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五十四章 姐夫 回到首頁

第五十四章 姐夫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第五十四章 姐夫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本來喧鬧的現場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傻了眼,不敢相信一米八多的彪形大漢會被一個十七八歲,身高一米六出頭的小姑娘給一腳踹得暈死過去。m.twvod.com

郝爽也倒吸了一口冷氣,真沒有想到大兇妹竟然兇殘如斯!

回想起來當初自己在天北礦院竟然敢捉弄大兇妹,郝爽就感覺到一股涼氣自尾椎骨上升起。

如果當時大兇妹心情不好,隨便送自己一腳,那么自己這個時候是不是還躺在醫院icu病房里搶救?

一時間郝爽覺得大兇妹在三號寢室樓喊自己老伯的行為也不那么可憎,甚至還有點小可愛哦!

敢跟著女攤主在火車站這里搞仙人跳,那幾個混混也都是滾刀肉出身,縱使一時被大兇妹嚇住,但是很快就又回過神來。

其中一個臉上帶著一股陰狠之氣的混混撿起一塊板磚就沖了過來,也不開口說話,掄著板磚照著大兇妹的腦袋狠狠砸了下來。

卻不想大兇妹輕盈地一閃,這個混混就砸了個空。

這個混混楞了一下,剛想做下一個動作,大兇妹卻根本不再給他機會,單手一纏,五根手指就緊緊扣住了他胳膊,然后身子敏捷地往前閃進了一步,一個兇狠的頂膝就結結實實地撞在他的下腹部。

只聽“嗷”的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這個混混雙手捂住下腹部,像一只大蝦米似的躺在地上翻滾慘叫。

看到這一幕慘叫,其余三個混混徹底老實了下來,再也不敢有任何動作,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眼神渙散著,根本不敢往大兇妹那邊望。

女攤主也楞在了那里。

她完全沒有想到大兇妹竟然如此能打,自己養的這四五個混混,在大兇妹面前一個照面都走不了。

唉!

早知道這樣,換一個人碰瓷多好,要招惹這樣的煞星干什么?

大兇妹看見現場再無一人敢動,這才把毛衣裙的裙擺放下,輕輕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回頭問郝爽道:“你沒事吧?”

臭妹妹,哥嚇得都掏出鑰匙準備跟這幾個混混血拼,你說有事沒有事?

還有,哥無緣無故被你拉過來頂缸,難道還沒有你的毛衣裙上面的灰塵重要?

先關懷一下頂缸象受驚嚇的小心靈然后再去關注自己的儀表,難道不是一個甩缸者的最基本的素質嗎?

郝爽一邊把鑰匙裝回褲兜,一邊怨氣沖天地反問道:“我有沒有事情,難道你看不出來?”

“嗯!”大兇妹重重地點了點頭,“你說話中氣這么足,那肯定是沒事咯!”

媽蛋!

狗屁的中氣!

明明是怨氣好不好?

郝爽張著嘴巴剛想說話,大兇妹卻已經伸手把他手里那件腈綸毛衣拿了過來,轉身扔給女攤主,然后又劈手把女攤主手里捏的兩百塊奪回來遞給了郝爽。

女攤主見錢被奪走,感覺就像是心頭被剜走了一塊肉一樣,想動手去搶回來,卻又懼怕大兇妹的兇殘,無奈之下,只能拍著大腿坐在地上,扯著嗓子嚎啕大哭起來,“老少爺們兒都給評評理啊!穿過我的衣服不給錢,還打人啊!欺負人,太欺負人了!”

“你給我閉嘴!”大兇妹把錢拿回來了卻還不善罷甘休,蹲在女攤主面前厲聲問道:“那個老太太在哪里?給我叫出來!”

“哪個老太太?”女攤主的嚎啕聲戛然而止。

“哪個老太太?”大兇妹冷笑了起來,“都到這個地步了,你給我裝糊涂有用么?當然是騙我來試衣服的那個老太太!”

她今天的火車站來買明天到天北的火車票,去不想在售票處遇到了一個老太太,說是想給孫女買一件毛衣回去,但是又擔心買回去大小不合適。正好看到大兇妹的身材跟她孫女差不多,就想讓大兇妹幫忙去試一下衣服大小。

大兇妹看著老太太慈眉善目的,也沒有多想,就跟著老太太過來試衣服。

卻不想她剛剛把那件毛衣穿到身上,那個老太太就不見了,而賣毛衣的女攤主卻攔住她不讓走,說新毛衣穿過了就好賣了,硬是要她拿兩百塊錢,把毛衣給買走。

大兇妹在天陽外貿學校讀小中專,一個月只有二十來塊錢的補貼,即使再省吃儉用,每個月最多能夠留下幾塊錢,又哪里拿得出這兩百塊呢?

當然以大兇妹的身手,別說是這個女攤主,就是她身后的幾個混混一起上,也絕對不是她的對手。

可是問題是大兇妹今年六月份就要畢業,如果動手打人,鬧到學校去,肯定是要背處分的,一旦背了處分,就會嚴重影響的畢業分配,甚至可能出現沒有單位接收的情況。

所以即使是女攤主用各種污言穢語罵她,大兇妹也只能強忍著挨時間,等著廣場的警察巡邏路過的時候向警察求助,讓警察來處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郝爽正好出現了。于是大兇妹就改變了主意,讓郝爽先過來頂缸,她趁機跑出去找警察報警。

但是因為她不知道雖然女攤主的攤位距離火車站廣場近在咫尺,但是卻不歸火車站派出所管轄,結果鬧出了烏龍。

她這個時候想再去找地方派出所報警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女攤主已經惱羞成怒,讓她的同伙對郝爽動手。

大兇妹把郝爽來過來頂缸,心中就很過意不去了,這個時候又怎么可能眼看著郝爽挨揍?

這時候她也來不及考慮如果動手傷了人,學校那邊會不會處分自己,沖上去先把混混撂倒,保護郝爽不挨打再說。

但是撂倒了兩個混混,保護下了郝爽之后,大兇妹也就清醒了過來。

以她的身手,這兩個混混肯定受了傷,想要不背處分是肯定不可能的。她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盡量找到足夠證據證明自己是中了女攤主的圈套,為了保護郝爽不受傷才動了手。這樣學校在考慮處分的時候,肯定會酌情照顧,不會徹底把自己的畢業分配給搞黃。

所以大兇妹這個時候才會向女攤主逼問那個老太太在哪里,因為只有找到哪個老太太,才能夠證明她是中了仙人跳的受害者。

面對著大兇妹的逼問,女攤主本來不愿意說。可是她的目光往南邊一瞄,頓時喜形于色,拿手一指,說道:“你不是要找那個老太太么?喏,她在那里!?”

大兇妹順著女攤主的手指望過去,只見騙她的那個老太太正領著幾個穿制服的警察向這邊走來!

女攤主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快步沖到為首一個滿面橫肉的中年警察跟前,委屈地叫道:“姐夫,你可得為我做主!那兩個鱉孫穿我的衣服不給錢不說,還動手打人。大狗和三蛋都被他們打暈過過去!”

“是嗎?誰這么囂張,帶我去看看!”

女攤主就把中年警察領到大兇妹和郝爽面前,得意洋洋地用手指著他們,說道:“姐夫,就是這兩個狗東西!”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04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