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七十五章 特殊部門 回到首頁

第七十五章 特殊部門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第七十五章 特殊部門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呂廠長,什么狗屁的臺湖技正,純粹的人渣而已!你不用管,他愛跪多久是多久!”

掛掉呂集體的電話,郝爽心中對潘家豪就更為不齒!

他真是沒有想到,潘家豪為了拿到自己的去向,竟然在天陽陶瓷廠招待所的門口下跪,還真的是有夠奇葩!

看到郝爽掛了電話,孫貴山這才湊上來輕聲問道“郝專家,老呂那邊沒事吧?”

“沒事!一個垃圾到他們廠去找我,我讓他不用理睬!”郝爽沖著孫貴山一笑,“走,咱們到實驗室繼續進行咱們的工作!”

十三個小時之后,也就是凌晨五點,采取郝爽的配方、按照標準生產流程生產的第一批瓷支撐軸裝置的生坯順利從真空擠出機中下線。m.xs8.la

得知消息之后,孫貴山立刻跑到特陶廠招待所,把正在酣睡的郝爽叫醒,讓他到實驗室主持對瓷支撐軸裝置的生坯的下一步燒制流程。

看著孫貴山火急火燎的模樣,又看了看床頭柜上手表的時間,郝爽心頭有一萬頭羊駝呼嘯而過。如果不是因為兩萬塊錢勞務費沒有拿到手,他都想跟孫貴山當場翻臉了。

還讓不讓人好好休息啊?要知道睡眠不足可是造成脫發的最大誘因啊!

“孫廠長,”他一邊打哈欠,一邊對孫貴山說道“我昨天晚上不是跟你講得很清楚嗎?生坯下線之后,就分成兩批,燒制時長按照五個小時和十個小時,燒制溫度就設置在一千六百度,直接放進電阻爐里進行燒制不就可以了嘛?”

“話是這樣說,但是沒有你到現場去主持,我總覺得不穩當!”孫貴山搓著雙手說道。

也不怪他患得患失,實在是郝爽之前的瓷支撐體的實驗數據太好了,第一次讓孫貴山看到超越芬蘭進口產品的切實希望,所以越是在這個時候,他越是不敢大意,生怕操作過程中出了什么差錯,導致實驗失敗。

郝爽無奈地搖了搖頭,說道“好吧好吧,你先在外面等一下,我換好衣服,就跟你過去!”

到了實驗室之后,郝爽發現除了陪同豬股吉夫去游覽少林寺的史乙成之外,特陶廠科技攻關項目組所有成員都穿戴地整整齊齊,站在實驗室等候。

這時候郝爽才發現,孫貴山和龔志明兩個人都是雙眼通紅,眼球上布滿了血絲,于是就問道“孫廠長,你龔廠長不會是實驗室熬了一整夜沒有睡覺吧?”

“也不是一整夜!”孫貴山連忙辯解道,“我和老龔兩個人分成了上下半夜值班,不值班的時候就躲到會議室睡覺呢!”

i服了you!

還真是夠拼啊!

聽孫貴山這么說,郝爽心中的怨氣就消散到九霄云外了。

孫貴山和龔志明兩個比他大二十多歲的廠領導都能夠以身作則,他這個年輕人還有什么話說呢?

他走到真空擠出機前面,把生產出來的十六只瓷支撐軸裝置的生坯仔細檢查了一遍,然后滿意的點了點頭。

特陶廠科技攻關項目組這些技術人員的基本功確實沒得挑剔,生產出來的這十六只生坯可以說是非常完美,不存在任何缺陷。

“孫廠長,生坯沒有任何問題!下面可以把它們分成兩組,放進電阻爐里準備燒制!”郝爽對孫貴山說道。

“那生坯在燒結磚上的擺放位置有沒有什么講究?”孫貴山追問道,“之前豬股吉夫教授在進行預燒結實驗的時候,對生坯在燒結磚上的擺放位置很有講究,還特別讓人做了標記。說是生坯在爐膛里不同位置受熱情況可能不一樣,所以一定要做好區分。”

“呵呵!”郝爽冷笑了起來,“孫廠長,別忘了,瓷支撐軸裝置將來可是要進行大規模工業生產的。在大規模工業生產當中,窯爐溫度差異可是遠比實驗室的恒溫電阻爐內爐膛內的差異要大得多,如果生坯連電阻爐這一點溫度差異都經受不住,那么在大規模工業化生產的過程中,又怎么能夠保證質量的均衡穩定呢?”

