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傳記風云】之萬年一夢--我名落星辰 回到首頁

【傳記風云】之萬年一夢--我名落星辰
大周皇族【傳記風云】之萬年一夢--我名落星辰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叫落星辰。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從我很小的時候我就和族里其他的孩子不同,這不僅僅因我是當代族長的兒子。我的母親懷有我的時候,夜夜繁星滿空,無數的星星映shè出巨大的光束落入母親的身體之中。我的外祖父也就是上代族長我取名落星辰。

從我小的時候開始我就被冠以天才之名,他們都說我是千年以來族內天賦最強者。

我們落家在整個上古時期算是一方之霸主,父親大人地魂修。我曾經見過父親大人用他的連天弓一箭將一個傳奇境的人shè殺。父親的連天弓很棒,可父親卻說每個人都有命里屬于自己的弓,我的會比他的更加強大。

在我15歲的時候我終于達到了天沖境。第二天父親把我叫到了他的身邊,:“星辰,當你出生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會于眾不同。果然,你比我預期早的到達天沖境,可是我們落家氣運以盡。”

“父親你說什么?氣數已經?怎么可能我們落家現在是如rì中天阿,何況有坐陣……”

“星辰,雖然你才15就達到天沖境,可對于我們這和層次的人來說你還像嘍蟻一樣弱小。你還缺少磨練。遲早有一天你會明白今天我說的話,我接下來要做的。”

“父親什么意思?”

“父問你,了我落家的復興你愿獨在沒有長輩的庇護下成長么?”我重重的跪在父親前:“父親,我愿意。”

父親爽朗的大笑幾聲,接著命我吃下一粒彈藥“父很期待萬年后我的落兒達到什么層次”我突然沒了意識,醒了的時候周圍已經是一片空地。整個落家城沒了蹤影。

向周圍的人打聽后才知已經是已過萬年,已是近古。據說上古,中古的人紛紛隕落,可是父親怎么會隕落。我不信,我不信!恍惚間我似乎明白父親的意思。可到底發生了什么?父親,甚至那些大能都哪去了?

我不停的修煉,與人不停的撕殺,后來加入了現在一個名叫大周朝的御龍直的地方。我想借助大周的力量來尋找消失的落家。在一次執行任務中我無意得到一把魔神落rì弓。父親沒有說錯,我的弓確實很強,我以它可以無視同級防御。

我要盡快成長,變得足夠強大好能接觸到核心的秘密,談查我們落家消失的秘密。

歲月如白駒過隙,轉眼間我已經在這個陌生的時代生活了3年,天沖5品了。在這個朝廷征繳大軍中出任副統領。還記得剛進入大軍的時候依稀能感覺到幾個上古的氣息,而且幾個似乎是我們落家當年所鎮壓的,他們的氣息比我強橫許多,甚至有打破命星的隱藏在大軍之中,可他們并沒有發現我,估計是父親的那顆丹藥的作用,屏蔽了我的氣息。再加上上古時期并不缺天才,人才輩出,他們是不記得我了

最讓我心中不安的是如今這個朝廷,什么時候我們眼里不值得一的世俗力量居然如此強大,隱隱有吞并萬派之勢力。當每次我覺得似乎我觸及到了上層時總會有更高的層次,以我的修都不是明面上最強的。而且我發現無數的宗派人士,有的來自上古,有的來自之后的中古,全部委屈于大周,到底是什么原因?

最讓我心忌的是人皇,我永遠忘不了他看我的眼神:似乎把我看得個jīng光。最重要的是他的那句話,“不錯,不錯,落冥神箭以初成”“另外別辜負了朕給你的魔神落rì弓”他怎么會知道我所修煉的功法?這可是上古時期我無意進入族內禁區所得,父親都不知道,他怎么會?魔神落rì弓居然是他刻意留給我的,難怪當初的封印那么好破封。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

從人皇身上我感覺到了比父親還強烈無數倍的力量,這就是玄冥境,接近三魂圓滿么?

這三年來,在無數的替朝廷征繳的時候,我曾經無數次命懸一線,可就在每次我想要放棄的時候,耳邊總會響起父親那爽朗的笑聲。

是的,我答應過父親,答應過他一個人前行,我怎么可以放棄?或許我的族人門正等著我,他們千百年來的天賦最強者去救他們。我怎么可以放棄?我要變強,變強。

吾名落星辰,吾yù落星辰!!

這次有個叫帝一的劍宗傳人來挑釁,正好,那便戰吧。戰戰戰!

