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十九章 請你妹 回到首頁

第二十九章 請你妹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第二十九章 請你妹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陳玉蘭既然豁出了自己的名譽,小眼郭富城總得付出一點代價才行,不然就太便宜這個人渣了。m.wanyuan.me

“班長,”郝爽問道:“能不能辦潘家豪一個流氓罪?”

他依稀記得這個時代有一個特殊的罪名,叫做流氓罪,但是具體怎么一個情況,他就不清楚了,只能詢問范艷姣這個專業人士。

“恐怕很難!”范艷姣警校畢業,在派出所里也屬于高端人才,自然是對相關條例背得滾瓜爛熟,她回答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當前辦理流氓案件中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的解答》,所謂‘其他流氓活動情節惡劣構成流氓罪的’有六項明確的內容。”

“其中第四項和第五項分別是:‘以玩弄女性為目的,采取誘騙等手段奸**女多人的;或者雖奸**女人數較少,但造成嚴重后果的’。”

“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潘家豪誘騙的只有陳玉蘭一個人,而且還沒有造成嚴重的后果。所以即使他的行為很惡劣,但是卻不符合流氓罪的要件。”

“那你們警方就只能這么算了?”郝爽悻悻地問道。

“雖然我跟你一樣氣憤,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警方最多只能對潘家豪進行口頭警告和訓誡。”范艷姣也很是遺憾。以她本人的個性,真的是恨不能把潘家豪這種人渣大卸八塊扔進豬圈里喂豬。

看來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郝爽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上一世那些事情他沒有親身經歷,自然管不著。但是這一世,既然讓他碰到了,就絕對要讓潘家豪這種臺湖人渣付出代價!

去你妹的發際線!哪怕老子變成大光頭,也不能看著臺湖人渣在大陸囂張!

“班長,”郝爽把問題又撤回到肖平新身上,“既然是事出有因,肖平新你們是不是可以先放出來?”

“這個也很難!”范艷姣搖頭說道,“雖然說潘家豪額頭上的傷口只有三點五厘米,也沒有出現腦震蕩等癥狀,夠不上輕傷標準,但是輕微傷的標準,還是夠得上的。除非是潘家豪接受調解,答應不追究肖平新的責任,否則我們這邊很難就這樣把肖平新給放了。”

“也就是說,潘家豪那邊不同意調解了?”

“對!他不同意調解,堅決要求我們警方追究肖平新的責任,給他一個滿意的交代!”

“那……”郝爽禁不住又開始為自己老部下擔心,“肖平新他?”

“其實也不會受到什么實質性的影響。”范艷姣說道,“事出有因,又只造成了受害對象輕微傷的后果,也就是行政拘留個幾天。”

“而且像這種肖平新這種事出有因的治安案件,我們警方都會特別照顧一些,即使你不過來說清,最后的處罰結果也只會在警方留存,不會進入肖平新的人事檔案的,對他今后的個人發展,幾乎可以說沒有影響。”

獲知肖平新不用承擔刑事責任,郝爽就放下心中的大石。刑事處罰可是要記入個人檔案,不僅會影響肖平新個人,而且還會影響到肖平新的子女將來的考學就業。郝爽可清晰的記得,上一世的時候,自己一個高中同學所有成績都全優,就是因為父親曾經受過刑事處分,從而失去了空軍招飛的機會,一輩子與他的飛行夢無緣。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謝謝班長!”郝爽本來想說請范艷姣吃飯,可是想到自己兜里那點可憐的現金,話都到了嘴邊了,卻不得不改成,“回頭找個時間,我請你吃飯。”

“行啊,我就等候通知了!”范艷姣爽快地笑了起來。

媽蛋,還是要趕快弄錢啊!

錢是男人膽!

兜里沒貨,連說一個請吃飯也不硬氣啊!

郝爽下定了決心,可是一回到宿舍,看到鏡子里自己高聳入云天的發際線,茍住不浪的心態又重新占據了上風。

沒錢請女同學吃飯,只是一時面子的問題。

可是頭上變得童山濯濯,可是事關一輩子面子的問題。

不能因為一時的窘迫,就動搖自己人生大方針。

還是想辦法讓老爸去賺錢,或者吃劉莎莎的軟飯比較靠譜啊!

八四硅酸鹽班的實習計劃系里已經正式批準了。雖然趙順利得到了郝爽的提示,趕過去找徐翔想爭取一下到省工業廳實習的指標。但是由于自己的專業課不過硬,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如愿,省工業廳的實習指標最后由班里另外一位專業課成績僅次于郝爽的女同學獲得。而趙順利的實習單位,最終被確定為天北市陶瓷一廠。

“陶瓷一廠?也不錯,跟彩楓陶瓷公司在一個廠區。”郝爽拍著趙順利的肩膀安慰道:“而彩楓陶瓷公司從臺湖引進了一條目前國內最先進的微壓注漿生產線。等這條生產線正式投產了,我去跟彩楓陶瓷公司的王經理打一聲招呼,你可以到彩楓陶瓷公司的生產車間現場多參觀一下這條西德內奇公司的生產線。”

趙順利雖然沒有聽過西德內奇公司的名字,也不了解這個公司在國際陶瓷設備屆的地位,但是“目前國內最先進”這幾個字已經觸動了他的G點。

又有幾個大學生,能夠在實習的時候就接觸到國內最先進的注漿陶瓷生產設備啊?

“啊?國內最先進的微壓注漿生產線?老八,太謝謝了!”趙順利心里因為沒有爭到去省輕工廳實習指標的沮喪一掃而空,臉上泛出興奮的光芒。

“謝毛線!”郝爽給了趙順利胸脯一拳,“可惜彩楓陶瓷公司剛成立幾個月,沒有實習指標,不然讓徐教授把你的實習單位直接調整到彩楓陶瓷公司就爽了!”

“是啊,能夠到直接進彩楓陶瓷公司實習就爽了!”趙順利嘴角口水都流了出來。

“一步一步來吧,也不是說沒有機會。”郝爽這時候也不好承諾太滿,畢竟彩楓陶瓷公司的那條生產線還沒有完成調試。他對趙順利說道:“老五,先不說這個,咱們出去喝酒。”

郝爽都里雖然不富裕,但是又不是請范艷姣這樣的女同學吃飯吃飯還要講究個格局情調,只是在礦院周圍的小地攤上喝酒,花不了幾個大子。

“這次不行!”趙順利擺了擺手說道,“我跟我妹約好了,待會兒要去五礦醫藥進出口公司找她吃飯。”

趙順利的妹妹在天中省外貿學校讀中專,跟他們一樣都是今年畢業,實習單位是安排在天北市外貿系統的五礦醫藥進出口公司,這件事情郝爽前天也聽趙順利提到過。

“咦,你妹這么快就來了啊?”郝爽有些驚詫,“你上次不是告訴我說,她下周一才要到天北來實習啊?”

“嗯,學校那邊提前了兩天,我也沒有想到。”趙順利對郝爽說道:“老八,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請你妹!老五你還真特么的會打算盤!我答應的是請你喝酒,可沒答應帶上你妹!”郝爽笑罵道,“快點給我滾吧!”

“好咧,馬上!”趙順利笑嘻嘻地披上了外套,滾了出去。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04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