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又逢喜事 回到首頁

番外又逢喜事
娘子萬安番外又逢喜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皇后想要為寶瞳籌備婚事的心思可能旁人不知曉,魏元諶卻一早就有所察覺,尤其是這次皇后產下小兒趙慕之后,目光落在寶瞳身上,總是帶著一抹的思量。養心殿里,魏元諶放下筆,身邊的內侍忙上前侍奉著將奏折整理好送去內閣。大周皇帝又結束了一天的事務,站起身向外走去,等候在外面的內侍和宮人都知道皇上會起駕坤寧宮。魏元諶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初九,終于微微皺起眉頭,吩咐初九:“你進來,朕與你說兩句話。”皇帝帶著龍禁尉同知走回大殿中。殿門被關起來。初九上前行禮,正要說話,卻被魏元諶開口打斷:“你如今俸祿是多少了?”初九沒想到皇上會忽然問起這個,規規矩矩地道:“月俸二十六石。”這是朝廷給的俸祿,除此之外他們這些家將,皇上私庫還會有賞賜。初九心中略有些擔憂,皇上該不會覺得他的俸祿太多想要削減吧?魏元諶接著道:“在外面置辦了宅院?”初九老老實實地應聲:“是。”魏元諶細長的眼睛乜了初九一眼:“那你還等什么?還讓皇后為你們操心不成?”初九的婚事,他沒想要插手,即便他知曉初九不聰明,但這樣的大事還需自己慢慢磨,誰知道這個人太過差勁,就算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著實忍無可忍。初九半晌才明白過來:“皇上……微臣也想,可是寶瞳她……”魏元諶的目光再次落在初九身上,其中蘊含的威懾讓初九不禁打了個冷顫。初九忙躬身道:“微臣現在就去。”如果他再不動手,就不止會屁股開花了。初九就要向外跑去,卻又被魏元諶叫住:“將你身上的東西都掏出來。”身上的東西?初九舔了舔嘴唇,那不是更沒有把握了嗎?初九慢吞吞地掏出一把石子,在宮中委實不好找這些東西。“石子做什么?”“提醒寶瞳我來了。”交流好書,關注vx公眾號【】。現在關注,可領現金紅包!魏元諶目光微深,臉上無悲無喜,看似一片平靜不起任何波瀾,他怎么可能會跟初九這樣一個,連“用嘴”打招呼都忘記的人動氣,而且用那么多石子,不知曉的還以為初九與寶瞳有仇。登基之后,年輕的皇帝幾乎將所有精神都用在國事上,甚少管這種閑事,這次很有耐心地繼續問:“還有呢?”初九又拿出了一個紙包,里面是兩塊木牌。“做什么用的?”“上清觀求來的,掛在腰間能夠多子,微臣瞧著皇上與娘娘子嗣興旺,就準備送給寶瞳一塊。”魏元諶想要去看東南和廣東的奏折,面前這個人已是一塊廢料,調撥他不過就是白費心思。連求親都沒有,如今心思就放在了子嗣上,這種人早該與娶妻無緣了。“還有沒有了?”“這次真沒了。”魏元諶不再去看初九:“去吧。”初九松了口氣,還好就這樣過去了。“不準再用石頭砸人,不準再看你那些話本子,也不準用里面的手段,老老實實地向寶瞳求親,”年輕的皇帝淡淡地道,“若是再用什么花花心思,求親不成,就不用再來宮中當值了,寫個奏折致仕吧!”初九聽到最后半句話,吞咽一口:“微臣不敢了。”雖然他很想說,自己用的根本不是什么花花心思,寶瞳不肯嫁給他,那是因為……寶瞳年紀尚小,還沒有想到這一步而已。坤寧宮中。顧明珠聽著女官稟告:“魏九大人來求親了,只不過被寶瞳罵出了屋子,如今魏九大人就在坤寧宮外站著呢。”顧明珠頷首:“就讓他站著吧。”天氣這么冷,說不得還會下雪,到時候自然會有人著急。晚些時候,果然下起了大雪。兩個時辰之后,寶瞳皺著眉頭坐在顧明珠身邊。

娘子萬安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28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