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611章 萬萬千千說不盡…… 回到首頁

611章 萬萬千千說不盡……
術士的幸福生活611章 萬萬千千說不盡……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著小保姆的手,在那里咿咿呀呀的數著保姆的手指頭,嘴里稚nèn的童音響起:“一,二,三,四…………”

老六馬賢和湊到魏苗和蔣碧云身邊做乖寶寶狀,睜著一雙像極了馬良的眼睛好奇的聽著大人們的談話。

小白來到這里后就鉆進書房玩兒電腦去了。

馬良覺得三個女人一臺戲,他插不上話,于是屁顛顛的跑過去和老三老四一起玩兒積木了。他像個大孩子似的也坐到地毯上,時而還跟倆孩子搶奪某塊積木的控制權,不亦樂乎。

“小瓊,你們網站為我們公司做的彈出廣告tǐng不錯的,公司已經決定續簽廣告合約,不過希望你們網站可以多增加幾個頁面的廣告彩框。

“嗯,我會和廣告策劃部門說一下的。”

魏苗忽而想起什么來,笑道:“對了,前幾天你們公司來和我們簽約的的人中,有一個叫張辛桐的女孩,當時我正在看相冊,也沒怎么在意,沒想到那個女孩子竟然認識馬良…………”

“哦?這么巧?”吳瓊略顯差異,看向馬良。

馬良正在那兒沒心沒肺的和倆孩子搶積木玩兒。

“我從那女孩子的眼神里看得出來,她對馬良這位學長可是很有愛慕之心啊。”魏苗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看不遠處坐在地毯上裝作沒聽到的馬良。“馬學長,那位小學妹還說好久沒見到你,一直都想著再見見你呢。”

“啊?”馬良扭過頭來很隨意的說道:“成,有機會的話就見見,那丫頭其實tǐng倒霉的,當初要不是我,她十有**得讓小鬼兒給害掉。哦對了,這事兒小瓊也知道,我跟她說過。”

魏苗詫異的看向吳瓊。

吳瓊想了想點頭道:“嗯,好像是有這回事兒,沒想到這么巧,到我們公司工作了。”

魏苗不禁有些氣餒。

馬良嘿嘿樂道:“咱這人身正不怕影子斜,沒啥秘密。”

“是啊,不過這艮位,也總得守好才行,你說呢?小瓊。”

瓊微有些臉紅點頭附和道。

馬良大,咧嘴道:“得,你們倆是穿一條kù子的………………”

蔣碧云在旁邊聽的一頭霧水卻也懶得理會這三個人——馬良以前就是個神神秘秘的人,現在沾染的魏苗和吳瓊也都是經常說些神神叨叨的話,而且三個人的關系總覺得有些詭異………………

話題很快岔開,沒人再搭理馬良,便是倆孩子也似乎很討厭這個和他們搶玩具的爸爸,起身抱著玩具往一邊跑去。

馬良一個人坐在地毯上樂呵呵的傻笑,心里思忖著要不要再多添幾個娃?

這時候,老二玩膩了遙控器和電視的關系,從沙發上爬下來跑到蔣碧云身旁和老六搶奪一把玩具槍。

老六搶不過老二,卻也沒哭只是苦著臉站在那兒撇嘴。

老二拿著手槍抵住老六的小kù衩襠部,奶聲奶氣的說道:“不許動,砰砰砰!”

“不許打這里!“老六有些害羞,又像是害怕般的用雙手捂住小**的部位。

老二舉起槍示威般揮舞了兩下,卻也沒有再欺負弟弟,拿著槍轉身沖他的爸爸跑去。

三個女人被老六那副羞澀和緊張的小表情逗得忍俊不禁的樂起來。

蔣碧云更是伸手撥開老六的一雙小手一邊惡作劇的扒開小六的kù衩,看著里面的小**,一邊說道:“小六,為什么不能打這里呀?”

“打沒了,不能尿尿。”

“哈哈。”蔣碧云樂的不行,道:“那你能不能把這個送給阿姨?”

小六歪著腦袋道:“為什么?”

“阿姨喜歡呀?”

小六急忙往后退了兩步,像是遇到了一個惡魔般,怯聲怯氣的說道:“我,我不能給阿姨,阿姨,阿姨如果喜歡,我,我爸爸那里,還,還有個大的,你去要他的吧。”

靜!

客廳內一陣的寧靜。

噗…………

魏苗最先忍不住笑彎了腰。

吳瓊隨即也忍俊不禁,捂著嘴笑個不停。

蔣碧云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窘迫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可面前這個小家伙還一副可憐兮兮緊張不已的模樣,捂著自己的小kù襠委屈的不行。

馬良徹底崩了,心里感動的淚流滿面——六兒,真是爸爸的好兒子啊。

便在心中感動不已的時候,馬良發現蔣碧云的目光轉向了他,頓時從地上彈跳而起,一副驚恐萬狀的模樣,掉頭就往外走,一邊低聲的咕噥著:“不行不行,這玩意兒不能送人…………”

“馬不良,你給我去死!”

