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后記3【苦盡甘來,張芊芊】下 回到首頁

后記3【苦盡甘來,張芊芊】下
極品天王后記3【苦盡甘來,張芊芊】下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后記3苦盡甘來,張芊芊下

:看這章,聽《記事本》感覺會很好。938小說網 www.938xs.com

……

傍晚時分,東海的各大主街道如同往日一樣出現了堵車的現象,一輛輛汽車宛如一條長長的鋼鐵長龍,一眼望不到盡頭。

一條主干道上,陳帆坐在黃金版賓利轎車的后排,輕輕揉著太陽xué,司機阿呆面對堵車的狀況,一臉無奈的表情,對于旁邊那些汽車里的妹子對著賓利轎車猛拍的行為視而不見。

“嗡……”

忽然間,原本安靜的汽車里響起了手機震動的聲音。

聽到手機的震動聲,陳帆停止揉太陽xué,拿起座位旁邊的手機,赫然發現是張芊芊的來電。

當初,陳飛第一次和陳帆見面,試圖在陳帆面前擺陳家大少的架子,結果被陳帆一陣冷嘲熱諷,敢怒不敢言地離開后,試圖將火氣撒到張芊芊的身上。

那一天,張芊芊發著高燒,卻在父母的強行逼迫下,穿著單薄的服飾去酒店見陳飛。

那一天,張芊芊沒有按照父母所說的那樣,為了前途巴結陳飛,而是很干脆地告訴陳飛:這個世界能讓她心甘情愿當玩物的男人只有陳帆。

那一天,張芊芊的話jī怒了陳飛,不過自恃其高的陳飛沒有將怒火發泄到張芊芊身上,而是發泄到了張芊芊的父母身上,結果張芊芊被她父親張生光打了一個耳光,她哭著離開,在電梯里情不自禁地撥通了陳帆的電話,哭著說想見陳帆。

那一天,陳帆趕到江邊救下了被幾名混混逼得要跳江的張芊芊,將幾名混混送進了地獄!

同樣是在那一天,陳帆記下了張芊芊的手機號碼。

時隔如今,已經將近兩年了。

在過去的兩年時間里,張芊芊基本沒有聯系過陳帆。

在這樣一種情形下,猛然接到張芊芊的電話,陳帆不禁有些愕然。

電話那頭,張芊芊站在醫院的天臺上,迎著夕陽,握著電話,因為緊張,柔弱的jiāo軀在晚風中微微哆嗦不說,整顆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上。

緊張么?

是的!

因為……在她看來,陳帆應該沒有記她的電話,而像陳帆那種身份的人,對于陌生電話,一般不會接聽。

“張芊芊嗎?“

終于,在張芊芊局促不安地等待中,電話那頭的陳帆接通了電話,聽筒中傳出了陳帆那令張芊芊感到熟悉而陌生的聲音。

那聲音似乎近在眼前,又仿佛遠在天邊,給她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晚風中,張芊芊的身子劇烈一顫,隨后直接僵硬,她屏住呼吸,微微顫栗道:“陳……陳帆,你好。”

“你好,張芊芊。”電話那頭,陳帆察覺到張芊芊的異常,略顯疑huò:“你找我有事嗎?”

芊芊強忍著流淚的沖動,聲音顫抖,道:“我……我媽得了癌癥,活不了多久了,她想在臨死前見你一面,你現在能到東海武警總醫院來一趟嗎?”

“唰!”

耳畔響起張芊芊帶著幾分哭腔的聲音,陳帆臉sè不禁一變,瞳孔也是陡然放大,一時竟然忘了回答。

電話那頭,張芊芊沒有得到陳帆的答復,以為陳帆不愿意,頓時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般,無力地蹲到在了地上。

“對……對不起,陳帆,我知道不應該打擾你,如果你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夕陽最后一縷余輝映照著張芊芊那張完全被淚水染濕的臉龐,她那握著手機的右手像是觸電了一般,抖動不止,渾身上下也是不受控制地哆嗦著。

“我馬上到!”

耳畔響起張芊芊那傷心yù絕的聲音,陳帆只覺得心頭微微一疼,第一時間給出答復。

“謝謝。”

張芊芊如負釋重,整個人直接坐在了地上。

“阿呆,你把車開回去,我去辦點事!”

與此同時,陳帆飛快地對阿呆吩咐了一聲,不等阿呆回話,便直接推開車門,下車,就地一彈,整個人如同一陣旋風一般消失在阿呆的視野之中。

半分鐘后,陳帆一路狂奔到一個位于十字路口的交警亭,縱身一躍,身子穩穩地落在一輛交警使用的摩托車上,在那名交警目瞪口呆的表情中發動摩托車,用力地轟了一下油門。

“嗡!!”

伴隨著一聲悶響,油煙從排氣筒冒出,陳帆騎著摩托像是風一般,重新沖進了街道之中。

“你……”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那名交警完全傻眼,等他回過神,試圖開口叫住陳帆的時候,陳帆早已不知去向。

夕陽最后一縷光輝徹底沒入了地平線,夜幕降臨,道路兩旁的霓虹燈亮起了燈光,柔和的燈光照亮著整條街道。

街道上,伴隨著呼嘯的警笛聲,那輛交警使用的摩托在陳帆的駕駛下,時而從道路右側超越前方的汽車,時而從兩輛汽車中間躥出,時而忽左忽右,像是幽靈一般,讓人無法捕捉到蹤跡。

摩托車上,陳帆因為沒有戴頭盔的緣故,被晚風吹得臉龐生疼,不過……他卻沒有在乎。

此時,他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都要在張芊芊的母親離開之前,趕到醫院!