我帶著御龍直所屬沿著帝一留下的痕跡追了一天一夜終于追上了。可我低估了他,他比我想的還要強大,是他故意引我出來我才能追到他。

一身華貴的月白sè長袍,腳踏銀靴,周身散發著強大的劍意,手尺一把不閃光的劍。可我知道知道那劍比我手里的魔神落rì弓還要霸道。

帝一背身對我,附手而立。我踏步上前,:“帝一,你私闖十萬征繳大軍軍營,斬落...

帝一轉過身,目若寒星,玩味似的目光看著我:“落星辰?聽說你是征繳大軍中的青年楚曉,不知是否突得虛名?”

“是不是徒有其名,你一試便知。”

“所有御龍直所屬退出5000米之外”

“是,大人”

從他的身上爆發出強烈的戰意,我也不甘示若,默默從背后拿出魔神落rì弓。帝一眼中光芒大盛,手握虐仙劍向慢慢我劃來,雖然緩慢可卻有種躲避不開的感覺。

我不躲不閃,帝一的劍離我的胸前不足一寸。就在所有人都認我被刺中的時候,劍卻直接劃過我的身體,虛影!帝一的劍詭異,可我更快。

箭者,首先都要有保命的絕招才能存活下來。上古時期,父親曾親自教授我身法,他說箭進可攻退亦可守。進者可千軍之中順殺上將,退者可萬人圍攻安然離去。

在離帝一500米外重新凝聚出身形,金sè的光束從魔神落rì弓中沖天而出,分9道利箭shè向帝一,每個箭都劃破空氣帶起巨大的破空聲。帝一眼中光芒更盛,依舊是慢飄飄的一劍,帶起巨大的紅光,和九支金sè的箭撞在一起。

哄的一聲,隨著金sè于銀sè的交融整個大地澤跟著顫抖。在塵于土重新落到大地上時,300米內的大地已經深深的凹陷進去。

“帝一,如果你今天就這點事,那今天就留在這里吧”

“落星辰,今天就讓你見識真正的劍道”

“上古時期,劍宗萬派之首,其劍到不知道你領略了幾分?”

上古時期,劍宗萬派之首。其劍道傲視天下用劍者,劍者無不視劍宗圣地。劍宗最出名的四把劍,一把居然在這個帝一手里。要知道這四把劍是劍宗鎮派之寶,就是地魂境的長老都不見得有資格使用它。

帝一身上突然爆發出強大的劍道,他手中的虐仙劍發出刺眼的銀光。魔神落rì弓隱隱有要脫離我控制的跡象。心中不敢怠慢,全力運起心法。空氣似乎變得灼熱,御龍直的隊伍早已退出50里之外,整個大地上空都蔓延著空前強大的戰意。一股無形的力量從他的劍上涌出,同時魔神落rì弓也發出相同的力量。這是兩種道的抗爭,是來自劍意與箭意的對決,這對決從上古時期存在。父親與劍宗大長老進行生死戰,只分出劍與箭誰更強,最后兩人出乎意料的全部安然歸來,外人不得其解。

箭意與劍意交纏在一起,同樣的犀利,同樣的銳不可擋。帝一抓起虐仙劍向我劈來,天空之中有一個放大數百倍的虐仙劍銀sè能量跟著一起緩緩朝我下落。“玄冥破天”最強的箭技發出。時間仿佛已經定格,那一刻,太陽的光芒變得黯淡。取而代之的是沖天而起的巨大的黃sè金箭、銀sè利劍及它們的光芒。只看見金sè與銀sè相接了,互相攻擊,奪取能量。僅接著一股氣浪沖天而起將我和帝一全部集中。巨大的能量爆發出來,那一刻太陽徹底沒了光芒,整個天空一片炫sè。

許久之后,能量已消失殆盡,天空又重歸平靜。可大地已經滿目瘡遺。雖然天空中已經沒有了能量,可強大的兩種道法還沒分出勝負,依舊在天空中無形的爭斗。

太陽的光芒重新散發出光芒。地面重歸安靜,天空爭斗的劍意與箭意已經完全的糾纏在一起,難舍難分。平靜了許久過后,整個地面的原貌已經回復。只剩下天空的兩種jīng神層面的能量再呼嘯著。

帝一面對著我,突然道:“你的箭意很強,不過只有在上古才會有用箭有這種信念的,真的很奇怪。”

我神sè一緊:“你在見過這種箭意?”

“不,我只是聽宗們內的一個長老過。”

“那么他在哪?”

“死了,”帝一皺了皺眉毛“今天我們玩分個勝負也只能兩敗據傷了,我想你也不會期盼這種結局。還有,你很強”說罷,帝一御劍而走。

我也離開了這個地方,畢竟天空中的兩股力量不是我所能抗衡的。在一個山上調息好后發現隱隱有突破天沖6品的征兆。索xìng開始修煉,果然7rì后突破了。回到(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大周皇族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7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