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372:咒法 回到首頁

1372:咒法
隨風飄1372:咒法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1372:咒法

zì yóu術很快便完成了,但殞風卻沒有弄明白這個法術的用意。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高速更新zì yóu術雖然也是高等級的魔法,但在這個時候,除了破壞掉小仙子自己布下的空間枷鎖,根就不會有什么別的用處。

但她很快就知道了,zì yóu術破壞掉的并不只是空間枷鎖……還有魔法迷宮。

一個女吸血鬼突然出現在她的身邊,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已一鞭卷在了她的脖子上。她想要發出聲音,但骨鞭勒得太緊。“言靈”是咒法之所以強大的重要因素,同時卻也是咒法施展成功的前,無法發出聲音,便意味著她的咒法將全部失效。

“梅吉,回來!”小仙子呼喚著。

梅吉趕緊回到他自己的身體里,他與小仙子一同控制著這個越來越沉重的身體,瞪著殞風一步步地接近她。

殞風想要掙扎,但是單憑力氣,她根無法擺脫身吸血鬼的愛瑪。她確實是沒有想到愛瑪竟然一直躲在魔法迷宮里,直到最后一刻才出來。

吸血鬼的存在是無法用咒法偵測的。

聽得那幾個清陽星帝瘋狗一般的謾罵,那女邪帝玉嬌龍雖然看似神sè依然冷靜,但眼眸中的凌厲光芒卻是像星花一般激爍,顯然內心對那幾個星帝憎惡不已。

她火紅如鳳凰一般飛舞的寬大袖翻動,帝尸湖大片片浪花沖蕩而起。灰暗肥碩的帝尸孽靈在水花間吱吱亂叫。十五顆血紅血紅的惡鬼骷髏頭卷掃而過,將那些帝尸孽靈吞噬一空,頓時邪氣沖天,血光迸shè,氣息翻涌間骷髏頭身形陡然一變,變成十五頭兇猛詭秘、通體紅中發綠的強壯天鬼,變幻于云氣星光之間!

十五頭詭秘天鬼像虛空之中的恐怖兇神,血氣星光之中,孽云滾滾、兇睛血口的它們身形一隱一現,竟能雖然穿越空間距離。隨意隱身藏入虛空,然后突然從清陽星帝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忽然閃現,發動攻擊!

這突然的變化,饒是那三大星帝早有準備。也是面上大是懼sè,想來以前在這瞬遁虛空的神秘天鬼面前吃過大虧!

一名星帝更是匆匆忙忙召喚出自己的一個分身,幫自己守護后背,以防被天鬼從背后偷襲。

卻沒有料到他頭頂那片虛空一片紅光毫無征兆地波動,一頭兇形惡相的赤綠天鬼身披滾滾孽云,一探身出現,變雙爪其下,戾氣涌現,一下子將這個剛召喚出自己分身的星帝抓了個腦漿迸裂、帝星碎破,一陣強烈的刺眼星光像激蕩的氣流一樣洋洋灑灑散落茫茫帝尸湖上空!

“賤人。我天靈仙君與你勢不兩立!”

尊被毀,這天靈仙君那是又怒又怕,睚眥yù裂的他不甘地惡罵間,連忙控制分身,在虛空中畫出一圈星光蕩漾的“時空大門”,像逃遁回老巢!

雖然尊被毀,但還有一個分身,分身擁有尊七分修,一切還可以重來,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嘛!

卻不料那女邪帝玉嬌龍冷哼一聲。曼妙婀娜的身影有一團狂烈的火風閃過,手中才祭煉到一品階位的赤光四shè的方天畫戟狂風急雨般傾瀉出漫天殘影,那一腳已經踏進星域傳送大門的天靈子分身頓時慘叫一聲,僅有的一尊分身瞬間支離破碎,化無數碎片消失在虛空之中!

“想留你一命。嘴巴卻是這般的又臭又賤!”

這女邪帝手舞奇形血sè大戟,帝袍獵獵。冷傲當空,這份冷酷和狂野看得真言和克加德都眼中泛出一片異光!

好強!好牛叉的美眉!