就在陳帆玩命地駕駛著摩托車,在道路上上演飆車大戲的同時,東海武警醫院的重癥監護室里,張芊芊的父親張生光將一本日記放在馮婷的枕頭旁邊,道:“你要我從芊芊的房間里翻出這本日記干什么?”

“你沒看日記嗎?”

馮婷將日記壓在枕頭底下,虛弱地問道。

張生光搖了搖頭:“我拿到日記后,只顧著開車往醫院趕了,還沒來得及看。日記里寫得什么?你拿它做什么?”

“一會你就知道了。”

馮婷或許是累了,沒有給張生光解釋。

張生光略顯疑huò,不過……看到馮婷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樣,所有的心思又都放在了馮婷身上,沒再去想馮婷為什么在這個時候拿張芊芊的日記。

隨后……當張芊芊進入重癥監護室病房的時候,馮婷對著張生光使了個眼sè,示意張生光不要將偷拿張芊芊日記的事情說出來。

二十五分鐘后。

當陳帆來到馮婷所住的重癥監護室的時候,張生光和張芊芊均是陪在馮婷身旁聊著什么。

愕然聽到開門的聲音,張芊芊一家人第一時間將目光投向了門口。

突然看到陳帆出現,張生光顯得十分震驚,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馮婷讓張芊芊叫陳帆來的事情,而張芊芊的表情多少有些復雜。

曾經,當她在chuáng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的時候,她曾幻想過自己會和陳帆再次見面的各種場景。

她想得最多的場景便是和陳帆當初在東海大學發表演講時一樣——陳帆被萬人矚目,她在人群中默默地注視著陳帆。

她從未想過自己會以這樣一種方式,以這樣的場景和陳帆見面。

“芊……芊芊,快請小帆進來。”

若是在曾經,以陳帆如今的地位,馮婷見到陳帆肯定會流lù出一份極為尊敬的表情,而此時此刻,即將走到生命盡頭的她,非但沒有做出那樣虛偽的表現,相反直接稱呼陳帆為小帆。

聽到馮婷的話,不等張芊芊開口,陳帆便徑直朝著病chuáng走了過去。

張生光見狀,從震驚中回過神,一時有些不知所措,而張芊芊并不知道自己母親叫陳帆來的目的,也是沒有說話,只是面sè復雜地看著陳帆走來。

“芊芊,扶我坐起來。”

這一刻的馮婷,情緒顯得有些jī動。

張芊芊點了點頭,默不作聲地將馮婷扶起。

與此同時,陳帆走到病chuáng前,帶著幾分擔憂,幾分關心地問道:“伯母,您現在的病情到什么程度了?”

“等著熬時間了。”馮婷淡淡一笑,仿佛已經將生死看得很淡了:“小帆,實在不好意思,這個時候讓你來到這里。”

聽到馮婷這么一說,陳帆眉頭一挑,正要說幫著馮婷找國外的癌癥專家治療,卻聽馮婷又道:“小帆,我也不瞞你,我在這個時候叫你過來是為了芊芊。”

“媽……”

馮婷的話讓張芊芊一怔,隨后瞬間明白了什么,試圖阻止馮婷繼續說下去。

“小帆,想必你也知道我家芊芊很喜歡你。”馮婷沒有在意張芊芊的阻攔,再次開口道。

“媽,不要說了!”

張芊芊有些急了,似乎……她并不想在馮婷即將離開人間之前提及自己和陳帆的事情。

陳帆對于張芊芊喜歡他,也隱約能夠察覺到,而張芊芊自從改變之后,他對張芊芊的印象也改變了許多,只是……他總覺得兩人之間隔著一層窗戶紙沒有捅破,而且張芊芊也從未真正在他面前表現出過那份愛意。

如今,聽到馮婷的話,看著張芊芊滿臉焦急的模樣,陳帆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小帆,我已是一個將死之人,有什么話也不給你藏著掖著——我告訴你芊芊喜歡你,是想讓你接受她對你的愛意。”馮婷說到這里,似乎覺得自己的語氣有些不對,自嘲地笑了笑:“小帆,也許你會認為,我這么做,是想讓芊芊和以前一樣高攀你。”

這一刻,馮婷將高攀兩個字咬得很重……很重……

“媽,求你了,不要說了,好不好?”

張芊芊任由淚水滑落臉龐,試圖再次阻止馮婷。

“生光,你先帶芊芊出去下,我和小帆談談。”馮婷見狀,對張生光道。

張生光上前抓住張芊芊的手,張芊芊含淚望著陳帆,無動于衷。

“芊芊,我陪伯母聊一會,沒事。”陳帆柔聲道。

沒有回答,張芊芊默默地跟著張生光離開了重癥監護室。

“小帆,我希望你接受芊芊,并非想讓她再次(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極品天王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7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