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繼續前進吧,沖啊!】 回到首頁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繼續前進吧,沖啊!】
召喚萬歲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繼續前進吧,沖啊!】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迷路?還一不小心?

全場的目光齊齊集中在這個翠衣女子的身上,沒有人能夠想得明白,到底要什么樣的妹子,才會在這種緊張時刻說出這種毫無壓力的說話,她究竟有沒有搞清楚,現在打得都已經血流成河尸橫遍野了……

“好像有點印象。938小說網 www.938xs.com”澹臺屠滅的眉頭皺起來,他總感覺這個翠衣女子很面熟,仿佛曾經在某個地方見過。

“您,您是東方一族吧?”妖帝身為妖族之王,生平最崇拜且無日不渴望親近的,就是東方一族的仙人。在遠古傳說中,妖族祖先原是仙獸,因為犯下了某些罪孽,被逐出東方世界,流浪到天界,通過強悍的實力,迫得原居民不得不接受它們的到來,按照不同實力和族群,定居在天界或者天上界,甚至,足跡漸漸遍及通天塔等下界地區。這,就是妖族各部的起源。

也就是說,現在的妖族其實是被流放的仙獸后代,只是歲月實在太過久遠,因為通婚或者各種墮落,血脈漸漸的稀薄了,一代不如一代,再沒有遠祖時的威能,最后才淪為妖族。

跟通天塔的龍族、妖族等等東方遺族一樣,天界天上界的妖族,也無時不刻都在盼望著回歸。

為了完成遠祖的遺囑。

為了每個妖族體內天生擁有的回歸意志。

為了血脈內那形同火山一般潛藏得越久就噴薄爆發得越厲害的遠古召喚……

覺醒本我,洗滌遠祖以下的原罪。獲得仙族的認可,返回東方世界,這是每一個妖族的天性和本能,即使天界再漂亮,再美好,妖族在這里享受的權力和榮譽再多,也無法掩飾心靈上的空虛。

因為。

天界并不是妖族的。

妖族在這里,更像是一種過客,一種迫不得已滯留在這里的人生過客。

“請接受我們湯谷三足金烏族的最高致敬。”金帝趕緊搶上前,向這位翠衣女子虔誠地見禮。三足金烏族是天界非常著名的東方遣族。因為時間較短。前來天界尚不足兩萬年,所以金烏族的生活習性幾乎沒有任何改變,湯谷甚至極少與外界通婚,這種不問俗事與世無爭的自我封閉。主要就是為了保持血脈的純凈性。

金帝比妖帝。更迫切渴望重返東方世界。

畢竟他們金烏族更有希望。

在某些最最最老資格的長輩之中。與東方世界的某些族群,還有著不可對外人言的復雜關系和血脈羈絆。

看見仙族的降臨,金帝激動得渾身顫抖起來。雖然只是一個幼小的仙麒麟,但能夠結認交好的話,三足金烏族的未來,或許會有改變的一天。

“咦,你是三足金烏?”翠衣女子正是麒麟女冰吟,她歪著小腦袋看了金帝一眼,搖搖頭:“看來你們族人犯下的罪孽不小,血脈力量封印得很厲害啊!”

“先祖們因為殺戮過度,遺禍至今。”金帝當然知道他們金烏族因為什么原因被驅逐了。

“做錯了也沒什么,改正過來就可以了,我就經常做錯事,媽媽從來都是原諒我的。”麒麟女冰吟很淡定地擺了擺手,安慰老淚縱橫的金帝。她的話讓眾人為之汗顏,你這種小糊涂蟲能犯什么錯誤?媽媽當然是原諒了,三足金烏族又怎同呢!當然了,殺戮過度,被驅逐出境,剝奪仙獸資格,其實已經算是比較輕的刑罰了,要是嚴格執行的話,說不定要滅族的。

“是。”可是,金帝現在又能說什么呢?只有點頭。

“你不用拜了,我能看得見。”麒麟女冰吟示意妖帝和妖族幾位不需要那么多禮,她微笑道:“你們的心情我很理解,別說你們,我離開家一段時間了,也非常想念媽媽,想念家里的一切。要不這樣,我現在準備去幫一個大壞蛋打架,但是打架這種事情,我不太擅長……”

“得令。”金帝和妖帝等妖族一聽狂喜,打架你不擅長,我們擅長啊!

能夠有機會效命,那比什么都強。

別說這仗需要征召自己。

就是與本族完全無關,有這樣的機會,也要拼命援手出戰的。

麒麟女冰吟聽完,開了個條件:“這仗打贏了,我就跟媽媽說說,能不能行得看你們的運氣,我不保證。你們體內的血脈封印,我倒可以想辦法解開一部分,當然,找個那個大壞蛋來解更合適。”

“是。”

“肝腦涂地,死而后已。”

金帝和妖帝他們兩個都感動得快要哭了。

能夠立功,就有機會。退一萬步,就算老頭子罪孽深重,再也回不去了,那剛剛出生的小輩們應該有機會重返東方世界吧?這輩子打拼了那么多年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那些小崽子的未來!

