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番外 常勝將軍(上) 回到首頁

番外 常勝將軍(上)
娘子萬安番外 常勝將軍(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晟昌五年七月。

崔禎收到西南的軍情,魏從智和木府領兵贏了東吁王朝的兵馬,收回了隴川宣撫司,這個消息讓大周上下為之振奮。

大周穩固了西南,北疆也就沒有了后顧之憂,接下來幾年是徹底收復遼東最好的時機。

可惜去年和今年北方雨水不足,糧食收成不好,朝廷還要兼顧放糧賑災。

韃靼和兀良哈也不好過,因此屢屢帶兵擾邊,想要從大周搶走糧食,人一旦餓瘋了,就會變得更不要命,雖然崔禎坐鎮北疆,沒能讓韃靼人得逞,卻也讓大周損失了一些兵馬和軍備。

崔禎帶著王菁等人去往北疆各處衛所查看情形,防著韃靼人大舉來犯,韃靼人動靜大了,兀良哈也會借機行事,他們手中還有所謂的梁王子嗣。

王菁道:“侯爺,要不然我們歇一歇,明日再趕路。”

崔禎看一眼旁邊的農莊,拿著令牌去農莊暫住一宿,想必農戶不會拒絕。

崔禎翻身下馬:“去討些水吧!”

王菁上前敲開了農戶大門,說清楚他們的來意,農戶忙將崔禎和王菁請進門。

老漢道:“沒有什么好東西,我去煮些粥,烙些餅來。”

崔禎看著老漢那單薄的身子,想必他們日子不好過:“不必了,取些水來即可。”

崔禎目光落在廚房的冷灶上:“冷水就好。”

老漢有些遲疑。

崔禎道:“就照我說的辦。”

老漢沒有聽崔禎的意思,還是拿了柴禾去燒水。

老漢道:“您等一等,一會兒水就好了。”

崔禎心中感激:“這些年北疆動蕩,辛苦你們了。”

老漢忙擺手:“不辛苦,這些年好多了,從前才真是沒有活路,這不是趕上不好的年景了,若非旱災和瘟疫,我們這個村子還挺熱鬧的。”

崔禎微微皺眉:“瘟疫?”他在衛所帶兵,是有一陣子沒有出來走動了,不過時間也不久,不至于北疆哪個村子里有瘟疫都不知曉。

老漢頷首:“疫病是從鄰村鬧起來的,我們上報朝廷,兩天的功夫就來了人,那些醫工都很厲害。吃下他們開的藥之后,許多病患都痊愈了,有些病重的沒法子,醫工和衙門的人將尸身帶走了,說是用他們的法子處置,疫病就不會散開,一直等到村子里沒有了病患,那些醫工才離開。

醫工走的時候囑咐我們,水盡量燒開了再喝,所以小老兒才沒有拿冷水給您。”

原來是這樣,崔禎臉上露出些許的笑容:“你們家中糧食可夠用?”

老漢道:“衙門來說過了,再支撐兩日朝廷的賑災糧就會到,我們家中的糧食夠用。”

說到底百姓現在對朝廷很是信任,否則不會如此安穩地留在這里。崔禎等到老漢取了熱水,就帶著王菁一起繼續向廣寧衛而去。

在廣寧衛看過了布防和軍備,崔禎這才又回到永平府,與永平府知府和衛所指揮使一起看沙盤和輿圖。

如果斥候帶回的消息沒錯,兀良哈會聯手韃靼向廣寧衛下手。

商議好了公事,崔禎去了衙署收拾出來的院子里住下。

“侯爺若是不嫌棄,可以去我家中的小院子里,”永平府知府道,“總比衙署要好一些。”

“不用了,”崔禎拒絕道,“我住衙署習慣了。”

看著離開的定寧侯,永平府知府搖了搖頭,想要與定寧侯攀交情當真是不容易,他還是回去告訴母親和夫人,讓她們趁早斷了結親的念頭,定寧侯雖然功勞赫赫,但未必就是良配。

“侯爺,”王菁一路欲言又止,等到進了屋子忍不住道,“曹知府他可能有別的意思。”

崔禎道:“我知道。”這幾年想要試探他的人并不少,就連崔家長輩見到他之后,也要問他何時續弦。

續弦的事他并沒有很抵觸,只是從心底里沒有了那個念頭,眼下這樣就很好,家中沒有太多瑣事,他將精神都用在北疆上。

崔禎吩咐王菁打水來梳洗:“你也早些歇下,明日還有事要忙。”

王菁應聲。

崔禎脫下外袍,靠在床邊就著燈看了一會兒兵書和輿圖才歇下。

第二天一早,崔禎在院子里練了拳腳,照常去衙署里與曹知府議公事。這次從衙門里出來時,崔禎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崔襄。

崔襄今年十二歲,個子雖然及不上崔禎,卻比旁邊的衙差還高了些,穿著一身短褐,看起來干凈利落,眉宇如峰,眼眸烏黑炯炯有神,長得愈發與崔禎相像。

“父親。”崔襄上前行禮。

崔禎望著兒子:“你怎么來了?”

崔襄道:“看到父親家書說北疆動蕩,就想著來瞧一瞧,動身之后讓人送消息給了姨祖母,讓姨祖母安心。”

也就是說,崔襄是偷偷跑來永平府的。崔禎想到自己小時候,也是這樣偷偷來的軍營,一轉眼過了這么多年。

崔襄道:“父親瘦了許多,是不是太過操勞?父親要在意身子才好。”最近只要聽到北疆有動靜,他就忐忑不安,恐怕父親出什么差錯,這次著實按捺不住,才會背著所有人跑來永平府。

崔禎道:“沒事,大約最近練兵練得勤。”

父子兩個人走回暫住的院子,崔襄去梳洗,崔禎就坐在院子的凳子上喝茶。

“父親,我洗好了。”崔襄換了身干凈的長袍,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清爽。

崔禎頷首:“京中如何?你姨祖父,姨祖母都好嗎?”

崔襄點頭:“都很好,淳哥兒和大皇子、二皇子也好,圣上、姑姑都安泰。”每次見到父親,父親總會將這些人都問一遍。

崔襄道:“我們府上也都平平順順的,沒有什么事。”

崔襄沒有說,兩位姨娘鬧出了些小風波,因為那委實算不得什么,無非都是些家中瑣事,不需要父親操心。父親現在不再去后院,姨娘之間也就沒有了子嗣上的爭斗。

侯府現在保證姨娘們衣食無憂,若是姨娘想要出府,只需要與父親說一聲,這幾年下來,走了三位姨娘,如今家中剩下的兩位年紀都大了,看樣子是接受了眼下的處境,覺得在府中養老更好。

崔禎想了想:“你還常常入宮去嗎?”

娘子萬安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288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