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五十八章 指路 回到首頁

第五十八章 指路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第五十八章 指路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接下來,在秦曉鶴的安排下,郝爽和大兇妹分別做了筆錄——作為這次敲詐案的受害人,他倆的筆錄將會是把女攤主一伙兒送進監獄直接證據。m.wanmeizw.com

郝爽做完筆錄走了出來,發現大兇妹那邊也已經做完了筆錄,站在院子里等他。

“郝大……哥,很抱歉把你牽連到這件事情里,也很感謝你對我的幫助!”大兇妹臉蛋紅紅地,遞了一張紙條給郝爽,“這是我在天北市實習的單位地址,希望有空的時候過去找我,我請你吃飯!”

郝爽接過紙條一看,只見上面寫著一行字:天北市五礦醫藥公司化工部,趙燕菲。最后面還留一個辦公室的電話。

哦,五礦醫藥公司?

不是外貿公司啊?

看來確實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自己可是記得清清楚楚,那個叫趙燕菲的女強人是在內地一個外貿公司工作呢!

不是外貿女強人,對自己用處就不大了。這樣的彪悍的女孩子,以后還是少接觸為妙。

“好的,我知道了!”他隨手把紙條一折,塞進了褲兜。

“郝大哥,我去買明天到天北的火車票了,在這里耽誤了這么長時間,不知道還能不能買到!”趙燕菲塞過紙條,就急匆匆地揮手向郝爽告別。

“買天北的火車票啊?不怕不怕!我派人領你過去,一定能夠買到!”秦曉鶴在一旁聽了,立刻把所里一個女警叫了出來,讓她帶趙燕菲去買火車票。

這個年代,對別人來說買火車票可能困難,但是對于轄區就緊挨著火車站廣場的派出所來說,卻并不是什么難事。

啊?

派出所還有這個功能啊?

郝爽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這個年代,乘坐飛機需要單位開介紹信和證明,而且買票程序也非常繁瑣,關鍵航班也非常稀少。所以無論是出差還是旅行,首選還是乘坐火車。

所以說今天還真的是因禍得福,通過這件事情跟派出所搭上了關系,最起碼以后要買火車票的時候,就不用發愁了。

“秦叔,”郝爽向秦曉鶴發出了邀請,“今天晚上天陽陶瓷廠的呂廠長請吃飯,要不你也跟我和孫廠長一起過去?”

“謝謝!”秦曉鶴笑了起來,沖郝爽擺了擺手,“郝專家,你的心意我心領了。但是真的不能過去,按照我們的規定,在辦案期間是嚴禁接受當事人的吃請的。”

郝爽自然知道秦曉鶴不可能答應去,他只不過通過邀請向秦曉鶴透露一個信息,就是說出了天陽特種陶瓷廠之外,他還是天陽陶瓷廠的上賓。這樣以后跟秦曉鶴打起交道來,自然就更容易一些。

秦曉鶴一直把郝爽和孫貴山送到派出所大門口才和他們握手告別。

大門口旁邊停著一輛銀灰色的上海牌小轎車,正是孫貴山的廠長專車。

“郝專家,我這輛上海牌有些年頭了,肯定沒有呂廠長的藍鳥王舒適,希望你多擔待吧!”孫貴山親自為郝爽拉開車門,一邊把他往里請,一邊笑著說道。

“我一個學生,天天擠公交車,能有小車坐就不錯了,哪里還講究什么上海藍鳥啊?郝爽笑著坐了進去說道:“不過,孫廠長,換一輛座駕,對你來說不算什么難事吧?”

“哪有那么容易啊?”孫貴山跟著坐了進去,拍了拍屁股下的座椅,說道:“這不,我全指望瓷支撐軸裝置替代項目能夠成功,然后厚著臉皮向上級申請,換一輛新座駕呢!”

嚯,原來是在這里等我呢!