澹臺屠滅暗叫不好,這個仙麒麟一來,對方一盤散沙盤的陣營立即凝聚成了鐵板。

為了率族回歸,這個金帝和妖帝必定奮不顧身,死戰到底。

他很明白。

回歸。

對于東方遺族來說意味著什么。

就是需要他們統統戰死,這些瘋狂的家伙也會前赴后繼地沖鋒上來……

“也許擊殺仙獸是一種極大的罪過,是世間上最危險的舉動,但,本獄長沒有第二個選擇。”澹臺屠滅很慶幸面前的仙麒麟只是幼兒,而且沒有護衛,要是成年,那一切就完蛋了。

“你敢!”金帝站出來,高大的他昂然而立,屹立如山,憤怒的他身上燃燒起三足金烏族特有的太陽神火。

“滾!”澹臺屠滅舉起巨掌,一記重掌將金帝擊退十萬米外。

“還有我。”

妖帝不知何時已經立于澹臺屠滅的面前。

他的身上同樣燃燒起騰騰的神火,但不是剛烈如熾的太陽神火。而是一種吞噬萬物的陰寒妖焰。這種妖焰變幻莫測,一旦燃起,全場即如墜冰窖,寒氣侵體,滴水成冰。最可怕的是,這種妖焰還能吞噬周圍的神力,任何侵入其內的神力,都為讓它默然無聲地消化,融為一體。

澹臺屠滅揮拳,強蠻地轟穿了妖焰。重拳印在妖帝的胸口。

妖帝的胸骨立時折斷數根。

口血壓抑不住地噴出。

如瀑。

可是妖帝一動不動。形如山岳,他那充血的妖眸之中,除了痛苦,還多了一種堅毅的自信。

“你想打倒我嗎?最少需要一千拳。在那之前。我不會倒下。也不會讓你通過。”妖帝的態度是,除了在自己尸體的跨過,否則。澹臺屠滅不可能通過自己,攻擊身后的麒麟女。

“沒錯,在殺死我們之前,你就不要妄想了。”金帝重新返回,他的胸骨同樣崩下一大塊,但態度同樣堅定。

“那就先殺了你們兩個……”澹臺屠滅無情地哼了一聲。

他是一個講求結果不講過程的人。

只要能夠殺死敵人。

無論怎么也好。

揮一千拳,揮一萬拳,只要結果達成,那么就無所謂。

以為用態度和犧牲可以攔阻下自己的行動嗎?笑話,世間只有實力,才是一切的保證!

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上,要是沒有足夠的力量,無論一個人的志向和愿望有多么多么的美好,那都將是空談,都將是笑話!

“你們,統統給我住手。”桀驁男子暴吼一聲,他的臉激動得通紅,身體就像病人在打擺子那般顫抖著。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一步搶出,撲倒在麒麟女冰吟的腳下,單膝跪地,雙手作請揖樣式懇求道:“求求你,我受夠了這種鬼日子,什么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啊,什么熱愛生命處處與人和善啊,這些根本就不是我的性格。我天生張狂,桀驁不馴,看見不順眼的東西一巴掌打死才是我的心頭好……快點放逐我吧,我不要再做一個受盡羈絆無比壓抑的仙獸了,我要做個妖獸,隨心所欲,無惡不作!”

“嚇?”妖帝和金帝他們的眼睛統統瞪了個溜圓,就像看見了天下第一瘋的瘋子。

“你是窮奇?”麒麟女冰吟好容易才把桀驁男子給認出來。

“求你快點放逐我,我已經憋不住了,這場仗打到現在,我除了看還是看,你讓我過一把癮行不行?我再不要做什么仙獸了!我要做我自己,想打就打,想罵就罵,我命由我不由天,普世之下任縱橫!”桀驁男子窮奇臉上的表情非常認真。

“哎呀,還處在叛逆期的小孩子真是無法理喻。”麒麟女冰吟說這話時候忘了她自己也只是一個大蘿莉。

“幫幫忙,我真的很想打架啊!”桀驁男子窮奇簡直急得不行。

“幫忙是可以,但我跟你好像不是很熟。”冰吟搖頭。

“我都快要瘋掉了!”桀驁的窮奇非常抓狂。

血色典獄長澹臺屠滅不會坐視這種情況發生,雖然他不知道仙獸被放逐后會發生什么,但心中危險的感覺還是促使他第一時間行動。

神力爆發如滔天狂潮,挾著排山倒海之威,神軀怒速撲殺向麒麟女冰吟。

只要殺掉這個唯一能夠讓戰場發生變故的仙麒麟,那么,一切一切,都將塵埃落定。

比他更快,金帝和妖帝兩個挺立如山,第一時間擋在他的面前。他們自然不可能坐視澹臺屠滅的行動,無論血色典獄長這一出手,是否會傷及自己守護的目標,都是絕對不可原諒的存在。即使戰死在這里,也不能讓他傷到目標,那怕只是一根毫毛,也不可以。

金帝完全放棄攻擊,全部神力,用以抵擋澹臺屠滅的攻擊。

妖帝則以自己極其獨特的神力輔助金帝。

從來沒有配合過。

可是。

默契形同一人。

兩種完全不同的神力不可思議地融合在一起,比起單獨一份神力最少提升了十倍。這樣,才堪堪抵御住澹臺屠滅(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召喚萬歲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4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