就在這時,那邊在主要承受白衣殘魂這斬帝殺神如碎泥般的兇神攻擊的男邪帝孤蓬卻是一生慘痛的悶哼,周身星光一陣渙散,俊挺威猛的身軀像千斤墜一般掉入下面幽暗詭秘的帝尸湖!

原來一道如飛蛇似電龍的白虹呼嘯之下,連破他天鬼護體、邪云結界、星力帝盾三重防御,像響尾蛇猛地探頭在他胸口點了一下,讓這也無比強悍的男邪帝抵擋不住,落入了帝尸湖!

“殘魂,我們出給錢買命,你卻出手不力,讓天靈子魂飛魄散!還不快過來誅殺玉嬌龍這魔女?”

那兩個清陽星帝大喜下,也是狂聲大叫,都是滿品星帝修、以二敵一卻被女邪帝玉嬌龍殺的險象環生的他們,間白衣殘魂終于暫時重創了一個他們的眼中釘,不急忙呼喊殘魂出去幫忙!

這兩個清陽星帝,平rì想來也是過慣了高高在上無比尊崇的**大帝生活,慌亂匆忙下大喊,卻是忘記了他們現在的身份,對面那可是放逐虛空兇名昭著的狂徒,他們的厲喝大喊語氣,顯得他們才是老大一般!

那白衣殘魂聽到這兩個清陽星帝的呵喚,一張原就兇相畢露的俊臉那肌肉線條不更是抖了一抖,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他伸手一引,那道正要再接再厲追殺墜湖邪帝的亮晃晃白虹,不及時掉頭,銳鳴中白光一閃,一劍逼退女邪帝玉嬌龍!

兩個形象環生的清陽星帝不大大地松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剛要說什么話,卻見那道斬帝弒神的白虹像一道虛空彗星之尾一般掃過,他們尊貴無比的三品大帝之軀頓時爆散成漫天濺shè飄散的碎芒!

“兩個廢物,竟也敢對神大呼小叫,不知死活!”

將自己雇主一劍斃殺渣都沒剩下的兇神殘魂,漠然看著漫天星芒迅速散去,只冷狠地吐了一句話。

一言不對,便出手斬帝,毫不猶豫,哪怕對方是出錢的老板雇主!

這份兇殘、暴戾和冷漠無情。即便那邊的真言、克加德和女邪帝玉嬌龍。也忍不住一陣動容:果然好狠!

“玉嬌龍,想當年你也是那血殺神手下的第一心腹,也***有那個際遇成先天真神,我早就嫉妒憤恨你已久,今天遇上了,你還是乖乖伏誅吧,要怪就怪你那個大神老大沒有罩住你,殺了你,相信我胸口這一口萬載未松散絲毫的怨氣,終于可以消緩大半!”

殘魂雙眼充血猶如惡狼。白袍上神紋流轉,轉向凝神相對中的女邪帝,那冷漠殘忍的面容卻似乎終于有了狂烈的喜sè,一種似乎看到終于解脫一二的神sè!

“神尊的玄妙用意。你這小小神靈卻是遠遠無法領悟絲毫。我玉嬌龍今rì雖然是重頭來過,未來的成就卻將能遠超以前!殘魂,你心胸狹窄,乖張暴戾,落到這個地步卻是咎自取,我恐你再無重燃神火的可能,因連你劍宗神尊也看不慣你!”那玉嬌龍女邪帝一邊控制十五頭詭秘兇悍的赤綠天鬼守護自己,一邊分出神識遁入帝尸湖查看那被殘魂重創的男邪帝情況,暗中松了口氣。

“無法重燃神火?媽的,老子今rì就干掉你和孤蓬。讓那斷云痛喪心腹和兄弟,也足夠了!”

殘魂眼中一陣yīn郁的光芒閃過,似乎也知道自己重燃神火的可能xìng不大,因正如對面的玉嬌龍所說,他xìng格乖戾,連上頭老大劍宗一代神尊也不喜他,現在他可是嫉恨無比。

“這一切,都拜你們這些不過走了狗屎運的混蛋們所賜,我要將你們碎尸萬段!”

眼中yīn郁的光芒驀地變滔天那道殺機和仇恨,白衣殘魂悲聲厲笑。身體星芒匯聚,神念疾運,四股白晃晃刺眼之極的星光從他身軀內剝離出來,竟然四具廢神分身,兩具朝帝尸湖落去。兩具朝女邪帝殺去!

