平新的案子來的……”

剛才那個女孩子叫陳玉蘭,是彩楓陶瓷公司的生產技術科實驗室的化驗員,跟肖平新一樣,也是天陽陶瓷學校畢業的,只不過比肖平新晚一屆,是肖平新的小師妹。

陳玉蘭雖然只是一個中專生,但是卻非常有上進心,一直刻苦專研陶瓷專業技術,對陶瓷專業技術方面有特長的人都非常崇拜。

潘家豪以香港日興陶瓷機械公司生產線調試負責人的身份來到彩楓陶瓷公司的之后了,憑借著他在臺湖正鴻陶瓷公司里工作多年積攢下來的見識,一下子就迷倒了陳玉蘭。從潘家豪那里,陳玉蘭了解到了很多學校書本上都學不到的知識,對潘家豪崇拜地無以復加。

潘家豪卻利用這一點,說要跟陳玉蘭談戀愛。以他在臺湖那邊養成的豐富泡妞經驗,加上在陶瓷先進工業地區的豐富見聞,輕易就俘獲了陳玉蘭的心,然后在某個夜晚誘騙到了陳玉蘭身體。

就在一個月前,陳玉蘭發現自己懷了孕,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潘家豪,卻不想潘家豪這個時候卻翻了臉,壓根兒不承認他是在跟陳玉蘭談戀愛,反而說是陳玉蓮誘騙了他。

陳玉蘭又氣又急,眼看著肚子漸漸變大,想偷偷去醫院做人流,卻不料醫院必須要讓孩子的父親一起過來簽字才肯做人流手術。

萬般無奈之下,今天中午,陳玉蘭才厚著臉皮去找到了肖平新,讓他臨時充當自己的男朋友,到醫院一起簽字去做手術。

肖平新一直暗戀著陳玉蘭,但是隱藏在心里沒有表白,得知這個消息真是五雷轟頂。但是他還是忍著悲痛陪著陳玉蘭去把手術做了。

雖然肖平新問陳玉蘭誰是孩子的父親時,陳玉蘭堅決不肯回答。但是肖平新還是憑借著平時的一些蛛絲馬跡,推測到肇事者很可能是潘家豪。

做完手術,肖平新把陳玉蘭送回去休息之后,回到公司。在猶豫再三之后,肖平新還是下定決心向潘家豪進行試探。卻不想潘家豪當場就承認了,還說卻振振有詞地說是陳玉蘭主動勾引的他。

肖平新忍無可忍,這才動手揍了潘家豪。

當王道俊以及警察在訊問肖平新動手的原因時,為了維護陳玉蘭的聲譽,肖平新選擇了沉默。

潘家豪見識到了肖平新的暴怒之后,才體會到大陸地區對這方面的問題看得是如何嚴重,知道一旦涉及到這件事情,他臺湖技正的身份并不能保證自身的安全,所以也聰明地閉上了嘴巴,假裝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當陳玉蘭得知肖平新因為打傷潘家豪被警察抓走,甚至可能要坐牢的消息之后就再也忍不住了,她這個時候也顧不得自己的聲譽,徑直跑到派出所把事情的原委講述出來,希望警方能夠高抬貴手,不要追究肖平新打傷潘家豪的責任……

聽完了范艷姣的講述,郝爽心里充滿了憤怒。

在上一世的時候,他也從陶瓷界的前輩口中聽聞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時候,臺湖地區在大陸企業的所謂臺干,仰仗著自己的動輒一兩萬人民幣收入的高工資,糟蹋了不少打工妹。

卻沒有想到他穿越過來之后,親眼目睹了一起真實的案例。

怨不得上一世的時候,肖平新沒有提到過他曾經揍過臺湖人的壯舉,原來這中間涉及到一個女孩子的聲譽啊!

郝爽雖然憤怒陳玉蘭的不爭氣,輕易就被一個臺湖的渣滓給欺騙。但是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講,在八十年代末把男女作風看得還異常嚴重的這個特殊的時間段,陳玉蘭能夠不顧自己的名譽勇敢地站出來講出真相來向警方求情為肖平新免除刑事責任,這個舉動也是需要相當大的擔當和勇氣的!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04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