“我本來以為是先在實驗室內先把產品成功地生產出來之后,再去調整工業化大規模生產當中出現的問題!”孫貴山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郝專家,你的意思是,你現在的配方生產出來的瓷支撐軸裝置可以忽略爐膛中不同位置的溫度差異嗎?”

“當然!一個瓷支撐軸裝置的而已,哪有那么嬌貴?”郝爽不在意地擺了擺手,“在燒結磚上隨便擺放吧,不會影響燒制出來的性能的!”

于是十六只生坯就分成兩組,擺放在兩塊燒結磚上,送進了兩臺恒溫電阻爐里。

電阻爐也按照郝爽的要求,燒制時長分別設置成五小時和十個小時,燒制溫度設置成一千六百度。孫貴山又請郝爽檢查一遍之后,這才跟龔志明兩個人分別按下了兩臺電阻爐的啟動按鈕,開始燒制。

看看時間已經五點半了,孫貴山吩咐科技攻關項目組的其他成員留在現場監控兩臺電阻爐的運行,然后對郝爽說道“郝專家,食堂的大師傅那邊已經為你準備好了早餐,我帶你過去吃點早餐,然后你在會招待所補一個回籠覺,你看如何?”

“也行!”郝爽伸了一下懶腰,跟著孫貴山和龔志明走出實驗室,正準備往職工食堂走。卻看見一輛黑色的小車亮著大燈從遠處看來過來。

孫貴山臉色不由得一沉。

在特陶廠廠區,即使他作為一把手,也很少會直接把小車開到工業實驗室。這是什么人竟然這么大膽,把小車直接開到工業實驗室。

小車徑直開到他們三人跟前,然后戛然停下,熄滅了車燈。

隨著車燈熄滅,孫貴山這才看清楚這輛小車的車型,他心中的怒氣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代之卻是一種惴惴不安的心情。

因為他認出了,這輛車是非常少見的進口奧迪c3,也就是后世的奧迪a6。在天中省,有資格乘坐這種轎車的,至少是副高官以上的領導。

現在一輛副高官領導的座駕,在不到凌晨六點的開到特陶廠工業實驗室,究竟是要干什么呢?

孫貴山眼睛又掃向了這輛奧迪c3的車牌照,腦海里卻一點印象都沒有,根本不知道這究竟是天中省哪一位領導的座駕。

就在這時,就看見奧迪c3的車門從兩邊打開,兩個穿著藏青色中山裝的精壯漢子從里面跳了出來,疾步向他們走來。

“請問這是特陶廠工業實驗室嗎?”左邊的漢子掃了他們三個一眼,開口問道。

感受到兩個漢子身上傳來的逼人氣勢,孫貴山即使是正處級領導,心里也有點發虛,連忙回應道“對,這里就是特陶廠工業實驗室,請問你們是?”

“我們是國家特殊部門的!”左邊的漢子拿出一個證件,沖著孫貴山晃了一下,“請問郝爽同志是不是在里邊?”

國家特殊部門?

郝爽不由得一呆,想不明白自己穿越之后,究竟有什么事情惹到了國家特殊部門。

為人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門!

郝爽情緒很快就平靜了下來,望著兩個漢子說道“我就是郝爽,請問你們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就是郝爽同志啊?”左邊的漢子打量了他兩眼,然后伸手向奧迪c3方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對郝爽說道“我們有情況要向你了解,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夏言冰

金色年代之我的1988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04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