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七十四章 私人事務 回到首頁

第七十四章 私人事務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第七十四章 私人事務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豬股教授,你過獎了!一個瓷支撐軸裝置而已,縱使震驚國際陶瓷界,又有什么了不起的?”郝爽淡淡一笑,“你今天所看到的只是華夏陶瓷人一個小小的開始而已,從現在開始,你將會看到國際陶瓷領域的一項又一項的桂冠花落華夏,而我們華夏國,也必將在十年之內,超越各大陶瓷強國,雄踞世界第一陶瓷強國的王座!”

“郝爽君,我承認你是陶瓷界罕見的天才,但是你這話說的也太過頭了。m.wanmeicoin.com”豬股吉夫搖頭笑了起來,“就算你渾身是鐵,又能打幾顆釘啊?以你們華夏目前薄弱的陶瓷工業基礎,十年之內能夠超越臺湖地區的陶瓷工業已經算是相當了不起的成就了,想超越各大陶瓷強國,雄踞世界第一,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癡人說夢?

你對穿越者的力量一無所知啊!

“好吧,你說我是癡人說夢就是癡人說夢吧!”在郝爽眼里,豬股吉夫簡直就是井底之蛙,而他跟井底之蛙又什么好爭辯的呢?他擺了擺手,說道:“至少我今天從你手上贏取了參觀特陶廠美術陶瓷車間的權力,不是嗎?”

豬股吉夫臉皮輕微抽搐了一下。他知道,參觀特陶廠美術陶瓷車間的事情肯定是泡湯了,看來只能避過這個風頭,等以后再慢慢想辦法。

“那就再次恭喜你了!”豬股吉夫故作大度地向郝爽祝賀了一下,然后把身子轉向孫貴山,“孫廠長,不好意思。我這次前來貴廠,沒有幫上什么忙,反而還要勞駕耿廳長和貴廠幾位領導浪費了寶貴時間來招待我,實在是抱歉!”

“哪里哪里,豬股教授你太客氣了!”孫貴山連忙說道,“您懷著一腔赤誠從京城專門跑過來幫我們廠解決問題,雖然說最后是郝專家的方案勝出了,但是您這種無私的忘我的精神還是令我們全廠上下數千名職工異常感動。在跟您相處的這段時間內,包括我在內的我們廠眾多技術人員也從您身上學習到了霓虹國很多先進的陶瓷技術和經驗,可謂是受益匪淺,怎么能說是浪費時間呢!”

“多謝孫廠長抬愛!”豬股吉夫又客氣地鞠了一躬,“既然已經決定采取郝爽君的制造方案,我留在現場也幫不上什么忙,就不耽誤你們的寶貴時間,先告辭了!”

“啊?豬股教授,您現在就要走啊?”孫貴山連忙攔住豬股吉夫,“既然來到我們天陽,至少看一看我們天陽的風景名勝啊。少林寺就在我們天陽市境內,是霓虹國友人到我們天陽來必游的景點之一。豬股教授您就在天陽這邊多留幾天,我安排廠里的人員陪您去少林寺看一看,您意下如何?”

“也好!少林寺是禪宗祖庭,敝人一直想瞻仰而不得機會,這次既然到了天陽,自然是要朝拜一下達摩祖師!”豬股吉夫說道:“那就勞煩孫廠長安排一下了。”

郝爽站在一旁暗自冷笑,看來豬股吉夫這個老小子還不死心,仍然想著打仿汝窯天青釉配方的主意啊!

好吧!

你有你的千條計,我有我的過墻梯。如果能夠讓你老小子得逞,老子以后就跟著你姓豬!

孫貴山這邊已經望向了史乙成,對他說道:“史廠長,你這兩天就辛苦一下,陪同豬股教授到嵩山去參觀兩天。”

在瓷支撐軸裝置的制造取得歷史性突破這個重大時刻,史乙成其實是很不愿意離開科技攻關項目組的。

但是沒有辦法,他從京城把豬股吉夫教授請了過來,總不能因為現在改為采用郝爽的方案,就把豬股吉夫教授丟棄到一邊,這也太損害華夏人民、尤其是天陽人民熱情好客的形象了吧?

“廠長,您放心吧,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吧!我一定會把豬股教授照顧的無微不至,讓他盡興而歸的!”

史乙成領了命令,陪著豬股吉夫離開了現場。

“郝專家,我們下一步該怎么辦?”孫貴山的態度比之前對著豬股吉夫還要恭敬。沒辦法,誰讓他眼前站的這個年輕人是一個讓豬股吉夫也自嘆不如的陶瓷天才呢?

“下一步除了繼續完成剩余兩個實驗樣品一百六十八個小時的正常耐堿腐蝕實驗之外,就是要按照正常流程生產出完整的瓷支撐軸裝置樣品,再進行一次正常的測試流程。”郝爽說道,“之前我配制好的原料一共有兩份,孫廠長你只要讓技術人員拿著這份原料,按照正常的生產流程,制造出瓷支撐軸裝置的生坯,然后進行后續的實驗即可。”

“好!”孫貴山點了點頭,讓上午跟著郝爽一起進行磨制配料的楊光輝挑頭,帶著幾個技術人員拿著剩余那份原料,從練泥機開始,進行瓷支撐軸裝置的生坯制作。

就在這時,實驗室的一個工作人員跑了過來,對孫貴山耳朵小時報告道:“孫廠長,天陽陶瓷廠的呂廠長打電話過來,要找郝專家。”

呂集體來電話找郝專家?

孫貴山心頭不由得一緊,難道說天陽陶瓷廠那邊又出了什么岔子,需要郝爽過去解決了嗎?

那怎么行啊!

特陶廠這邊的項目也正進行到要緊時刻,正需要郝專家在這里盯著,怎么可能放他去天陽陶瓷廠呢!

“他有沒有說是什么事兒啊?”孫貴山問道。

“我問了,他說是郝專家的私人事情,讓我不要多嘴!”工作人員小聲回答道。

郝專家的私人事情?

孫貴山將信將疑地摸了一下下巴。但是不管真假,這個事情都必須告訴郝爽,萬一真的是郝爽的私人事情,而自己這邊又攔下了電話,那就糟糕了。

“私人事情?”郝爽聽孫貴山這么說,心中有明白大概是什么事情。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彩楓陶瓷公司的人找到了天陽陶瓷廠那邊去了。

在離開天陽陶瓷廠的時候,郝爽就對呂集體交代過,只要不是他父親郝國慶,其他不管是什么人找他,呂集體那邊一律回答不知道自己的去向。

他趕到電話機旁邊,接電話一問,果不其然,小眼郭富城趕到了天陽陶瓷廠!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04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