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四十二章 和鳴二 回到首頁

第四十二章 和鳴二
極品太子爺第四十二章 和鳴二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解毒?”唐夏微微皺起眉頭,她的毒不是早解了,還解什么解。938小說網 www.938xs.com[起舞電子書75txt.]

流玥抬起宛若浮云般的眉眼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沒有言語,只是在她說話的空擋,把她穿好的衣服,給扒了下來。

“你究竟想干什么?”看著自己剛穿好的衣服,被扒了下去,唐夏扯開嗓子沖著流玥大聲喊道。本來她還以為他算得上一個正人君子,沒有到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衣冠禽獸。說什么對她的身體沒有興趣,卻一個勁的脫她的衣服。

說話同時,唐夏冷著一張臉,抬腿便朝流玥踢去。她唐夏可從來都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綿羊,想占她便宜,可以,那要看看他有沒有那個實力。

然而,腿抬起來的那瞬間,唐夏突然愣住了。

怎么回事?原本退下的那股燥熱,又如浪潮一樣席卷而來,且比原來更猛烈了。

“嗯…”魅惑人心的聲音抑制不住的從喉間溢出,唐夏抬起的腿還沒碰到流玥,就重重的落了下去。

熱,好熱!

緋紅的顏色迅速爬上唐夏的臉,那雙清冷孤傲的眼,染上猩紅的色彩,變的魅惑人心。唐夏用力的甩了甩頭,手不由自主的就拉下身上的衣衫。

雪白的肌膚大片大片的裸露在外,白中透著淡淡的紅,讓人忍不住想摸一下。

媚眼如絲,風情萬種,這樣的字眼,用在唐夏身上一點也不過分。

一襲白衣的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美的似真似幻的臉上,看不出一點漣漪,平靜的像是深冬凝結成冰的湖水。對于眼前的美景,絲毫不為之所動。

“不是說解毒?”還愣著那里干嘛?過一會不用勞煩你了,我直接去見閻王得了。

纖細的手握到鮮血直流,唐夏抱成團,努力壓下不斷從喉間溢出的聲音,用盡全身的力氣朝流玥斷斷續續的吼道。熱門

流玥看著她,也不說話,就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頭。

昏黃的燈光落在他身上,給人營造出一種極不真實的感覺。

此時此刻,唐夏都有種想要撲上去的沖動了。

他媽的,真他媽的小氣。視線模糊的看著那張足以迷倒所有女人的臉,唐夏狠狠的啐了一口,將那張紅中帶黑的臉別過去,不在看流玥。她自然知道流玥為什么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就只是事不關己的看著,可是求他的話,她怎么說出口。

一分鐘,兩分鐘過去了,看著那個倔強的要命的小女人,流玥淡淡的嘆了口起,嘴角似有那么一絲的嘲弄,最終伸手把唐夏給扶了起來。

他說:“遇上你是我的劫”

唐夏裂開嘴笑了笑,那笑很賊,也很得瑟。

她就知道,他不會見死不救,如若不然他也不會把她帶回來了。

伸手一件一件褪去唐夏的衣衫,直至剩下一件雪白的里衣,流玥并沒有如唐夏所想的那般,朝她撲上去,而是緩緩的繞道她身后,雙手成掌落在她背上,盤腿坐了下來。

真是罪過,罪過,是她想的邪惡了。撇了撇嘴,唐夏很誠懇的檢討了一番,只是臉上的笑怎么看怎么賊。

眸光似水的看著唐夏,流玥語氣很輕很淡的說了一句話。

那話有淡淡的悲涼,亦有濃濃的寵溺。

他說:“在我面前你不用逞強,也不會偽裝。”

唐夏扯開嘴角,淺淺的一笑,心底的一根弦突然就斷裂了。

這些年有誰看的出她的偽裝,又有誰知道她的逞強呢?七夜不能,夜風不能,星辰也不能。因為他們從來都不曾真正了解過她。

而流玥不過見過她兩次,卻從骨子里看穿了她。

算不算知己呢?