四大分身!這白衣殘魂果然是手底硬朗扎實,不愧是神力中等偏上的兇神級別!

不過。贊嘆歸贊嘆,感慨歸感慨,這邊的真言卻是毫不猶豫厲喝閃出,漫天魔云和血光布滿虛空,也凝神一變,將三具在其他星域掠奪式自我修煉的強大分身召喚出來,朝此時猶如喪心病狂的、歇斯底里的恐怖兇神殺去!

“這玉嬌龍和那孤蓬兩個邪帝,看來都是我邪惡陣營萬載難逢的強者,而且似乎背景強大,卻是不能看他們就這樣被這殘魂瘋子擊斃!”真言心中掠過這樣的念頭,有了一絲想和這一男一女兩邪帝結交聯盟的想法。

后面的、早已經被一代瘋狂兇神震懾得戰戰兢兢的巫妖半神克加德,見真言這難得結交的同盟“冒冒失失”“以卵擊石”沖上去,卻是嚇得小心肝撲通撲通地亂跳,面無血sè的他腹誹不已:靠了,想英雄救美,贏取那絕世美女的青睞,也不用把俺這小身板拉上吧!

不過,這巫妖半神克加德還是比較講義氣的,加上剛才殘酷的激戰和殺戮也激發起他心底中藏蘊了無數念頭的獸血,所以,還是顫悠悠地出手了!

“凝視石化!”

“虛弱之光!”

“命匣靈魂鎖鏈!”

一連串或慘敗、或灰綠或幽暗的光芒從半神巫妖克加德身上飛出,紛紛灑灑澆落在那不可一世的瘋狂兇神殘魂身上,可見我們的惡靈深淵之霸主大人也是有幾分實力的。

身板雖然太過羸弱了點——連上兩三個熱****巫也氣喘如牛,但老克這魔法邪術卻不是蓋得,各種詛咒、虛弱和毀滅的光芒閃得那白衣殘魂臉sè灰綠難看之極!

顧名思義,這凝視石化,是能束縛麻痹敵人的強大魔法。詛咒、虛弱等法術則是減損敵人實力的yīn損手段。

至于那命匣靈魂鎖鏈,卻是巫妖半神克加德最強大也最有用的保命禁法,巫妖半神有七條命,就是那七個神秘的命匣,用命匣靈魂鎖鏈后,克加德相當于八命一身,加上他半神的實力,即便受真正的神力弱等的小神致命一擊,也能保命一絲生存氣息,何況面前只是抵抗一名廢神的可能毀滅攻擊!

不過,這命匣靈魂鎖鏈禁法顯然很耗費力量,一道幽暗詭異光環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巫妖克加德。更是臉sè虛弱蒼白。小腿不停抖索顫動:媽的,這次回去一個月內都沒有力氣去耕耘那些傾慕信仰我的女巫的動人身體了!

“區區西方小術法,也敢在神面前班門弄斧?”

被巫妖半神克加德各種法術弄得狼狽不已的殘魂,不兇xìng大發,奮力一振,星力涌現,身上那一層層或石化、或慘綠的sè澤終于被他強行彈落,他兇睛直視躲在遠處手拿小木棒的猥瑣巫妖克加德,就要閃過去先擊殺這威脅力不小的小半神!

真言、玉嬌龍、孤蓬和巫妖克加德中,這克加德無疑是階位最高的存在。雖然真正戰斗力可能不如三位邪魔大帝,但卻是最麻煩的對手。所以,殘魂想先搞定這yīn險猥瑣的巫妖半神再說。

“殘魂是吧,想對付我兄弟。得先過帝這一關!”

這邊的魔云血光雙結界的真言卻是哈哈一笑,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截在殘魂如白虹閃耀的身形之前,蕩魔斬魔光四shè,硬是擋住了斬虹神器兇悍之極的一擊!

聽到真言的大喝,后面的巫妖克加德感動得幾乎眼眶都充溢著飽滿的淚花:真是好兄弟啊,回去后我可以考慮考慮送幾個深淵最美麗xìng感的女巫過去給你享用享用!