河東獅吼頓時響徹在整棟別墅內。

六個刁、家伙嚇了一跳,扭頭全都愣愣的看著蔣碧云。

半晌后,發現蔣碧云阿姨紅著臉和媽媽還有魏苗阿姨又其樂融融的談起話來,小家伙們頓時覺得大人們的心思實在是太復雜了。

這一年,世界局勢變幻莫測,各大國之間奇招頻出,明爭暗斗,局勢紛繁復雜。

幾場有限的戰爭爆發在世界的角落中。

天災頻發,人們心中惶惶不安——難道,第三次世界大戰要爆發了么?或者,地球末日要來臨了嗎?

古老的預言是否會成真?

人類的第四次世界大戰是否會用木棒和石頭?

在一個飛雪飄飄的夜晚。

中國華北平原上一個再普通不過的二線城市中,有著二十多年歷史的陳舊住宅小區內一套普通的樓房內。

書房中沒有亮燈。

只是點燃了兩根粗大的紅蠟燭,火苗跳躍著灑下昏暗的光線。

一位須發皆白的老人,正端坐在書桌前,左手按在一個羅盤上,五指飛快的移動著,右手拿著一支碳素筆,在一個筆記本上飛快的勾勾畫馬良則是站在老人的一旁,雙目微合,雙手掐訣在腹前,神情肅穆。

圍繞著書桌的地面上,泛著微弱的光暈,仔細看的話,能發現那竟然是一個如真似幻的太極圖案,而且yīn陽魚還在不斷的流轉運動著。在yīn陽魚的運動中,馬良和盧祥安老爺子就會在yīn陽魚的魚眼位置上不斷變化著,時而出于極yīn中的陽點,時而又在極陽中的yīn點。

書房外面。

一個看上去有十三歲的姑娘靜靜的站在窗前,望著窗外飛雪連天,似乎能看到飛雪的盡頭,那里飄渺朦朧,時而多彩繽紛,時而歸于黑白兩sè,喧囂和沉寂不過是眨眼間的開始與終點的輪回。

當,當,當……

陳舊的落地座鐘敲響。

凌晨一點多了。

安靜的書房中。

沙沙沙的寫字聲格外的清晰,雜亂而倉促,又透著詭異的焦躁不安。

馬良睜開眼睛,掐決的雙手分開,一步邁出走到盧老爺子背后,俯身看著筆記本上那顯得倉促而雜亂的筆跡和潦草的圖案。然后,他抬起雙手,輕輕推了下盧老爺子的后背,開口發出幽幽的似從天邊傳來的詭異聲音:“茫茫天數此中求,世道興衰不自由,萬萬千千說不盡,不如推背去歸休………………”

筆停。

嚓……

紙裂。

盧老爺子從入境中醒了過來,有些茫然的看了看光線昏暗的書房,又扭頭看了看身后那個微笑著的青年。

咳咳!

突然,盧老爺子張口咳出了幾口鮮血。

馬良立刻單手按在盧老爺子的后心上,渡入一縷裹夾著意念力的真氣,撫平盧老爺子心神中的戾氣和經絡中的震dàng。

許久后,盧老爺子急促的呼吸緩和下來,看著筆記本最后一頁潦草的筆跡和圖畫,微微笑道:“還好。”

良點點頭。

“此生,足矣。”盧老爺子感慨著,面sè好似突然間蒼老了許多般,起身走到了窗前,望著飛雪飄舞,夜sè沉沉的窗外。

馬良走過去,點燃一支煙,吞吐著煙霧說道:“您老跨過那道坎了,我感覺得出來。”

老爺子的心境前所未有的寧靜祥和,語氣滄桑的說道:“人生百年匆匆,患得患失,成敗轉頭并非空………………唯有嘗不盡的酸甜苦辣咸,才知人生五味真。”

“別介,我沒那么滄桑,甭用您老的心境感化我。”

“你怎么想?”

“我除了偉岸和高遠不去想之外,其他都想………………”馬良撇撇嘴,道:“我就不信,做一個高高在上的人物,難不成吃喝后不用拉屎撒尿?”

盧老爺子難得的沒有因為馬良這句俗到極點的話而感到無可奈何,反而是心有所感的點了點頭,又問道:“你覺得,人類的信仰,是什么?”

“yù-望!”

馬良回答的很干脆。

全書完。!。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請分享

術士的幸福生活

術士的幸福生活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26/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