這樣的知己,究竟是福還是禍呢?

將心頭所有的思緒壓下,唐夏緩緩的閉上了眼reads;。一股溫熱的力量源源不斷的從她背后傳來,她知道是流玥在用內力給她逼毒。

手與背緊緊的貼合在一起,有飄渺若云的煙徐徐上升,大顆大顆的汗珠不斷從流玥臉上滑落,沾濕了他的發。墨色的發絲緊緊貼著臉頰,男子面如冠玉,唇色鮮紅,有那么一絲妖嬈的艷麗。

時間緩緩從指縫中溜走,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走唐夏快要睡著的時候,流玥猛的收回手,給唐夏蓋上錦被,轉身就走。

月光透著窗戶灑進來,朦朦朧朧的,很美。

白衣勝雪,氣質超然,男子的步子很快,一眼望去竟有些搖晃不穩。

等流玥離開后,唐夏緩緩睜開眼。

她久久的望著流玥離開的方向,一言不發。

她想這樣的一個人,如此三番兩次的救她,如此不留余力的對她好,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吱呀”閉上眼躺了一會,渾身黏答答的,唐夏實在睡不著,起身想去沐浴。她一把推開眼前的門,大步走了出去,等她出了那扇門才發現,外面一片清晰,并沒有上次的濃霧。

這里的格局,她大致是記得的,她摸索著朝上次的浴房走去。

“主人,合歡之毒無解,您這樣用內里引到自己身上,請讓我們進去服侍您吧!”

“是啊,主人就讓我們進去吧!在這樣下去,您這一身的功力就廢了。”

就走唐夏快要走到浴房的時候,兩抹帶著濃郁祈求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她耳中。

她心頭一驚,抬眸望去,只見是上次服侍過她的那兩個女子。

“你們剛才說什么,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夏大步走去,眼神銳利的看著其中一個人,語氣冰冷的問道reads;。

“小姐,合歡之毒根本無解,主人他是用內力將毒引到自己身上了。”看著唐夏,那名女子哽咽的哭了起來,苦苦哀求道:“小姐,求求您了,您勸勸主人吧!在這樣下去,主人一身的功力都會廢了的。”

登時,一顆驚雷在唐夏心中炸開。

她怔怔的朝后退了一小步,緩緩的抬起頭,看向那扇緊閉著的房門。

“流玥,你究竟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呢?又憑什么這樣對我呢?”西月瑾說合歡之毒無解,她以為他只是危言聳聽,她以為他只是不夠厲害。沒想到,沒想到合歡之毒竟然真的無解。

“流玥,你為什么要為我做到這種地步呢?”無聲的質問著,唐夏緩緩推開了那扇合著的門。

剛踏進去,一股涼氣撲面而來。

唐夏抬頭望去,只見屋內放著一只巨大的木桶,木桶上方有淡淡的霧氣,周圍布滿晶瑩透亮的水珠,流玥坐在那里面。

借著夜明珠的光芒,唐夏看見了流玥那張緋紅的臉。

心頭劃過某種苦澀難言的東西,唐夏大步走了過去。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流玥,質問道:“誰準你這樣做了,你究竟是誰?有什么資格這樣對我?”

“你出去,這是我的事,與你無關。”泡在滿是冰塊的木桶中,流玥抬起猩紅色的眼,淡淡的瞥了唐夏一眼,語氣從未有過的冷漠。

唐夏聽出了他的聲音在顫抖,臉凝結成冰,揮出一拳,重重的打在木桶上。

“嘩啦…”木制的桶,頃刻間四分五裂,水夾雜著冰塊流了一地。

白色的里衣,沾了水,牢牢的粘在身上,流玥很淡很淡的看了唐夏一眼,拖著軟弱無力的身體,轉身就走。

一雙纖細白皙的手,緩緩的爬上了他的背,從背后緊緊的抱著了他。--7071+d4z5w+14665115-->

極品太子爺 https://tw.wanmeicoin.com/Read/883/index.html