殘魂的斬虹劍竟然是一件神器!

斬虹劍通體白煌煌、亮燦燦,光華耀眼,在虛空中劃過就猶如一條白虹。

三品星域大帝的一念之間是多長時間,真言可以在自己的一念之間化身一道魔光轉悠地魔界域一圈,可以毀滅成百上千的大魔王級別的魔族強者。可以控制天魔分身同時出沒在六大異域。

可以說到了三品大帝這個級別,他們這些“小變態”的一念概念絕對是一般生靈的一念轉悠時間的萬分之一。

梅吉走到她的面前,不顧她眼中的驚恐把她推倒在地。愛瑪冷笑著踩在水之jīng靈的胸口,讓殞風無法動彈。

梅吉回過頭來看著蘇麗。

蘇麗默默地向他點了點頭。她對黑暗之力遠比梅吉了解得多,自然一眼就看到了梅吉體內的那股黑sè渦流。

梅吉撲在殞風身上,無視她的反抗將那火熱的部位闖進她的身體里。他與殞風當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但從來沒有哪次像現在這般粗暴過。他不顧一切地撞擊著她,讓她的身體在劇烈的痛楚間扭動著。他體內的黑sè渦流終于找到了宣泄口,沿著他們身體的連接部位沖進了殞風的體內。

然而,當黑sè之力在他們兩人之間形成平衡的時候。它便不再流出。殞風的體內開始生出一種抗力,想要讓它重新回到梅吉身上。就算是他和小仙子一起聯手,也無法僅憑著意志將它從他的身體里完全驅除,反而讓黑sè渦流在他與殞風的來回撞擊間越來越漲大。

這時,梅吉感到一個柔軟的身體貼在了他的背上。他回過頭,看見的卻是蘇麗的臉。

“我來幫你。”蘇麗低聲說著。

她吻在梅吉的唇上。

同樣的黑暗神力從蘇麗的口中傳到了梅吉體內。只是這一次的要溫柔得多。兩人的心靈在一瞬間碰撞出火花,藉著這份jīng神接觸,梅吉感受到了蘇麗那顆對他充滿愛意的心。

他在蘇麗的心靈中看到了一副畫面,在畫面中,一個穿著灰sè的少年孤獨地守在銅心祭壇的暗室里,一分鐘又一分鐘地等候著誰。這個灰衣少年當然就是梅吉自己,但他卻實在想不起他什么時候做過這樣的事,但這個畫面毫無疑問是蘇麗心靈深處最重要的記憶,他甚至能夠體會到少女回憶著這個畫面時所生出的甜蜜和溫暖。

兩個人的意志結合在一起,終于將那霸道的黑暗之力送回了殞風體內。殞風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念頭,身體在突如其來的滿足間戰栗著,臉上是失神的愉悅。

梅吉從jīng靈的體內退了出來,牽著蘇麗一同退開,愛瑪也抽回了骨鞭,閃到了遠處。他們一同看著倒在地上的殞風,沉默著。

殞風的肌膚開始泛出紫斑,身體也在不斷地扭曲,顯然還沒有從**中褪去。但她的神情卻開始驚慌,黑暗神力的反噬讓她越來越痛苦。她想要爬起來。卻無法做到,只好艱難地向梅吉和蘇麗伸出手,無力地喊著:“救我……梅吉、蘇麗……救我……”

梅吉看著她的掙扎,卻發現自己難以對她生出同情。他轉頭看向蘇麗,少女的臉上也只有冷漠。

“她曾經是你的母親……”

“不,”蘇麗卻只是淡淡地回答,“她從來就不是!”

梅吉沒有再說話,他知道蘇麗是對的。

在他們面前的這個女人,也許從來就沒有珍惜過任何東西,在這個世界是這樣。在她以前的世界也是這樣。一個人內心的冷漠絕不會只是隨著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而被改變,對這個女人來說,“瑪麗.蘇倫埃薇爾”只是一個虛構的角sè,“殞風”也只是一個虛構的角sè……也許她自己從來就沒有真正地存在過。

他看到水之jīng靈的身體在一塊塊爆裂。直到癱在地上再也無法動彈。那可怖的尸體讓(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隨風飄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6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