孫廠長啊孫廠長,沒有想到你看著濃眉大眼的,肚子里竟然還有這么多彎彎繞啊!

不過郝爽也能夠理解,孫貴山這次為了救他出來,背后肯定動用了很龐大的關系,才會讓翠湖警察分局一把手方元安帶著政治部主任和紀檢書記親臨現場,甚至還當場拍板把魯岳浜給停職審查。

在這種情況下,假如自己沒有辦法幫助天陽特種陶瓷廠把瓷支撐軸裝置代替項目搞出來的話,孫貴山本人也將因為今天的舉動成為一個大笑話。

看來自己必須給孫貴山拿出一點干貨出來,增強一下他的信心啊!

瓷支撐軸裝置在這個年代雖然屬于一個高精尖的項目,但是到了二〇〇〇年之后,卻已經在各種高精尖儀器的研究下褪去了神秘的外衣,成為一個非常普通的特種陶瓷產品,甚至普通的鄉鎮陶瓷企業只要肯投資專項設備就可是輕而易舉燒制出來的水平。

郝爽作為西江陶瓷大學的學霸,對瓷支撐軸裝置這種耐高溫耐酸堿的特種陶瓷支撐裝置的燒制配方和燒制過程自然不會陌生。

雖然說可能是由于年代久遠,他對于配方的各種原料配比的精確比例可能記得不大清楚,但是大致比例心中還是有數的。他只要按照原料配比的原則去逐步去驗證,最終找到合適的配方,燒制出合格的瓷支撐軸裝置不算什么太困難的事情。

“孫廠長,你們廠在這前后進行了一年多的項目攻關的時間內,”郝爽笑著說道,“一共試驗了多少種生產原料?”

孫貴山見郝爽終于開口跟他談具體的瓷支撐軸裝置的技術問題了,不由得精神一震。

“郝專家,我們廠前后試驗了以氧化鋁、二氧化硅、二氧化鋯、碳化硅等四種材料為主要生產原料來制備瓷支撐軸裝置。”孫貴山回答道,“眼下我們廠的項目攻關小組傾向于以氧化鋁為主要原料來生產瓷支撐軸裝置。”

“確實應該選用氧化鋁!”郝爽點頭說道,“氧化鋁具有化學穩定性好、耐高溫、耐腐蝕、機械強度高等優點,以及來源廣泛、制備技術成熟和價格相比其他原料要低廉很多的特點,確實是生產瓷支撐軸裝置的首選主要原材料!”

孫貴山聽到郝爽對氧化鋁的優點如數家珍,不由得喜形于色。看來自己這次真的是找對人了,郝專家確實是肚子里有貨!

“可是郝專家,用氧化鋁作為生產瓷支撐軸裝置的主要原料,也有很多缺點無法克服。”孫貴山講出自己的憂慮,“因為純氧化鋁的熔點高達兩千五百零四攝氏度,而且在高溫時產生的液相量極少。我們在實驗中發現,如果以氧化鋁含量在瓷支撐軸裝置中達到百分之九十九左右,就要求燒結溫度至少在一千七百五十攝氏度,如果低于一千七百五十攝氏度,所燒制出來的支撐體就無法獲得足夠的機械強度,達不到生產設計的要求。”

“可是如此高的燒結溫度對支撐軸的生產而言,無論是技術方面還是成本方面要求都是相當高的。以我們特種陶瓷廠目前的技術,雖然在實驗室里可以順利實現,但是卻無法應用實際生產當中。”

“另外如果降低支撐軸當中氧化鋁的含量,雖然可以降低燒制溫度,但是獲得制品機械強度會大大的降低,而且在耐酸堿腐蝕方面的指標完全達不到要求!”

孫貴山把攻關小組遇到的困難講出來后,用希冀的目光望著郝爽,看看這個能夠隨便擺弄西德進口陶瓷設備的天才大學生能不能夠在瓷支撐軸裝置的研制困局當中給他們指出一條道路。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04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